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非常关注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李银河,颠覆的不只是爱情
日期:2015-10-03 15:49:38 作者:善工 浏览: / /
她将所有这一切破坏正常爱情、婚姻和家庭的行为都美化为“成人间自愿性行为”,加以肯定,加以倡导。不夸张地说,李银河的幽灵就像是恐怖分子,炸毁了一幢幢家庭大厦,杀死了一个个正常的心灵。

  李银河,颠覆的不止是爱情

  善工

  2014年12月26日,李银河接受《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对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的同性恋情,公开做了回应。其实,李银河早已是中国同性恋群体的“新闻发言人”。如果她没有同性恋行为,那反倒是件奇怪的事。

  同性恋是个西洋名词。此类行为,老派的中国人都会鄙夷地称之为“鸡奸”。有意思的是,令人鄙夷的行为,只要是被洋大人认可了、倡导了,好像就先进了,就合法了。一般的“鸡奸者”绝无勇气公开自己的行为,更不会为自己辩护,甚至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不是人。

  但是,有一个喝过洋墨水的老太太,动用各种洋名词、洋风俗、洋法律为自己辩护,同性恋们似乎就理直气壮了。再加上媒体的小编们追腥逐臭,为了点击率背后的区区奖金,天天报道各种同性恋的故事,在互联网上刮起了一阵阵同性恋、滥性恋的淫风,使青春萌动的男孩、女孩想入非非,纷纷走上邪路。

  当今中国,虽然没有合法的红灯区,但是,非法的红灯区早已遍地开花。如果加上包二奶、包三奶,加上通奸、乱伦,加上同性恋、双性恋、跨性恋,中国眼看要退回到原始群居杂交社会。这绝不是进步,而是倒退;绝不是先进,而是野蛮;绝不是高尚,而是堕落;绝不是精神性的体现,而是动物性的体现。

  得出这个结论,其实是常识。但是,李银河挑战的就是这个常识。她将所有这一切破坏正常爱情、婚姻和家庭的行为都美化为“成人间自愿性行为”,加以肯定,加以倡导。无论是大学校园,还是官场、商场,更不用提学术圈、娱乐圈,到处有李银河的粉丝,到处有李银河主张的实践者。可以说,无数干部贪财好色,无数家庭破碎,无数亲情转瞬化作悲剧和血案,背后都活跃着李银河的幽灵。不夸张地说,李银河的幽灵就像是恐怖分子,炸毁了一幢幢家庭大厦,杀死了一个个正常心灵。

  一个60多岁的老女人,本不该有这样的影响力。但是,她是海龟,是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带了这顶西洋的学术帽子,再插上一串串中国羽毛: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性学家、自由女权主义者,居然在长达几十年时间里忽悠了无数中国人,实在令人悲哀!赵本山玩“二人转”,忽悠的是看不懂洋文的普通老百姓,却被批为大众、低俗。李银河倡导同性恋,忽悠的是看得懂洋文、听得懂官话、玩得转IT的官产学媒精英,却被捧为先进、纯真、小众。这不是欺侮人嘛!

  所以,《环球人物》采访李银河,确有其道理。然而,这道理却不是那道理。作为《人民日报》旗下的人物杂志,按说应该是“有态度的”。李银河其人其事,怎么说都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果说,李银河的主张体现了“自由”二字,那么,这恰恰是中国自由主义者最大的悲哀。把放纵当自由,把颠覆正常人伦当先进,最终只能是败坏“自由”的声誉,被“扫进历史垃圾堆”。

  然而,《环球人物》的采编却没心没肺,只知道增加点击率。他们应该听一听王岐山的声音。王岐山说:“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这‘八维’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也是中华文化的DNA,经过千锤百炼,已经渗透到中华民族每一个子孙的骨髓里。迄今为止,还没哪个人敢挑战这八个字,敢说自己不孝、不忠、不信、不义、不廉、不耻!”然而,李银河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哪有半点廉耻!

  当然,我们也感谢《环球人物》的采访。此采访相当于竖起了靶子,可以供一切头脑还正常的人练一练头脑,做一做思维体操。

  李银河的头衔就是个问题。她号称是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性学家、自由女权主义者。这些头衔挺唬人的,似乎她是个科学家,是在冷静地研究社会,研究两性关系。其实,研究人和社会的学问,本来是最复杂的。而今天被分割成各个专业,成了孤立的块状。这社会学就是西方近代学术“祛魅”后的产物。狂妄的西方人把研究自然科学的抽样、量化、模型等实证方法用于研究人类社会,将一切人和社会现象当成超价值的“客观的”对象来研究,抽去了作为整体的世界和历史的意义,研究出来的也只能是“非人”。

  研究“非人”的学问,会把研究者逐步改造成“非人”。将“性”当成社会学的研究科目,意味着将“性”当成“性交”来研究,将人权当作人体器官使用权来研究。这样的研究,必然将人类文明撕成碎片。所谓的社会学家,其实就是一个脱离社会、脱离历史、小题大做、自说自话的小圈子。与科学无关,与偏执有关。所谓性学家,更是极端自恋的一小撮。李银河又是其中的奇葩。说李银河是自由女权主义者,倒还比较靠谱。但是,东莞扫黄的对象,哪个不可以说自己是自由女权主义者?

  李银河名气很大。在今天这样一个市场经济时代,一个学者要想被市井百姓所熟知,是不容易的。但李银河做到了,这应了中国一句古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李银河为滥性所作的辩护,家喻户晓。她每每脱光衣服跳上T型台,扭捏作态,挑战大众的道德底线,比起80年代的启蒙三王(王蒙,王朔,王小波),李银河显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说三王只是解构崇高的教唆者,那么李银河则是言传身教的乱性者。

  她是怎么乱性的呢?12月16日,网上出现了一篇署名“刘长安”的文章,质疑李银河隐藏同性恋身份欺骗民众。两天后,李银河在博客里公开了同居17年的伴侣——拥有女人身、男人心的“大侠”。或许刘长安以为,这就可以臭一臭李银河。殊不知,李银河是以臭为香的。借此机会,李银河反而高调出场了。《环球人物》逐臭而至,把“麦克风”递给了李银河。

  问题当然得从王小波谈起。李银河本来编造了一个她与王小波的爱情故事。现在看来,这爱情也就是动物间的关系。王小波写给她的情书可以为证:“你不在我多难过,好像旗杆上吊死的一只猫。”那些书信取名 《爱你就像爱生命》结集出版。1997年,王小波因心脏病突发,在家中孤独去世。以爱情标榜的李银河会怎么样?在许多年轻人那里,爱情的神圣替代了上帝的神圣。真正将爱情演绎到美伦美奂的年轻人,一旦失恋,可以死,可以疯,可以忧郁一辈子,思念一辈子。他们能像殉教一样殉情。王小波死了,李银河本来也该殉情。但是,李银河早就把神圣爱情也解构了。人死灯灭,感情消失,李银河只能继续解构自己,把自己还原成动物,寻求各种刺激。这不奇怪,旗杆上的雄猫死了,旗杆下的雌猫也就溜了。

  3个月后,雌猫碰到了“大侠”,她是一位出租司机,比李银河小12岁。从小性别意识错乱,老想当男人。做不成男人,心里特别憋闷。只好装,装得比男人还男人。简单的说,这样的人就是有病。同病相怜,有病的“大侠”碰上了同样有病的李银河,“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可笑的是,李银河却认定,这位“大侠”是男人,自己搞的是“异性恋”。她搬出了西班牙法律。据她说,“在西班牙,你愿意注册什么性别就注册什么性别,不管生理上是什么。”

  这不是荒唐可笑吗?男人可以注册为女人,活人为什么不能注册为死人?杀人为什么不能注册为救人?最基本的事实都可以扭曲,法律还有什么严肃性?自由主义来源于唯物主义,但是,走到了性别自由认定的地步,就是走到了纯粹唯心主义。这要是成立,那么,杀人者就可以认定自己在救人。想像着一个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的,是中世纪神学的特点,与现代社会无关。李银河一定是反感“洗脑”的,但她坚持幻想的“性心理观念”,这不就是把虚妄的观念强加于人吗?不就是“洗脑”吗?

  启蒙后的现代民主观念告诉我们,法律无非有两个来源:或者是多数人意志的体现,或者是深入人心的优秀传统在社会规范中的延伸。西班牙有没有如此荒唐的法律,且存而不论。即使有,恐怕也是因为受了自由主义者的极端主张影响,“个人有不受约束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问题是,这种权利会影响他人吗?如果多数人运用自由权捍卫自己的道德观念呢?2015年1月7日,因为法国《查理周刊》自由地丑化先知穆罕默德,该刊杂志社遭到捍卫伊斯兰教信仰自由者的袭击。既然你可以“自由的”亵渎别人心中的神圣,那也得接受他人“自由的”对你的袭击。李银河对传统爱情与婚姻观念发动了“恐怖袭击”,就得准备好接受《查理周刊》的遭遇。

  事实上,2014年11月7日,广州性文化节上,另一位诲淫诲盗的所谓性学专家彭晓辉就遭到了泼粪。泼粪者遭到拘留,但被群众视为英雄。在释放那一天,广州海珠区拘留所门口聚集了不少市民,他们来迎接自己心中的“英雄”——在性文化节上泼粪性学家的反黄大妈。 有细心市民认出,她就是几个月前走红网络、在西安性文化节上发表爱国反色情演讲的红衣大妈。反黄大妈爽快地承认,就是我!她至今不愿意透露姓名,说自己不是为了出名、炒作,“我就是为了保卫我们的民族,特别是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她说,“我与彭晓辉并无私怨,泼粪是无奈之举。”这些年,她屡屡看到彭晓辉与李银河、方刚等人,颠覆人伦道德,甚至鼓吹乱伦无害、换偶自由、青少年手淫无害、引导大量正常性取向者成为同性恋,每每感到义愤填膺。她质问,为什么有关部门这么多年一直不管?

  媒体的用词很有倾向性。称诲淫者是专家,是教授,闪着科学的光环。称反对者是大妈,似乎就是无知的代名词。如此下去,这些媒体早晚会被人民唾弃!

  也许李银河不在乎。她有靠山。她的靠山就是美国。据她说:“几年前,美国使馆文化处的一个官员到社科院交流,我第一次从他那里听到LGBT这个词,他挨个给我解释:L是女同(Lesbian),G是男同(Gay),B是双性恋 (Bisexual),T是跨性别(Transgender)。”李银河还记得他说的一句话:“在美国,你要不知道LGBT就别当政治家了。”

  美国发生的都是对的?美国枪杀案不止,中国也该发枪?美国黑人长期遭受歧视,中国也该歧视黑人?美国人乱伦、人兽交、同性恋,中国也该学?美国人染上艾滋病,中国人也该得?什么逻辑!活脱脱一条舔美国屁眼的哈巴狗!

  李银河总是标榜自己前卫。什么前卫?如果埃博拉病毒流行起来,先染上病毒而死的人,就是前卫了?就是进步了?就是趋势了?在李银河那里,原始社会,群居杂交,恐怕是真正的先进,真正的开放,真正的自由。但是,这究竟是进步还是倒退?以为随着时间推移出现的,都叫先进,这实际上是抹杀了一切善恶、美丑、是非、黑白。如此,则任何战争、犯罪,只要是后出现的,都是先进,都是趋势。未来哪一天,一场核战争爆发,地球上的人死光,李银河恐怕也会承认,这是趋势,这是进步,这是客观历史的必然性。

  李银河还标榜自己真诚。她说这位“大侠”,“他爱的是我的真挚和老实,这是我最大的特点”,所以,“我最受不了的是别人说我是一个骗子”。其实,她对“大侠”的描述就自相矛盾。一会说,“大侠”活得“兴高采烈的”,一会儿又说她“心里特别憋闷”。哪个是真的?一个女人,千方百计想做男人,这是从小缺爹少妈,社会化失败的结果。这样的人往往特别自卑。就像美国的黑人总统,得千方百计寻求白人的认同,表现得比白人还白人。这一辈子端着,装着,虚伪着,痛苦着,哪里来的兴高采烈?李银河标榜自己真诚,敢直面这位“大侠”的虚伪和痛苦吗?为了追求她想象中的性自由,李银河其实也装了一辈子。年轻时候,被性解放思潮忽悠,情有可原。这么大年纪了,还把性看得高于天,这就是神经错乱了。李银河不觉得自己是个骗子,实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她连自己都骗。所谓自欺欺人,就是对李银河这样的人的生动刻画。她是个教唆犯,她身体力行自己的理论,哪怕被周围人唾弃,哪怕自己也找不到片刻恋爱的感觉,也非要说什么爱情。正如晚期癌症患者需要毒品麻醉来减轻痛苦,晚期自由主义者也需要爱情幻觉来麻醉自己。

  李银河标榜自己“人一生只爱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却倡导一夜情、换偶、三人以上的性行为,为卖淫合法化呼吁,多年来公然挑战人类伦理极限。这种悖谬的现象曾经迷惑了许多人。怎么理解呢?

  “一生只爱一个人”,其实是自由主义者在冲破传统婚姻束缚时,向传统观念的赌咒、发誓。正如鲁迅先生《伤逝》中的子君,抱着爱情神圣、一生只爱一个的信念,冲决了家庭的阻力,与涓生结婚。然而,真结婚以后,子君发现,神圣的爱情敌不过世俗的柴米油盐,于是,郁郁寡欢而死。如果换了李银河,结局可能不是郁郁寡欢,而是再度冲出家庭,以爱情的名义,搞一夜情、换偶、三人以上性行为。所以,从爱情神圣到乱伦、滥性,只有“一步之遥”!

  李银河承认自己性格软弱。这倒是说了一句实话。性格软弱,耽于幻觉,一辈子离不开裤裆下那点事,还以为自己前卫,以为自己有学问。这样的人怎么能进社科院呢?这都是被我们这个社会娇纵坏了!这样的人,早该进少教所。实在不行,可以到精神病院。最不该去的地方是社科院。偏偏她进了社科院,所以,才令无数人黑白不分、神魂颠倒。

  为什么李银河能进社科院?这就不能不提到六十年代那场嬉皮士革命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下,西方各国学生纷纷起来反抗本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反抗资产阶级道德。怎么反抗呢?吸毒、乱伦、杂交,穿带洞的牛仔裤,剪朋克头。总之,一切爹妈要求的,都是主流文化。一切违反人伦常理的,都是反主流文化,都是新潮。这些学生的精神导师,其中一个叫马尔库塞的,就是李银河的精神教父。李银河承认,马尔库塞“是西方性革命时代的精神教父,认为性从‘为生育’变成‘为快乐’是一个‘伟大的拒绝’,我也这样看。现实中,不管是西方宗教还是中国传统文化,都有这样的看法:性的唯一正当理由是生育。中国以前性门诊都叫生育门诊,反而是有了计划生育之后,这种观念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

  当年,马尔库塞所倡导的“伟大的拒绝”,引发了1968年法国的“五月风暴”。仅5000万人口的法国,在五月风暴的高潮期,有1000多万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抗议一切。学生运动以“3M”为旗帜,即马克思、马尔库塞、毛泽东,试图颠覆一切社会秩序和人类文明。五月风暴失败了,文化大革命失败了,但是,颠覆一切社会秩序的幻觉却长久地留在了李银河心底。当她自诩为先进,自诩为前卫时,其底气或许就在于此。但是,颠覆了社会秩序,颠覆了人类文明,我们要到哪里去?无数人何以安身立命?

  1969年,同属法兰克福学派的另一位健将阿多诺正在做讲座时,多名女人涌进大教室分发印有标题“作为机构的阿多诺已死了”的传单,三个穿着皮夹克的女学生围住他,她们四下撒花、表演着哑剧,最后在周围人群的起哄中掀起衣服裸露出她们的乳房。讽刺的是,正是阿多诺的著作《启蒙的辩证法》和《最低限度的道德》给了女人们这种“妇女解放”的希望。

  阿多诺显然懂得“伟大的拒绝”,遗憾的是没过多久,阿多诺在瑞士瓦莱度假时,猝死于心脏病。对生殖秩序的反叛,对社会秩序的反叛,对传统文化秩序的反叛,以至于对一切束缚自己为所欲为的枷锁的反叛,意味着疾病、死亡、动乱、战争。当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阿多诺从批判资本主义的秩序出发,带着“自由人”的眼光将一切道德、文化、历史传统、约定俗成统统颠覆时,他受不了了,他吓坏了,他猝死了。

  然而,魔鬼已经从魔瓶里释放出来了。五月风暴,造就了一批批目光短浅,心灵狭小,精神无力,性格软弱,但却自以为是、固执己见的孩子,造就了不少“李银河”。他们时而出现在美国的格林威治村,时而踊跃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他们的精神后裔时而在酒吧扮演朋克,时而在香港“占中”发泄。

  不能再惯着这些“孩子”了!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上一篇:【和谐人生路】好家长是怎样炼成的?

下一篇:没有了

顶一下
(64)
92.8%
踩一下
(5)
7.2%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