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以人民的名义枪杀人民?
日期:2013-01-10 02:36:07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美国人只能时时刻刻提醒自身,最可怕的是政府。宁可被身边的暴民枪杀,也不能将让政府垄断暴力,实施暴政。然而,天天生活在暴民专政和暴政专政的两难选择中,难道会有真的自由吗?这就是所谓“普世价值”的内在悖论。

韩德强:以人民的名义枪杀人民?

        好莱坞的确有想象力。3D版《2012》把世界末日搬上银幕,让无数观众信以为真。走出影院,看到朗朗乾坤,熙熙人流,摸一摸皮肤,按一按心跳,发现一切照常,才算放下心来。

  但是,2012年12月14日,就在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来临前一周,美国纽敦镇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校园枪击案,包括枪手在内的28人死亡。对于他们而言,世界末日真的到了!

  万幸!我不是美国人。否则,我不知道我的世界末日是哪一天。

  美国发生校园枪击案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远的不说,单是今年,就已经是第三起了。2012年4月2日,加利福尼亚奥克兰市一所大学发生枪击案,7人死亡,多人受伤。2012年7月20日,《蝙蝠侠前传3》丹佛市首映现场发生枪击案,12人死亡,58人受伤。每次枪击案发生,都引起一阵舆论热潮,都有人呼吁管制枪支,但每次都不了了之。每次,美国总统都会出来表演一番,捶胸顿足,痛心疾首,声泪俱下,但是,每次也都流于做秀。奥巴马总统更擅长此道,当天就发表讲话,“这一悲剧让所有美国人心碎”,下令白宫、政府建筑和军事设施降半旗,向遇难者至哀。他声情并茂,数度落泪,甚至不得不暂停数秒控制情绪。问题在于,他能怎么样?连句硬话都不敢说。身为总统,也只能苍白地呼吁,“无论政见如何,美国必须采取‘有意义的行动’,防止这样的枪击案再次发生,避免更多悲剧。”

  《纽约时报》社论嘲弄说,他将采取“有意义的行动”,这一天何时到来?1999年在哥伦拜恩发生枪击案后,这一天没有到来。2007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或今夏在科罗拉多州发生枪击案后,这一天都没有到来。当我们更多地听到枪支管制的谈论但什么作为也没有时,我们就更不相信这一天能够到来。

  普通美国人怎么看待枪杀案?已经拥枪的赶紧增配子弹,没有枪的赶紧去买枪!与其被别人枪杀,与其等待政府禁枪,与其期待社会风气改变,不如拥枪自卫!甚至已经有小学生携枪上学,保卫自己的生命。据美国官方统计,美国民众持枪总数达2.83亿支,每年新枪销量为450万支。全美每年大约10万人遭到枪击,超过3万人死亡。每一次枪案发生,都掀起一轮购枪狂潮。盖洛普民调显示,1990年至2010年间,主张采取更为严格枪支管制的公众比例从78%下降到44%;而主张更为宽松或维持现有管制水平的公众比例同期则从19%上升至54%。

  作为中国人,常常感到很奇怪,美国人不是很值钱吗?3万人死于枪杀,远远超过驻伊拉克美军的死亡总数。60年180万人死于枪杀,远远超过二战以后美军在海外作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为什么死在本国人手里的人命就如此不值钱呢?战争很恐怖,但战争的死亡还可以预期,即使死了,也还有个说法。日常生活中的枪杀无法预期,不知何时降临,死了也没有说法,更令人恐怖。问题是,为什么美国人愿意承受这随时随地的来自他人的恐怖呢?为什么美国人不相信靠法律、靠政府来保障自身安全?

  这就涉及到美国立国的基本政治信念或政治哲学。美国也曾经是一个革命的国度。在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过程中,许许多多的美国人都形成了一种政治信念,政权是一种外来的、强加于人民、盘剥人民的东西,政权很容易堕落为暴政。稍加演变,就成为更强烈的信念:一切罪恶都来自政府,人民是勤劳的、善良的、伟大的财富创造者,人民内部没有什么根本的矛盾,有矛盾、有纠纷,靠人民的智慧和良善本性,不难解决,不需要一个外来的政权横加干涉。人民是天然正确的。正是在这种政治信念的支配下,才有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

  不知道读者是否联想到,推动美国革命的政治信念,也正是推动中国革命的政治信念。国际歌是怎么唱的?“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在国际歌的大合唱中,一种深深的政治信念形成了,政府是罪恶之源,是毒蛇猛兽的盘踞之地,是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没有政府行吗?答曰,怎么不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形成“自由人的联合体”!

  有人可能想,这种政治信念只是在革命时期,动员人民参加革命时候才发挥作用。革命结束了,革命成功了,出现了革命政权,这种政治信念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了。但事实上,信念一旦形成,就脱离特定的环境和条件,“放之四海而皆准”了!美国革命结束了,“人民天然正确”的政治信念写进了宪法,变成“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变成“程序正义、无罪推定”。中国革命结束了,“人民天然正确”的政治信念演化成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演化成了“全民皆兵”、“武装左派”、“群众专政”。

  有意思的是,尽管枪击案一再发生,但很少有美国的政治家或思想家敢于挑战持枪权,更少有人反思“人民天然正确”的政治信念。同样,尽管文革被否定了,尽管“造反有理”显得不合时宜了,但是,中国也很少有人反思“人民天然正确”的政治信念。改革开放以来,倡导“小政府、大社会”,“不找市长找市场”,就是这种信念的强烈表达。随着贪污腐败现象的蔓延和深化,“毒蛇猛兽”、“寄生虫”们盘踞庙堂,这种信念更是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重新认同。左翼再度唱起国际歌,右翼再度强调约束政府权力,“限政”,“宪政”,“把权力关进笼子”。

  问题在于,人民真的是天然正确的吗?人民内部的矛盾真的就是那么容易解决吗?在没有政府调控的自由市场中,自由、平等的交易不会积累起巨商大贾、豪门富族吗?人民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的,每一个人都有血有肉、有欲望、有冲动,并不都是高尚的、善良的,大多数是狭隘自利的,少数人还是追名逐利的。个体间存在着身体、思想、意志的巨大差异,这些差异还会在私有制条件下不断积累放大。一个无政府的社会,很可能是两极分化的、弱肉强食的、暴力冲突的、四分五裂的社会,而不是什么“自由人的联合体”。

  枪击案一再发生,就充分说明了作为个体人的种种缺陷。凶手固然对社会充满仇恨,那些购枪自卫者,难道不也是对社会充满疑惧吗?拥枪,才是拥有主权。当家作主,却不拥有枪,那就作不了主。一旦发生纠纷,只能听法律解决,其实就是把主权交给了政府。这正是许多中国人的感受,名义上人民当家作主,实际上说什么都没有用。连上访都被拦截,就意味着作良顺的奴才都不可得。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出现,所以必须拥有枪,这就是美国人的政治信念、政治哲学、政治逻辑。

  然而,人人都拥有主权的社会,就是人人都可以实施专政权的社会。对于桑迪胡克小学的学生来说,没有犯罪、没有证据、没有调查、审判,就被枪手判了死刑,立即执行,这样的个人专政权,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专政权!

  所以,美国人只能时时刻刻提醒自身,最可怕的是政府。宁可被身边的暴民枪杀,也不能将让政府垄断暴力,实施暴政。然而,天天生活在暴民专政和暴政专政的两难选择中,难道会有真的自由吗?这就是所谓“普世价值”的内在悖论。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52)
91.2%
踩一下
(5)
8.8%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