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逍遥游01】知识分子为什么厌恶特朗普?
日期:2017-02-16 10:40:43 作者:正道世界 浏览: / /
特朗普自竞选以来话题不断,争议颇多,上台以来更是遭遇各路知识分子和政治精英的阻击,抗议、声讨甚至诉诸暴力。那么特朗普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招致知识分子的如此厌恶?是什么让他如此具有争议?本期【逍遥游】我们和韩老师一起到美国去看一看



【附】节目文字整理稿:(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逍遥游01】知识分子为什么厌恶特朗普?

韩德强

  • 特朗普向华盛顿的“当权派”们开炮

        主持人:最近,《美国外交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主要意思是说,毛主义真正的传承人不在北京,而在华盛顿。并且说,特朗普是毛泽东的真正继承者。那么,针对这样一个说法,老师您怎么看?

  韩老师:我觉得《美国外交杂志》这个话确实很机智,真的还是捕捉到了现在的政治生态和政治心理。

  我为什么讲政治生态呢?因为政治生态其实就是把政治活动看成一个生态圈,这里头有各种各样的食物链,或者各种各样错综复杂的关系。那么,显然特朗普是对现有华盛顿特区的食物链很不屑,他要创造一个新的政治。他觉得现在华盛顿的官僚系统都是一群无能的人,一群低效率的人,甚至一群腐败的人,是一群只为自己的利益打算,不为美国人民打算的一群政客。这是特朗普在竞选运动当中多次表达的观点。

  这个观点确实和毛主席在60年代的感觉很像。他就觉得中国共产党进了城以后,就变成既得利益集团,为自己的利益打算得更多,而为人民打算的就少了。他觉得他周围的曾经的战友、同事、同志、同僚,逐渐变成一个官僚集团,甚至叫官僚资产阶级。他用的语言是阶级斗争的语言,但实际感受是说,怎么周围这些人不再为人民服务了,不再兑现当初的承诺了呢?

  因为美国的制度设计是要兑现美国政治是“为人民,属于人民,由人民来进行统治的”,美国政府或者美国宪法的这种政治承诺,和中国政府的政治承诺实际上是非常像的。因为中国共产党进城以后承诺的是为人民服务,那为人民服务其实就是for the people,是美国宪法承诺的一部分。我们没有说of the people,但是我们其实也是说of the people,因为人民当家做主就是of the people。人民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然后是由人民来执政,为人民的。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政治承诺和美国宪法对美国人民所做的政治承诺实际上非常像。

  到了60年代中期,毛主席就感觉到中国共产党正在逐渐脱离群众,正在逐渐变得不太为人民服务,不太属于人民,人民有点管不住这个官僚集团。所以他的感受就是中央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出了一个官僚资产阶级。所以他实际上是要向官僚资产阶级开炮。那什么是官僚资产阶级?这个东西非常抽象,具体说就是毛主席一手创建的党政军系统,连体制带人,他其实都感到不满。毛主席感到不满的党政军系统实际上是多年并肩作战过来的,那么他的老战友、老同志实际上不太理解——好好的,怎么我们就变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了?那么谁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难道我不是吗?站在当初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来看,站在刘少奇、邓小平或者陈云或者林彪等等这些人来看,会觉得我们也是为人民服务的呀,我们也仍然坚持着当初的初衷呀,怎么我们现在就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了?他们想不通。但毛主席感觉到我们进了城,官做大了,房子也换大了,工资也高了,所以我们逐渐脱离群众了,所以是要针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总之你只要是当权派,房子一定变大了,保姆可能增加了一些,或者警卫员一定是增加了一些。按照这个逻辑的话,就意味着是问题。

  那么,特朗普上台前后,他对华盛顿特区政客们的批评是同样的。说你们等于实际上是花了纳税人很多钱,但是你们给纳税人办什么事情了?只看美国经济一天天的衰落,只看美国的工作机会不断地消失,只看美国的工厂一个个被废弃——这些话基本上是特朗普在他的就职演说上的话,说美国在过去十几年实际上经历了一场大灾难。他倒把美国过去十几年二十多年,甚至更长时间,一笔勾销。然后说我要排干华盛顿沼泽中肮脏的水。他这个说法其实和毛主席的说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 特朗普向媒体和美国教育开炮

  韩老师:相似之处还有一些,比如说,毛主席当初认为中宣部是一个阎王殿,是由一些官僚和学阀联合把持的一个阎王殿,它发出的声音不是人民所喜欢的,不是代表人民、为人民的。所以,他要站到天安门城楼上直接向人民呼吁。他其实发了当初一条最大的推特,就是“我的一张大字报”,大字报的字数大概就和今天推特的推文差不多。现在特朗普其实也是这样。他一开始当然没有自己的中宣部之类的,但是他当选总统之后仍然不太耐烦去召开一个新闻记者会或者说通过文宣系统有一个通稿,然后大家按照这个口径去说。他不是的,跟谁也不商量,直接就在自己的推特上继续发推文。这个等于直接越过所有他的助手们向人民呼吁,向人民表达他的看法和意见。这些地方都是有相似之处的。

  还有一处,特朗普在就职演说的时候,他讲到美国的高等教育机构,其实没有特指,美国的教育机构是花了很多很多的钱,但是没有给我们年轻人什么知识。美国的大学都是世界排名靠前的,世界排名前列的许多大学都在美国。美国的大学听了特朗普的这个话肯定就非常不满意,怎么叫我们大学没给年轻人什么知识呢?我们明明在给年轻人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我们的教育是受到全世界尊重的!你特朗普上来居然把我们高等教育、中等教育给一笔勾销了,这事儿行吗?特别是美国的高等教育届不满意,因为美国的中等教育、初等教育,美国人自己就不满意,他们数理化的基础教育是不太好的。你要留心的话会发现,中国的孩子们在数理化的考试中往往领先于美国的孩子。但是非常抱歉,美国人说我们高等教育很好啊,我们有能力把一群其实基础教育不太扎实的孩子教育得很好,他们动手能力强、创造能力强,我们高等教育是最好的。但是特朗普说,不对,你们没给年轻人什么知识。

  那么这个里头关于“知识”是什么,特朗普跟高等教育的老师们实际上意见很不一样。老师们说,我们给学生的是标准化的、可复制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百分百正确的知识。

  主持人:特朗普是不是更多从人在社会中竞争的有用和无用这个层面去讲的?

  韩老师:很有可能是这样,因为特朗普自己学历其实不高,他是沃顿商学院毕业。沃顿商学院是什么?说到底,沃顿商学院其实什么也没教他,他真正的老师是他父亲。他父亲也是搞房地产的,但是是在贫民窟里头去开发房地产,提高平民窟的居住质量。比如卖个车库给他的邻居,这是他父亲赚的第一桶金。后来他父亲打交道的对象一直都是他周围的贫民。我印象他们家一开始在纽约的时候是在布鲁克林区,那就是美国的贫民区,后来可能到皇后区,还是美国的贫民区。所以实际上特朗普是跟着他父亲一栋栋地卖房子,这个过程当中,学得的生意经,绝不是在沃顿商学院。

  主持人:他积累了非常丰富的人生阅历,积累了很多的商场经验。

  韩老师:后来是另当别论了,就是说他肯定是在感受,沃顿商学院里教他什么了,他很可能感觉沃顿商学院什么也没教给他。是他父亲教给他了什么,以及后来他在商场当中自己学到了什么,这个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带着这种感受去想象今天美国的大学什么东西也没教给孩子们。

  那么这种判断,其实就跟毛主席对高等教育的感受非常接近。因为他当初是正规求学学不到什么东西,毛主席自己的知识、思想,来自自学。所以他甚至觉得自己是绿林大学出身的。当然,如果说得认真、严肃一点的话,就是三大实践锻炼出了他的智慧。一个是阶级斗争的实践,一个是生产斗争的实践,一个是科学实验的实践,而他最受益的其实是阶级斗争的实践。阶级斗争这个词现在听起来是比较刺耳啊,但什么叫“阶级斗争”?说到底,阶级斗争,具体化具体化再具体化,其实就是人和人之间的斗争。那么这个恰恰是特朗普最擅长的。因为从财产上讲,特朗普父亲给他的是不太多的,但在意志力、创造性、鬼点子比较多、勤奋刻苦的地方,实际上给特朗普以很多的教义。所以特朗普大概会比较欣赏毛主席那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感觉。特朗普自己一生的感觉就是不停地在斗争,你也可以说他不停地在做交易。但交易当中他不断地在赢,他设下一个一个越来越大的局面,他取得了更大的成功。所以他说其实挣钱都不是很要紧,他享受着这个挣钱的过程,享受着一次又一次达成越来越大交易的过程,这个过程让他其乐无穷。这个过程其实翻译成毛主席的话就是与人斗其乐无穷,毫无疑问的。

  这种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感觉是我们今天大学高等教育真的教不了的,因为人是变化万千的,人是非常复杂的,人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的现象和本质是分着的。所以当特朗普特别擅长和人打交道的时候,他就反过头来去想象,大学里的这些孩子们只会跟计算机打交道,跟数字打交道,不会跟人打交道。所以他会觉得最重要的东西,其实恰恰是,成功来自于与人打交道。而这个东西,大学里没教。这样他才会对美国大学教育进行这么强烈的否定。

  • 特朗普已经成为美国分裂的一道裂痕,使对立气氛不断升温

  主持人:也就是说毛主席和特朗普在对于矛盾的认识,不回避矛盾,在矛盾之中去积累和成长,这样的人生态度实际上是相似的。但实际上正是这样一种态度,特朗普内在对矛盾,对和人打交道的态度,引起了美国方面对他的担心和批评。因为不简单是说他在和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不惧怕矛盾,现在美国包括世界感受到特朗普在挑起一个又一个的矛盾,从他上台以来,几乎在与世界为敌,与美国的政治精英们为敌,这实际上引起他们很大的担忧。

  韩老师:与美国的政治精英为敌是真的,但不是与美国为敌。因为他是得到美国多数人选票上台的,这个实际上是真的。所以这点上,特朗普非常自信。他认为说我不单是获得了更多选举人团的选票,(按美国的政治制度,在538张选举人团的选票里获得了大多数),而且我获得了普选的大多数选票。特朗普是这种判断。所以他说为什么在普通选票当中输给了希拉里克林顿,他判断实际上是有几百万非法移民参与了投票。那也就是说,非法移民显然是比较支持希拉里的,因为特朗普口口声声说要把非法移民遣送出境。那么如果有非法移民进入投票的话,投票肯定是有利于希拉里克林顿的。那么这里头,特朗普就有一个感受,明明每次竞选的集会,都是我特朗普的现场人山人海热热闹闹,而希拉里克林顿的现场往往冷冷清清,为什么最后普选票我会输呢?这件事情其实是特朗普很郁闷的事情,那么这种感觉没有事实做依据,因为选票你去点去好了,特朗普怀疑选票可能有问题,但他只能怀疑,你再重新计一次票也没什么意思。

  因为关于美国选举制度当中计票问题是个问题。过去小布什当选也是,就是靠佛罗里达州的重新计票当选的,但是差也就没差多少票。那么现在变成电子计票。电子计票可能就更有问题了,如果你是一张张的选票的话,我还可以重新计票。电子计票的话,那有可能被篡改呀,电子数据容易被篡改,所以这个事情其实会更麻烦。所以实际上无论是希拉里克林顿认为特朗普可能作弊了,在某些关键的摇摆州,特朗普作弊了,这个也没有依据。特朗普认为可能有非法移民参加了投票,这个其实也没有依据。所以这个就变成口水仗,最后大家各方都认为口水仗就甭打了,他就是总统了,都宣誓了你还说什么呀,总不能说宣誓以后我们再重新计票吧,所以基本上也就过去了。但是特朗普耿耿于怀,他实际上认为一定有问题,因为跟他现场的感觉非常不一样。那么希拉里克林顿当然也有看法,你这边宣誓就职,那边就是抗议你的人群,这就是个要害。也就是说,很多人支持特朗普,这是真的,但是也有很多人强烈地反对特朗普,这也是真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同样强烈。

  甚至可以说,反对特朗普的那些人都往往是能够高调发声的人。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发言权往往比较强,他们对媒体的影响力往往比较大,媒体往往倾向于反对特朗普的那些选民的声音。因为,简单说,特朗普其实是保守派,他不是自由派。美国的新闻舆论基本上都是自由派。所以在自由派强烈的反对之下,特朗普仍然获胜了,只能说这个事情就是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的力量有多强大,他们根本就不受舆论的左右,投了特朗普的赞成票。但是这件事情非常抱歉,就叫分裂美国。也就是说,美国从此就分成,以特朗普划线,赞成特朗普的是一个美国,反对特朗普的是另一个美国。这个美国就沿着特朗普划成了两个美国,有一道深深的裂痕。所以就会看到,现在美国政治游行日常化了。特朗普颁布一个什么禁令,这个禁令是禁止来自七个国家的移民,他们哪怕有美国签证的也不得回到美国,引起全世界范围的抗议。但是没有用,因为特朗普有他选民的支持,所以人家还有特朗普阵营的上街游行,就变成两派各游各的行。

  主持人:也就是说特朗普的政令对美国政治进程的影响,让美国的政治进程每天以非常高的频率在变化。一项政令出台的话,都会有很多争论。

  韩老师:你说的这个,实际上更准确的说法就是美国分成了都愿意上街的两派。他们会发现,呆在家里头,或者呆在计算机前头,或者呆在互联网上去发言,已经不过瘾了,已经阻止不了事态的变化了,他只能上街抗议游行。也就是说,美国现在的两派已经深入到家庭里头了,可能家里头父亲是保守派,女儿就是自由派,或者相反。也就是说围绕着特朗普的争论可能已经分裂了许多家庭了,使得政治真的成为美国人的一个日常话题。本来关心政治是跟自己不太沾边的,现在发现政治真的跟自己沾边了。这时候,现在其实美国人的整个政治气温表是不断上升。然后甚至是说,为了自己这一派的政治观点而诉诸于行动。开始是游行,游行当中就会有什么烧垃圾车啊,汽车啊,砸玻璃窗啊之类的事情发生。

  主持人:那么这些现象意味着什么呢?

  韩老师:其实就是我们文化大革命期间两派斗争的逐步升级。所以其实真民主往往意味着真斗争,真民主往往意味着从文斗要变成武斗,除非你是假民主。

  主持人:每个人都强烈地坚守着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无法相互说服的时候,就会从文斗变成武斗。

  韩老师:对。我为什么讲真民主容易从文斗变成武斗,真民主意味着我说话现在变得有效了。现在支持特朗普的那些美国选民,长期其实是不投票的。因为之前美国的投票率长期只有60%,有40%的美国合格选民实际上是不投票的。实际上现在这部分不投票的民众大量地加入到特朗普阵营。他们为什么不投票?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投票也没有用,既然没有用,我就不关心选举了,这个就叫,美国人有所谓政治上的“消极自由”。但是现在发现如果我投票的话,真把我们希望的总统推进白宫,这个投票真有用了!这部分政治上不积极的选民就变得现在非常积极。那边反对者本来一向是政治积极的,因为他们得到了政治的好处,那现在得到政治坏处的那部分人也突然间有一个机会得到政治好处了,因此他们政治上也变得非常积极。所以现在美国的政治气温表不断地上升,现在要爆表。就比如说这个温度计只有40°的最高格,他要升到41°去了。那这个就出格了。

  • 特朗普在掀起一场对自由主义的文化大革命

  主持人:所以《美国外交杂志》在把特朗普和毛主席进行对比的时候,也在讲,特朗普现在在美国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似乎就要引起一场美国的文化大革命。老师对这个说法怎么看?

  韩老师:我看美国确实是在进行一场文化大革命。要害是说,这场文化大革命是革什么命?它当然是革文化之命。革什么文化之命?革自由主义的文化之命。也就是说特朗普的一系列做法被自由派称为希特勒,是要搞独裁,不听人劝啊。特别是比如说特朗普的口号,叫“America first”。什么叫“America first”?那希特勒不就是德意志first嘛,其他我都不管了!什么叫first?有second,可能还有third,有第一,有第二,有第三……“第一”这个话是在和平时期的话,冲突起来,这个第一就是全部。没有冲突的时候,我第一,你第二,他第三,但真冲突起来就是我只顾自己,我不顾你了,没有第二第三了。所以“America first”很容易就变成“美国唯一”。如果这样的话,不就是通向法西斯的道路吗?

  特朗普的做法,许多地方也体现出这种特点。比如说有一个美国的总检察长,在这次特朗普的禁止移民入境的法令当中,这个总检察官说这个东西是不是合宪我不知道,我不确信。然后有许多地方的州法官、区法官,说这个禁令是非法的。然后总检察长火上浇油说,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合宪我也不太清楚。特朗普的意思是说,那要你干什么。要你就是来支持我总统的法令,你不支持我,抱歉,撤了你。他就把总检察长撤了。这个事件就被美国的自由派的媒体称为“午夜大屠杀”。“午夜大屠杀”这个概念其实来自1973年“水门事件”,当时的尼克松总统也是因为要回避“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的逼问,特别是当时总检察长的逼问,干脆直接把总检察长给开了。结果美国舆论大哗,哪有这么干的,所以紧接着尼克松就下台。所以你要知道一旦把它比作“午夜大屠杀”的话,就是希望通过这个联想动员美国人民去把特朗普赶下台。但特朗普也挺横的,他现在一点没有说既然这么多人反对禁令我就往后退一步吧,咱就放宽吧,并不,哪个法官说这个禁令非法,他就说你这个法官你的判断非法。然后他要求最高法院来裁决。最高法院实际上有9票,现在是自由派4票,保守派4票,4:4。然后刚刚特朗普提名了一个保守派的法官,还通过了,形成在最高法院里5:4的对决。这一通过基本上就是说特朗普的什么决定,争议起来,打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判断合乎宪法,5:4通过,这事就意味着给了特朗普一张他可以畅通无阻的空白支票。这么去看的话,自由派就更恐慌了。空白支票不就是独裁嘛,因为独裁者他手里拿的都是空白支票,随便填。所以对于美国的自由派来讲,这绝对是一场革命。是对自由主义政治观念、政治理念、政治思想的一场革命。

  主持人:也就是说用文化大革命这个概念去对应毛主席和特朗普,实际上是取了文化大革命里面颠覆秩序、冲破一切的这样一层含义。那么也就是说,特朗普对于自由主义的政治秩序是一种颠覆和冲破,这个实际上是这个意象重要的含义。

  韩老师:对。因为你如果按照中国人的革命的定义,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活动,所以革命往往跟暴力连在一起,跟阶级连在一起。但革命还有其他的含义,革命就是突破,就是突变,所以比如我们叫“工业革命”。那“工业革命”说的是什么?工业革命就是工业上的一次巨大的突破。我们讲IT技术是一场革命,为什么?IT技术使得我们普通人可以获得巨大的信息量,使得每个人手上的手机变得这么灵巧,我们说这是一场信息革命。实际上以前也有信息传递,烽火台时期就有信息传递,但是那个信息传递非常慢,容量非常小。现在这个信息传递的容量和速度是过去哪怕电话时代,甚至早期的蜂窝手机时代都没法比的,所以我们叫革命、突破。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在对自由主义的理念和观念进行一场突破、一场颠覆,这个是没有错的。所以说,是一场对自由主义的革命,这个大概没有什么错。

  革命实际上是一个中性词汇,“革命”这个词在美国人那里也不见得是贬义词。按毛主席所解释的这种革命,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才叫革命,美国人肯定接受不了,你要搞共产主义什么的他肯定接受不了。但是美国革命呢?法国革命呢?1944年的时候,当时也是一场民主党的全国选举,其中在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的提名大会上,有一个叫华莱士的人,大力赞扬各种革命。他赞扬法国革命,赞扬俄国革命,赞扬美国革命,因为他认为这个世界是各种各样的革命带来的巨大的变化,是质变。因为没有革命,就蜗牛一样地爬,慢,革命带来的最大的结果就是把国王、贵族,都变成平民了。所以他认为美国的胜利是平民的胜利,因为美国社会是一个移民社会,他没有贵族。所以美国之所以比别的国家优越,因为美国是个平民胜利的国度。而这场平民的胜利是一场平民的革命。所以革命这个词在美国那里不是一个真的贬义词。

  • 自由派眼中的文化反革命

  主持人;但是老师,我们要是站在被特朗普颠覆秩序的那些人的立场上,怎么看这个问题?他们的心态又怎么理解?

  韩老师:站在自由派的角度,他们可能会认为特朗普搞的实际上是文化反革命。什么叫文化反革命呢?就是自由派取得的胜利是平民的革命的胜利。也就是说,特朗普的那种观点,就是说我越过所有的官僚阶级,直接跟人民对话,过去的皇帝、独裁者或者说希特勒,他们都是代表人民的,自称是代表人民的。这次特朗普的总统就职演说里,特别清楚地表明这一点。他说,权力不是由一个政党向另一个政党过渡,而是从华盛顿,转移到了你们,转移到了人民那里。但是这种语言,他说,这个政权的权力交接,我现在就任总统不是我从奥巴马那里交接了权力,而是华盛顿特区把权力交给人民。We the people其实就是I the people,我就是人民,他这种感觉非常强烈。

  那这种感觉在自由派看来,这东西不属于现代社会,而是属于古代社会啊。你这个东西看上去说的是为人民,实际上你是很精英的。再说又有证据。你看特朗普他所组建的内阁,这个内阁是个人民内阁吗?这里头都是平民构成的吗?根本不是。你仔细一瞧,他的国务卿蒂勒森,蒂勒森过去十年是美孚公司的总裁,十年期间他的薪水收入是2亿4000万美元。整个特朗普内阁,所有阁员的财产加起来一共有350亿美元。所以说,史上最富的内阁。次富的内阁,加起来的财富只有25亿美元。现在他这个最富的内阁一下子暴涨了十倍以上,变成350亿美元。所以你特朗普到底是个平民还是精英,你到底是革命还是反革命?站在自由派的角度,一定是这么思考。所以你实际上是要把你的少数人的意志强加给所有人,所以这个实际上是一个反民主反自由的反革命。

  自由派要保卫的是自由主义的革命成果,因为自由主义曾经是无人响应的东西,因为过去的秩序是由国王贵族组成的,国王贵族统治了几千年的。自由主义成为一种新生力量,它是通过革命,特别通过法国大革命,当然实际上后面有一战二战等等,最后才使得自由主义成为一种普世价值。所以这是一次巨大的历史变革的结果,所以自由派要保卫这场历史变革的成果,所以自由派说我们要保卫的是革命成果,然后你特朗普是反革命。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