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奥朗德游行,抗议谁?
日期:2015-01-15 08:15:32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游行是自由主义者的宗教仪式,大街是自由主义者的教堂。游行解决什么问题吗?能吓退恐怖分子?能阻止伊斯兰国的壮大?或者有损穆罕默德的半根毫毛?都不行!唯一的作用,正如教堂里的祷告,是自由主义教徒们的自我安慰。

奥朗德游行,抗议谁?

韩德强

2015年1月14日

  因漫画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法国《查理周刊》遭到恐怖袭击,12名记者丧生。5天后,1月11日,法国举行了一场国际级大游行谴责恐怖分子,100多万人参加。40多位国家元首赶到巴黎参加游行,美国、中国派驻法大使参加,俄罗斯派外交部长参加,盛况史无前例。就算这样,激动的媒体还嫌不够,一个尽地追问,为什么奥巴马没有参加?奥巴马还有资格当世界领袖吗?为什么习近平没有参加?习近平还想与西方搞好关系吗?

  媒体激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死的是同行。毕竟恐怖分子挑战的是言论自由的底线。毕竟言论自由是新闻舆论业的生命线。毕竟言论自由是自由主义者的信仰。

  然而,这也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言论自由,包不包括信仰自由?西方各国的宪法,包括中国的宪法,都庄重承诺信仰自由,特别强调宗教信仰自由。可是,当一个人真的有信仰时,往往意味着交出自己的自由,承认自己耶酥是主,或安拉是主,接受主的教导,将主视为不可侵犯的、至高无上的神。因此,渎神就是一件十恶不赦的大罪。允许他人的渎神,形同包容罪犯,同样是对神的不敬。这些被称为恐怖分子的伊斯兰教徒,从另一个角度看,无非是神的虔诚信徒,他们在捍卫神圣的信仰,去消灭那些渎神的无神论者,例如,《查理周刊》的记者们。这样,宗教信仰的自由就和言论自由发生了冲突,有神论就和无神论发生了冲突。这就是所谓文化的冲突。

  自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来,西方世界的主流社会逐渐接受了无神论,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出科学、民主、艺术。技术进步了,经济繁荣了,人口增长了。汽车、火车、飞机、计算机、电话、手机、互联网,一项项令人惊叹的技术成就迷倒了世人。因此,基于无神论的自由主义所向披糜,言论自由、结党自由、政治自由成为不容质疑的大潮,所到之处摧毁了一个又一个专制政权,颠覆了一处又一处心灵家园。至于自由主义的副产品,例如,两极分化、社会动荡、家庭破碎、人心迷茫、资源枯竭、环境危机、军备竞赛和世界战争,都可以被忽略不计,或者当作前进中的问题,或者当作有待扫荡的愚昧落后的文化现象。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些自由主义的副产品恰恰是至关重要的。4G手机越发达,亲情、友情越淡薄。火车速度越来越快,人心的迷茫感和动荡感却越来越强。正因为如此,为人生提供确定感的宗教就反而兴盛起来了。环球瞭望,无论是在穷乡僻壤,还是在繁华都市,无论是美国,还是中东,抑或中国,天主教堂、基督教堂、清真寺、佛堂、道观里的人群都熙熙攘攘。君不闻乎?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大年初一必去雍和宫拜佛,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青岛双青集团董事长汪海,都皈依了佛门;华为总裁任正非、谭木匠创始人谭传华、达利园董事长许世辉则是基督徒;房地产大佬潘石屹和他老婆张欣则皈依了一个发源于伊朗的小宗教巴哈伊教。至于文化界,那就更多了。从自由主义走到基督教怀抱的知识分子,多如过江之鲫。演艺界的孙海英,只是其中的沧海一粟。

  有些人可能会想,相信神,没关系啊!只要允许别人相信别人的神,大家不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吗?但是,神与神之间也会打架,这就叫“诸神的战争”。就不说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了。单说基督徒内部,不也是派系林立,各自以为是吗?基督新教,PROTESTANT,直译其英文名,就是抗议者,或译抗罗宗。新教内部,六大派系。每个派系门下,又有无数小宗派。兴兴衰衰,起起落落,各自以为是,各斥他非。其中的虔诚者,往往对内是最有感召力的,但也是对外最有排他性、攻击性的。在巴黎大游行的队伍中,也有一些伊斯兰教的阿訇和学者,他们也加入了谴责恐怖分子的行列。似乎,信教者同时也可以尊重言论自由。然而,这些信教者在本教派内部往往被认为是世俗主义者,不是真的信徒。巴黎大游行让许多浅薄的人以为,言论自由得到了各国政要的支持,真的是普世价值。谁不参加这场游行,谁就是对抗普世价值,谁就是人民公敌。其实,沉默的大多数还不知道怎么表态呢!因为,据统计,世界上相信各种宗教的人数远远高于无神论者。即使在最崇尚自由主义的美国,信教的人也高达人口比例的90%以上。只是,自由主义者以报纸、电视、互联网为工具,掌握了话语权,形成了唯我独尊的话语霸权,将一切信教者斥为愚昧、迷信、保守、僵化、极端分子,可以对各大宗教的先知或领袖任意讽刺、挖苦、诬蔑,正如《查理周刊》的漫画一样,这才招致了这场血案。

  这么说,并不是赞成这些恐怖分子,更不是说有了宗教信仰就可以对异教徒大开杀戒,而是要懂得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法国总统奥朗德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他是个自由主义者,而且是个左翼自由主义者。他主观上还同情弱者,还主张社会公平和正义。但是,在客观上,他不懂得,恰恰是他所信奉的自由主义,往往意味着自由地弱肉强食,从而造成道德沦丧、两极分化、族群分裂、阶级战争。《查理周刊》就是一家左翼自由主义的刊物,其编辑记者以为言论自由是理所当然的事,不知自己的幼稚和肤浅,肆意调侃、戏弄、讽刺伊斯兰教的先知,遭遇不幸的命运,犹有可悲、可叹,亦值得同情。身为一国总统,同样幼稚和肤浅,岂不可笑了吗?

  须知,游行是自由主义者的宗教仪式,大街是自由主义者的教堂。游行解决什么问题吗?能吓退恐怖分子?能阻止伊斯兰国的壮大?或者有损穆罕默德的半根毫毛?都不行!唯一的作用,正如教堂里的祷告,是自由主义教徒们的自我安慰。法国大革命二百多年了,法国无数次游行,游成了欧洲病夫。拉美各国无数次游行,军人政变与民选政府轮流登场,出卖资源,糟蹋人民。世界无数次游行,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恐怖主义越来越猖獗。

  奥朗德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当了总统,还迷恋游行!搞起了百万人大游行,各国政要大游行,过足了游行的瘾!过去游行,是抗议本国政府,是寻求选民支持,还算是有目的、有对象、有头脑。这回游行,抗议谁,要达到什么目的?游行完了,该干什么?大家都回家洗洗睡了。要知道,伊斯兰教的每一次朝拜,都相当于是一场百万人大游行。每次朝拜结束,数以百万、千万乃至亿计的伊斯兰信众,可以在真主的一声号令下,抛头颅、洒热血,充当人体炸弹,这才是民众的力量!

  看来,自由主义的百年迷梦,真该醒醒了!

 

附相关新闻报道:

  附一:40多位政要参加巴黎游行 法国全国游行者超百万

  新闻晨报 2015-01-12 02:35

40多位政要参加巴黎游行 法国全国游行者超百万

  丹麦首相 托宁·施密特、欧盟委员会主席 容克、巴黎市长 阿娜·伊达尔戈、以色列总理 内塔尼亚胡、法国前总统 尼古拉·萨科齐、马里总统 布巴卡尔·凯塔、法国总统 弗朗索瓦·奥朗德、德国总理 安格拉·默克尔、巴勒斯坦总统 马哈茂德·阿巴斯、意大利总理 马泰奥·伦齐、瑞士总统 西蒙奈特、土耳其总理 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乌克兰总统 彼得·波罗申科。(从左至右)

  面对这一周遭遇的恐怖袭击事件,法国官方11日组织在巴黎共和国广场举行大游行,悼念袭击中的遇难者,同时显示团结,共同反对极端主义。欧洲多国政要、国际组织官员以及其他地区共40多位政要参加了巴黎游行,全国各地游行者预计超过100万人。

  游行定于巴黎时间11日下午3时。距离正式游行开始还有几小时,已有成千上万法国民众聚集到共和国广场,广场附近道路已经开始拥挤。

  巴黎当天天气晴朗,民众情绪高涨,有些人举着标语,上面写着“我是沙尔利(遇袭周刊的名字)”。

  从8日《沙尔利周刊》遇袭、8日女警被打死、9日的印刷厂对峙和杂货铺劫持……这座城市被一连串快节奏案情深深震惊。17人遇害、3名恐怖分子被击毙,事情似告一段落,但调查没有结束,按一名警察的话说,也许这只是新的一页开始,就像“9·11”前和“9·11”后。

  “捍卫自由表达的权利”

  34岁的拉辛纳·特拉奥雷在共和国广场的纪念碑前放置17支蜡烛,向遇难者表示哀悼。她出生于法国一个科特迪瓦移民家庭。“当法国显示与人们团结在一起,她无比强大。”她说。

  70岁的杰奎琳·萨阿德-卢阿纳说:“我想显示,我们没有被极端分子吓倒。我希望捍卫自由表达的权利。”

  法国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10日在遭劫持犹太人杂货铺附近的一个集会上说:“我不怀疑将有上百万的人们来表达他们对自由的热爱。”瓦尔斯还说:“我们都是沙尔利(遇袭周刊的名字),都是警察,都是法国犹太人。”

  17名遇难者中,除多名《沙尔利周刊》漫画作者外,还有3名警察和4名在杂货铺劫持案件中遇难的犹太人。

  在共和国广场,居民扎卡里亚·莫姆尼说:“我希望,今天之后,所有人都团结起来。所有人,包括穆斯林、犹太人、基督徒、佛教徒。我们首先是人,没有人应该被那样杀死,没有人。”

  17名遇难者家属走在前列

  法国组织的游行得到多国政要支持响应,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以及众多欧洲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参加游行。美国总统奥巴马派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代表他出席。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出席游行。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欧洲议会议长马丁·舒尔茨、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以及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等国际组织领导人也参加游行。

  游行开始前,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说:“我们整个国家将奋起展示最好的一面。”

  游行开始后,17名遇难者的家属与众多政要走在队伍前列。奥朗德身旁是马里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他们挽臂前进。

  一些参与游行的团体还在现场演奏起著名的马赛曲。

  卡梅伦在游行开始后说,极端主义暴力威胁还将存在多年。“我们在英国同样面临类似威胁,盲目的极端主义威胁。这种威胁已经存在多年,我相信,还会继续存在多年。”他说。

  正在印度访问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当天早些时候说:“我们今天与法国人民团结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不仅因对暴行的愤怒,而是团结起来对抗极端主义。”

  法国及全球多地响应游行

  除了巴黎的大游行,法国多座城镇乃至世界一些重要城市当天也举行示威,响应巴黎大游行。

  11日,在先前警方围捕制造杂志社血案的库阿希兄弟的达马尔坦昂戈埃勒市,近1万人走上街头,向遇难者表达哀悼。

  本月9日,警方在该市拦截库阿希兄弟,与之交火,并追逐对方至一座小型印刷厂,与两人对峙数小时,最终将两人击毙。

  在东南部小城圣艾蒂安,大约6万人举行从火车站到市政厅的游行,参加人数超过当地人口的三分之一。法国当局估计,当天在巴黎之外至少还有15万人参加类似游行。除此之外,澳大利亚悉尼、日本东京和美国纽约也举行相应活动,声援巴黎。

  据了解,11日的大游行来临之际,数千名警察和士兵部署在巴黎街道,防范潜在袭击者。狙击手在建筑楼顶部署,游行人群中也有许多便衣警察。警方提前搜查了城市下水道,游行队伍沿途地铁站暂时关闭。
 

  附二:中国驻法国大使出席巴黎反恐游行

中新社 2015-01-12 19:50:14

  中新社北京1月12日电 (郭君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2日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驻法国大使翟隽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反恐游行相关活动。

  有记者问,中方是否派代表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反恐游行?另外,新华社日前发表评论称,法国《查理周刊》遭袭击一事表明新闻自由是有限度的。你对此观点有何评论?

  发言人说,中方收到了法方邀请,中国驻法国大使翟隽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相关活动。此外,1月9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王超就巴黎恐怖袭击事件赴法国驻华使馆吊唁,向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向遇难者家属表示诚挚慰问。王超副部长表示,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愿与法方共同应对挑战,维护两国和世界的和平稳定。

  洪磊回应,关于你提到的评论文章,这是媒体自己的观点。我愿指出,中方一贯主张不同文明、宗教之间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和睦相处。(完)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55)
96.5%
踩一下
(2)
3.5%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