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逍遥游04】 特朗普将会因为弹劾而下台
日期:2017-02-17 19:57:17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特朗普面对来自国内的各种针对性攻击,如何应对?他在上任以来的一系列举动已经引发各方抨击,他的命运将会如何?是否会遭遇被弹劾下台的命运呢?背后是怎样的一种较量?今天我们正道世界【逍遥游】继续畅聊特朗普

【附】节目文字整理稿:

  【逍遥游04】特朗普将会因为弹劾而下台

  韩德强

  去年预判特朗普当选,现在预计特朗普因弹劾而下台

        近两天,特朗普对他此前颁布的禁穆令,态度上出现了软化,考虑撤销这个禁令,然后重新实行新的禁令。特朗普态度的转变,或者说特朗普对这个禁令的动摇,意味着他在华盛顿第一仗失败了。

  记得去年三月份我们预测过,特朗普会在大选当中获胜上台。但是看了特朗普宣誓就职以后,从1月20号到2月11号大概二十多天的动态,通过这一段时间双方的拉锯战,特别是围绕着禁令的拉锯战,我大概形成了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特朗普将会因为弹劾而下台。也许这个决策的依据现在还不充分,但是去年三月份我们预测特朗普会上台的时候,细节性的依据也是不充分的。

  为什么去年三月份我就认为特朗普会上台?首先是有大背景的判断——全球化导致全球两极分化,全球两极分化包括美国国内的两极分化,所以美国国内分化成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国人和百分之一的美国人。这个判断也是美国曾经的白宫经济顾问斯蒂格利茨所认同的,他曾写文章说,美国现在是“为百分之一的人,属于百分之一的人,由百分之一的人”来统治的美国,所以当时斯蒂格利茨也强烈谴责了美国这十几年来的两极分化。这个实际上是个共识,大家都知道这回事。

  在这种两极分化的背景下,一定会出现两极化的政策取向。一极是主张均平富,均平富的主张是由民主党候选人伯尼·桑德斯提出来的。桑德斯社会主义情绪很强烈,甚至有人说他是个共产主义者,他反映了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大潮流。另一极就是特朗普,特朗普也承认两极分化,但是他认为两极分化的要害是外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而不是美国社会自由竞争的机制怎么样。他当然也怪全球化,所以他强调美国优先,他要求雇佣美国人和买美国货。

  对于这这两种主张,我当时就判断,伯尼·桑德斯的主张不太可能被美国社会接纳,因为这对美国富人直接是不利的。而特朗普的这个主张虽然也很激进,但特朗普是右翼的激进,伯尼·桑德斯是左翼的激进,在美国的社会体制下,遇到社会大危机的时候,往往是右翼激进者获得胜利。按这个逻辑,当时就判断获胜的应该就是特朗普,除非是伯尼·桑德斯出来跟特朗普对阵。极左和极右两翼一对阵才会发现到底谁能赢——桑德斯在民主党内就没通过,民主党后来是希拉里上的。希拉里作为主流政客来跟特朗普竞选的话,主流社会两极分化的这个潮流使主流政客已经被选民抛弃了,所以选民应该会倒向特朗普,这是去年三月份做判断的基本的思考过程。那么今天我们同样来判断,大概可能就是一年左右,特朗普就有可能会因弹劾而下台。

  为什么特朗普会被弹劾下台呢?

        观历史——从与主席文革的对比中体会特朗普的命运

  我们上期节目谈到过,特朗普现在在美国所干的事情很像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那么我们同样按照中国文化大革命的逻辑去思考,特朗普在这一场运动当中会起什么作用,他为什么会被弹劾下台?我们比较一下美国的制度和当时中国的制度有什么区别,美国的这位领导人和当时中国领导人有什么区别?美国的主流精英和当时中国的主流精英有什么区别?我们从这里头去判断特朗普他的出路何在。

  毛主席在中国搞的文化大革命,和特朗普现在在美国搞的这个事情,从现象上看,比较相似的地方在于他们好像都代表人民,都在反抗当时的政治精英。这是最核心相似的地方。但是有一个特别重大的区别,第一个就是毛主席反对的当时的政治精英,叫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些当权派,整个党政军的高级政治精英,全是毛主席一手带出来的。而今天华盛顿的那些政治精英,没有一个是特朗普带出来的。这两个东西就是说,毛主席要反中国当时的政治精英的时候,精英们只能不吭声,他不敢明着来抵抗。那么今天,特朗普在白宫,他面对一群华盛顿的政治精英们的时候会发现,很抱歉,精英们的反抗是一览无余的,是公开的,甚至是很强烈,很愤怒的。这种力量对比,在精英层面实际上是很不一样的。

  毛主席在中国革命的整个过程中,他所扮演的角色,所形成的权威感,实际上对整个政治精英是有主导性的。但实际上特朗普现在他想在美国干的这个事情,对政治精英实际上是没有这个权威的,或者说他对政治精英的权威跟毛主席对中国当时政治精英的权威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

  所以说,毛主席在有这么强烈的对政治精英的主导权的情况下,实际上仍然不得不承认,文化大革命失败了。那么特朗普能成功吗?这是第一个要害。

  第二个要害就是人民的支持。毛主席当时不但得到了中国政治精英的支持,而且得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翻身得解放的工人农民的强烈支持,这个支持比现在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要高多了。第一个是人数上高,支持特朗普的人数顶多也就是比如说超过百分之五十。但是在中国的话,当时毛主席的政策之下,支持毛主席的工人农民的群体占到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以上。所以说这个数量上不能比。第二个就是说质量上也不能比,美国的老百姓去支持特朗普,靠得是什么?靠的是说,特朗普给了一个承诺,给了个希望。但是毛主席给了当时支持他的工人和农民土地,给了工作机会,给了房子,这种支持实际上力度是非常强烈的。

  毛主席还有长期执政、主导的情况下带来的各种政治生活体验的咬合感,特朗普对于美国的这个民众来讲,完全是一个新人。毛主席建国以后一贯是,按林彪的逻辑,就是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四个伟大在普通老百姓心里头是真真切切的,所以在普通民众当中的地位,毛主席的地位要比特朗普在美国人民当中的地位高得多,这两者是非常不一样的。而且那个时候毛主席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报纸是掌握在造反派,掌握在支持文革的这些人手里的。而今天美国的媒体基本上都站到了特朗普的对立面,不是说他就职以后站到了特朗普的对立面,而是在去年特朗普竞选总统的过程当中,媒体始终是在特朗普的对立面。

  我为什么判断特朗普会赢,就是我认为媒体已经在民众当中失去信誉了,媒体拼命地去攻击特朗普,但是媒体本身在普通民众当中失去了信誉,就像华盛顿的官僚机构在普通民众当中失去信誉一样。所以正常的逻辑是,媒体反对谁,谁是不可能获胜的。但特朗普的竞选造成了一个奇迹,就是说所有的媒体都反对特朗普,但特朗普获胜了,他真的是靠普通选民的支持走进了白宫。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群众基础也不是太弱,这也是特朗普为什么很自信地说we the people——“你们那个媒体算什么?你们做了那么多的民意调查,都说我是要失败的,怎么我就赢了呢?你所有的媒体调查都是假的,都是操纵的”,所以特朗普实际上对媒体很不信任,对于华盛顿那个所谓建制派(政治精英)很不信任。所以他认为自己天然一屁股坐在人民的这一边。但问题是说,你主观意愿是这样的,但客观事实、客观上的心理事实,特朗普并没有获得政治精英的支持,不但没有获得政治精英的支持,而且人民的支持其实也不够强烈。只是投一张选票,这个不是很强烈的。此一时彼一时,虽然当时即使在媒体的反对,媒体对于选情故意往另外一个方向去引导的情况下,民众仍用一张选票把特朗普推上来了,但实际越往深处走,越要去做更关键选择的时候,这个民意的基础其实不一定是这么牢固的。而媒体的力量,我们也不能小视它。

  媒体对于普通民众的影响,它是每天都在发生的,而且它这个发生方式是润物细无声的。每天都有很多事件发生,它每天在进行着报导,每天在写着评论,这个评论里比如把特朗普形容成是一个性情古怪、脾气暴躁,甚至是一个愤怒,发疯发狂的这么一个人。现在华盛顿那些媒体就认为特朗普是发狂了,是太着迷于一个什么事情了,简直是精神失常了。媒体大概是这种判断,而且这种判断又通常有这样那样的小的事实作为依据,也有他的面部表情作为依据。所以实际上媒体这种每天对于事件的解读,会对普通民众产生润物细无声的影响。而民众的意见只能是在四年一次得到表达。所以四年一次得到表达的这种内在的情绪和被媒体天天润物细无声的影响浸润着,特别是现在天天把大量的抗议的图片和抗议者的声音放到网上,变成主流的声音。那么支持特朗普的人也会含糊的,说这个是不是我们要选的人?他是不是真的正常?我们是不是真的能报以这么大的希望?他也会动摇。所以最近的一次民意调查大概是说他的支持率下降到了百分之四十四,按说的话确实是一个比较低的总统支持率。新上任以后就这么低,这个是很少见的事情。

  但是呢,越是支持率这么低,在特朗普看来,那就是媒体造假。因为我在总统竞选期间,媒体报道中我的支持率就一直是这么低的,那怎么我就选举获胜了呢?你现在又说我支持率这么低,你造假!特朗普就是这种心态。特朗普越是这种心态,什么《华盛顿邮报》啊,《纽约时报》啊,CNN啊,ABC啊,这些媒体都被惹恼了,说我们是无偏差的调查,我们是专业的调查公司,我们随机抽样,我们调查过程是客观公正的,你怎么说我们是造假呢,那显然就是你变成一条疯狗嘛!谁说你一两句不好的话,你就咬我们,这不合适啊!无论从特朗普自己怎么去判断民意,但实际上我们回顾主席在中国去主导文革的进程的时候,与主席和人民的互动相比,即使特朗普判断民众非常非常支持他,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中国当时的媒体,其实不叫媒体,叫喉舌,它发的就是中共中央的声音。但是准确的说,文革开始以后,发的其实就是毛主席的声音、中央文革的声音,而不是中共中央的声音。这其实是党和他的领袖分裂了。

  1966年,毛主席那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就是当时的推特,只是没有公开。但是他在中南海里贴了一张大字报,这就是今天那个Facebook,就是推特,就是我们的这个微信,基本上就是这样。发了这个推文之后,整个中国的喉舌机构都明白了,这回不能听刘少奇的,不能听中共中央宣传部的,舆论的大权、媒体的大权,就落到了中央文革手里头。更准确的说,是由毛主席自己掌握了。那么这种情况下,文革最后其实仍然遇到了各种各样巨大的强烈的抵制。

  那在美国的话,你会发现,哪怕特朗普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哪怕控制了总检察长,控制了司法部,哪怕是控制了最高法院,那非常抱歉,还有一个巨大的力量特朗普无法控制,无法驾驭,这个就是媒体的力量。所以媒体在美国素有无冕之王的称号。你说它是什么东西,它不在国家的正式编制、正式机构中,它不是政府雇佣的,而是人家自由办的报纸,也没受官方的支持,也没有中央宣传部去管的这些报纸,他们就是想说啥说啥,爱说啥说啥。他们本着透明、公正、客观的标准,新闻独立的原则,他们在监督着政府。所以实际上现在美国的舆论的力量,如果你征服不了的话,那非常抱歉,很可能你对国会的征服也是假的,因为国会也受舆论的强烈影响。假如国会那些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回到家以后发现他们家的住宅被包围了,外面充满了抗议的人群。抗议人群哪来的?都是媒体煽动的。你也可以不叫煽动,就是听了媒体报导之后,他来了,把你家包围了,然后说我们要撤销禁令,我们反对修长城。如果你上班下班,回到家里头,全是被愤怒的人群包围着,那很影响他们的情绪的,这个过程中人也会变的。也许支持特朗普的人可能潜在的还是多数,但那些反对他的人天天包围着那些共和党的参议员、众议员们,那参众两院本来是支持特朗普的人也可能悄悄被改变。这种情况下,你会发现媒体实际上不单影响着普通民众,更影响着政治精英。可能这个声音是政治精英发出来的,但是反过头来影响更多的政治精英,形成一种相互的感染。而这种相互感染是发生在内心地带的,所以特朗普最后可能会面临的就是,不是反对一个建制派,不是反对哪一个人,哪一个机构,或者不是反对国会,不是反对最高法院,他反对的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一种舆论的力量。这个时候他就很受挫,就会发现他周围的那些助手们开始有些含糊了,有些摇摆了,不是那么坚定地站到特朗普这边了。

  如果说跟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相比,这个发动者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反抗者的力量是更加具有悠久传统和历史,更加深入内心的。所以这样一来,我判断就是,特朗普基本上也不可能成功,因为文化大革命最后也不得不收场,实际上以失败告终。我不是说毛主席去世了,文化大革命才失败。实际上文化大革命到1969年的时候就以造反派的结束而告终。1969年看上去是全国山河一片红,以文革派的胜利而告终,实际上文革派自己的感受,恰恰是以造反派的结束而告终。如果了解中国造反派的话,他们大概可能会同意我这个判断和感受。

  1969年九大召开,老干部、军人重新掌握政权,而那些街头游行的造反派们,他们在政权里只占了一个小角色。九大林彪的四野系统掌握了政权,而造反派只是在各级委员会里,革命委员会里占了一个小角色。这个小角色还很快被派到基层锻炼去了。所以政权重新回到了当时中国的政治精英手里。而虽然这个政治精英说我们忠于文化大革命,但是文化大革命到底是什么?灵魂深处怎么爆发革命?他们也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它是要进行灵魂深处的革命,这个很难。那现在特朗普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就是美国的宪政体制连同他的制度,带他的政治思想、政治心理都已经深入到每个人内心,几乎是每个政治精英的内心。所以这种情况下,力量对比很显然就是不利于特朗普。

  特朗普甚至都没有意识到他面对的是什么,特朗普实际上对这个他所认为的华盛顿真的不够了解。他是个商人,你也可以说他是个有坚定信念的商人。在这个意义上说,商人一般是投机取巧,逢场作戏,见好就收的,但特朗普表现出来的很强的世界观上的意志性,就是他内在有一种信念,这种信念就是我的声音就是人民的声音。这种信念毛主席是有的,而且毛主席经过历史的长期的斗争,不单他有这个信念,这个信念也得到了历史的认可,得到了政治精英和人民的认可,所以他的阻力相对比特朗普要小得多。特朗普就没有长期积累的这个力量,但是他认为我代表人民,但人家说你就代表你自己。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就估计特朗普会是寸步难行。

  特朗普执政以来步履维艰,阻力重重

  从特朗普就职以后这20多天,他的施政过程中,反对力量一次次设下阻挠,我们几乎可以看到未来特朗普执政过程会非常的坎坷。第一步已经没行通。签了一个法令,这个法令已经“被行不通”,特朗普等于是初战失利。这边特朗普初战失利,那边人家再接再厉,建制派的力量就更加趾高气昂。所以你特朗普下一个禁令出来我反对,下面比如说他真要建墨西哥墙,我估计反对者受到了成功废除禁令的影响,再出来一个再反对。

  特朗普当然不好意思说我这个禁令就被你们废除掉了,但实际上他悄悄地承认了。而且特朗普他表达的应该是叫政治意图,特朗普内在的信念是相信“我是人民”,他认为你一个法官怎么能反对人民,这个反对无效,你一个法官没有权利对抗我总统,我代表的是人民。但人家不是这么看的,说你不就是一个人吗!你不就是一个——说好听点是年纪大了有点糊涂、固执,说不好听点是疯狂,再不好听就是法西斯主义者、种族主义者,人家是一系列这样的判断。所以他的自我期许和别人对他的认识之间差距非常巨大。

  特朗普认为华盛顿的这些精英,都是一事无成、相互牵绊、不为美国利益考虑、浪费着美国纳税人无数的钱财但是根本不倾听人民痛苦的声音的,不但是窝囊废还是道德败坏的人。可是一进到华盛顿之后,周围全是这这些人,怎么办?再说人家觉得我们好好的,谁说我们浪费纳税人钱财了?我们又没贪污又没腐败,我们拿着合法的工资收入,我们怎么浪费纳税人钱财了?!所以这种双方认定上的巨大差距,会在未来的每一个法令、法律争斗上体现出来。

  现在争斗的双方都有不耐烦的情绪。特朗普一上任就表现出一些不耐烦的情绪,觉得我总统说了,你们还说什么啊!但人家说有宪法法律在,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啊!双方都不耐烦。不耐烦的情绪的代表人物就是民主党的那些大佬,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有很多弹劾的动议,就是已经有民意调查公司进行了调查,说你支持弹劾特朗普吗?民意调查显示,44%的人支持!当然也有48%的人反对,可这才刚刚开始20天,支持弹劾的比例就已经达到44%了。然后民主党的大佬听到这些主张弹劾的声音时,大概这么说的,说他可能脾气太暴躁,可能情绪不稳定,可能不太适合做总统,但是这还不是弹劾他的理由,所以再等等吧。也就是说民主党的那些大佬们在等待时机,等一个更好的时机去扣动扳机。这扣动扳机的时刻实际上不见得需要民主党人去等,特朗普自己会送上门来。因为特朗普肯定也在琢磨,我怎么摆脱华盛顿这套官僚程序的约束,我怎么驯服国会参众两院,怎么驯服最高法院,甚至说怎么驯服媒体。特朗普一定在策划这些事情。

  按照我们前面的讨论,如果双方都不取得实际性主导权,那这四年肯定就是不断在外围地带掐,但实际上外围地带又是核心主导权争夺的外现。双方都希望能更进一步取得实际性的主导,但一旦要踏出这一步,双方就要进行更深一层的博弈。就像刚才讲的,民主党的大佬们在等着特朗普做一些举动,主动提供机会好进行反制。

  特朗普想有所作为的唯一机会就是“踢开宪法当总统”

  什么叫建制派?建制派在英文里是Establishment,就是已经形成的、有形的那些东西。Establishment就相当于一棵已经长大的树,而特朗普是什么,是一棵小树苗。一棵小树苗去反对一个森林,森林听上去都哈哈笑,说小树苗反对森林?然后特朗普觉得我也是棵大树。但是你作为商人是棵大树,你到了华盛顿就是个新的政权。新的政权立足未稳,就是一棵小树。宪法派、建制派,更广义地讲就是自由派实际上是美国政治舞台的大树,不然为什么叫精英呢?所以精英们看着这棵小树晃来晃去说要把大树干掉,大伙儿都悄悄地准备看小树的笑话。然后这棵小树拼命觉得我就是棵大树,我就要把你们干掉。这场争执,或者在未来四年就这么一直争下去,整个四年华盛顿的所有工作都停摆,一事无成,让整个世界看着他们吵架。这是一种可能性。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啊,虽然奥巴马连任,但其实奥巴马真正有成就的是第一任期的第一年,后面七年的任期,几乎处于一无所成、天天吵架的情况,只不过吵得比较温和。美国政府吵四年也没什么,反正已经吵了那么多年了。以前也都是这样的,天天吵嘛——克林顿总统1996年一上任就遇到莱温斯基案件的争吵,美国也没什么事干,就天天围绕着总统,你到底有没有绯闻什么的,双方来回举细节,让整个世界看美国的笑话。但美国说这就是民主,按中国逻辑,这都是“家丑不可外扬”的事情。也就是说,美国政府瘫痪其实是常态,不见得一定有什么作为的。

  特朗普其实看不惯美国国会天天吵,三权分立,司法、行政、立法之间天天吵,一事无成。他就觉得你们这帮人天天吵着,浪费着我们这么多的钱,但是你们听任美国工作机会外流,听任美国国内两极分化,所以说你们这群人给美国制造了大灾难,所以要把你们赶下台。但他进去了之后发现,他也成为其中的一个天天吵架的角色,他摆脱不了这个吵架。这个就是特朗普现在很恼火很郁闷的事情——本来想着我当总统就可以不吵了,结果抱歉,你只是其中的一个角色,跟着我们一起吵吧。

  如果是一个内在气势不强的总统,那他其实就不会去谋求一个实际性的突破,这样吵四年。但对于特朗普的话,从我们对他的观察和体会来讲,他不会是这样甘心当一个被驯服的人。特朗普当总统承诺年薪只要一美元,那他干嘛去了,他就是改变华盛顿去了。他就不为钱财去的。你要说名声,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前,98%的美国人知道他。也就是说他名声够大、钱也够多,本来还有很多朋友的,现在惹了一身骚,过去的朋友也都慢慢变成敌人了。所以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干嘛去了?实际上是有所图而去。这个“有所图”不是图钱财或名利,他就是图内心的信念而去,可能就是真想“为人民、服务人民、代表人民”,做出一个改变。

  美国国会曾经成功地驯服了克林顿,也成功地启动了对尼克松的弹劾程序,国会也曾经在1986年的伊朗门事件的调查里,让里根总统开不了口,最后里根黯然下台。所以,美国国会是有能力让总统废了或者残了的。但是特朗普可能不甘心当一个残废的、跛脚的、一事无成的总统,所以特朗普可能也在想办法积聚一些力量,寻找一些出路。所以双方一场更激烈的战斗还会发生。

  这场战斗意味着什么?我认为只能有一个可能性,就是特朗普干不过华盛顿的政治精英。如果非要设想特朗普真能驾驭美国国会,驾驭华盛顿的精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毛主席当年干的事情——踢开党委闹革命。让全国人民组织起来,各种各样的造反派来反当地的各级政府、各级党委,因为党委、政府就是建制派,就是Establishment,就是那一棵棵的大树。只要大树在那里,旁边的小草就没法发言,小草的声音就是表达不出来。所以为什么当年要踢开党委闹革命,就是因为,如果通过党委去闹文化大革命,就是要党委革党委自己的命,这事儿显然革不动,所以要踢开党委闹革命。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呢?要踢开现有的法院系统,踢开现有的检察院系统,踢开现有的国会去做事情。那这个就叫违背宪法。也就是说特朗普如果真要有所作为,他得违背宪法闹革命。但是非常抱歉,你是按宪法竞选当的总统,指着宪法去宣誓的,所以你不可能“踢开宪法当总统”。

  宪法——特朗普不可逾越的墙

  宪法对于美国来讲非常有神圣性,宪法是美国的神话。美国当年华盛顿的这群开国元勋,又是一群制宪的精英,开创了这么一个可以管美国两百年的宪法。美国无论事实怎么变,国际关系怎么变,宪法不变。因此美国是什么?美国就是美国宪法,因为其他一切都可变,只有宪法不变,宪法在美国的崇高地位,实际上比我们共产党在中国的崇高地位可能要更高的。所以,如果特朗普想要取得什么实际性的进展的话,就意味着他要废除宪法,另立法制,但这件事情基本上就是拿鸡蛋碰石头。特朗普要反对的那些建制派都是把宪法放在心里头的,他现在要挑战建制派内心的宪法,这实际上是不可以的。所以,虽然特朗普想在美国发动一场类似文化大革命或文化反革命,但无论想“革”什么,他的力量在美国历史和宪法面前,基本上就是个鸡蛋,他要碰的就是块石头。所以,肯定不是特朗普把政治精英干掉,一定是政治精英把特朗普干掉。当一个总统不被政治精英认可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多方式逼他下台。

  1963年,当时美国的政治精英团体倾向于继续扩大在越南的战争,因为整个美国华盛顿的政治精英圈子基本上被一种反共的浪潮、一种反共的心理统治着。美国当时从50年代到60年代初期,基本上是一个强烈反共的政府。问题是说,肯尼迪跟当时的苏联可能有一个秘密的交易,就是在古巴导弹危机上向苏联让步了,这件事情就使得美国华盛顿的精英群很恼火,然后肯尼迪又不想卷入在越南的战争,那就意味着美国军工综合体的利益会受损,他们的军火卖给谁?只要越南战争越打越大,他们的军火就越好卖。种种的因素考虑在一起,他们就想把肯尼迪干掉。干掉也是一种下台的方式。

  但是肯尼迪当时的表现其实跟特朗普很不一样,肯尼迪很有民意,他的民意不单是草根老百姓的民意,很多知识分子也都是支持肯尼迪的,美国自由派的力量是喜欢肯尼迪的。今天的知识分子、自由派、舆论是不支持特朗普的,但当初的舆论实际上是偏向肯尼迪的。所以用弹劾的方式把肯尼迪弹劾下去是做不到的,所以他们用的是枪杀。现在的情形倒过来了,在特朗普这个问题上,根本不需要对特朗普动暗杀的念头,因为用宪法的力量就足以让特朗普变成一个跳梁小丑,让他声名扫地,把他赶出去。所以实际上没有必要动暗杀的念头。

  肯尼迪是尊重宪法的,内在也有宪法精神,也是按照这个规则来跟这群政治精英们进行博弈的。在肯尼迪的1963年,是肯尼迪显得更理智,不要战争,跟苏联缔结和平条约,往这个方向共同裁减核武器。肯尼迪代表的是一种全世界看上去都比较能接受的、比较和平进步的形象,他这种形象政治精英们就不太好去驳倒他。1963年的时候,美国华盛顿那群政治精英是比较疯狂的。现在疯狂的看上去是特朗普,这是不一样的。所以那个时候,疯狂的政治精英就用暗杀的方法对待肯尼迪。现在人家不需要走这一步。反过头来讲,特朗普倒需要这一步,因为特朗普推进不利,他就可能想搞暗杀什么的,但问题是他根本不掌握这个工具。因为中情局不会听他的,FBI不会听他的,他自己也不见得有足够的黑手党的力量去干掉那么多的政治精英,多麻烦!当初人家只需要干掉肯尼迪一个,现在你特朗普跟谁作对啊,你甚至连禁止一个来自伊朗的有美国签证的人到美国都可能做不到,所以特朗普面对的困难是非常巨大的。

  按照我们刚才的分析和判断来讲,他只能有下台这一条途径了。下台正常的方式就是弹劾。

  辞职还是被弹劾?特朗普未来将会怎样

  美国历史上有三位总统遭到过弹劾,但是没有一位因弹劾而被开除总统资格。第一任被弹劾的总统是1865年的美国总统安德鲁·约翰逊。国会众议院三分之二通过弹劾,参议院三分之二差一票没通过弹劾,但是已经颜面扫地,他也当不下去了。但是是退休,不算是弹劾下台,因为弹劾程序没完成,但基本是什么事都不能干、颜面扫地了;第二位因弹劾而辞职的是尼克松。1973年水门事件,尼克松其实事先对国会参众两院做了一个调查,他自己心里明白,真投票的话,参众两院都能三分之二通过他的弹劾案,所以他不等人家弹劾自己下台。这有什么好处呢?他是辞职,因弹劾而辞职,而不是因弹劾而被开除。如果他死扛着,他就会被开除。因为尼克松主动辞职,所以他的副总统福特可以继任他剩下的总统任期(吉拉尔特·福特在1973年到1976年期间担任美国总统,此前他是尼克松的副总统)。如果他不辞职,福特也要下台,甚至整个尼克松的内阁都要下台。这种情形下,尼克松掂量来掂量去,还是辞职了;第三位被弹劾的是1998年的克林顿总统。之后这个弹劾程序莫名其妙被终止了。我认为背后有一个交易,就是克林顿得罪了军工集团,直到1997年年底克林顿妥协,弹劾程序就莫名其妙自动终止了。然后1998年3月份,美国开打科索沃战争,对塞尔维亚动手,以及答应给美国军队增加6000亿的军费。我估计这是一场妥协,这场妥协之后,克林顿就免于受弹劾,这事儿就过去了,他也完成了他的总统任期。所以,美国历史上没有一位真被弹劾下去的总统,我估计特朗普有可能成为第一位。

  这是为什么呢?辞职就是认输,特朗普会辞职吗?特朗普的个性不是认输的人。他的意思是你可以弹劾我,你也可以把我开除出白宫,我通过选民我卷土重来,我再次竞选,或者至少我人在但势不丢,斗志不丢,我代表的这股民意不丢。如果你们一弹劾我辞职,那等于我们认输了。还是他内心“我代表人民”的那个信念。

  我们如果比较一下克林顿和特朗普的话,克林顿是比较善于逢场作戏的,而特朗普现在根本就是个斗士,是坚持原则的那种。这个原则你可以不认同,但是他有他的原则。所以,这种情况下,克林顿会妥协,特朗普可能不妥协。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就是往前闯,一妥协就会被大家唾弃,被他自己的选民唾弃,所以他没有办法,他只有一条路走到底。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如果被弹劾下台,他的副总统也得下台,他的内阁全得更换。然后怎么办,然后再来一次大选,特朗普可能说大选我再参选,你开除我总统,但是你没开除我总统候选人的资格,我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那我还再来一次。如果这样的话,那这就是美国历史上真的没见过的一个事情。

  如果真是这个情形的话,问题又抛给了选民——总统的力量一旦介入华盛顿的建制派,就被卷进去了。怎么办,这个问题再次抛回给了选民,是留还是走,让人民来公投。然后全民公投再把我弄到总统的位置上去,那你们所有这些机构都得滚蛋,不仅是机构得滚蛋,美国宪法也得改写。这就是说,确保美国两百年框架不变的宪法成了现在美国变革的最大阻碍。不变这个宪法美国就没办法变。然而变这个宪法又是不可能、不允许的,这就成了一个悖论!

  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美国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我估计是宪法不变的可能性更大,然后再来一次选举。如果这个时候特朗普说我退一步吧,选民们我已经为你们努力过了,下面看你们的了,我年纪大了不玩了,这也是一种可能性。如果他接着玩就太热闹了。

  我们去年预测当选,当选以后预见怎么样,怎么样以后预见他要下台。

  下台以后我们再来预见未来潮流怎么变化。我们把话说得太超前了,听得懂得人就不多了。

  2017.02.12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