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逍遥游08】弹劾特朗普的导火索已经点燃
日期:2017-03-01 12:00:10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特朗普弹劾的号角似乎已经吹响,是推卸退缩还是继续抗争?如果特朗普始终坚持而不妥协,那么他的命运就注定会终结。除非向军工综合体让步。本期我们继续逍遥游,看特朗普将经历怎样的变局。

节目视频:

 


 

附:节目文字整理稿

全文11265字,耗时约一小时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阅读

【逍遥游08】弹劾特朗普的导火索已经点燃

韩德强

2017.02.15

今天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发生,就是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了。这件事情出来,我的感觉是类似“水门事件”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弗林是什么人呢?弗林是奥巴马总统第一任期内的国防情报局局长,而且后来还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内任职。但到14年的时候卸任,可能是奥巴马不太喜欢他的风格,不太喜欢他的政治主张和倾向,所以就没有再担任职务。但是这个人在特朗普的竞选过程中出了大力,因为他是对华盛顿政治比较熟悉的一个人,他跟特朗普的政治倾向、趣味可能会比较相投,所以他是特朗普核心团队里的关键成员。他和特朗普的另一个战略家班农相交甚密,都是对于特朗普了解全球,了解华盛顿起到关键作用的人。那这个人辞职是非同小可,等于是挖了特朗普的一个墙角,或者甚至是砍断了特朗普的一条臂膀,甚至是挖了他的眼睛,就这么重要!

从政治上来讲,这对特朗普而言肯定是个严重的打击。但问题是说这个打击怎么发生的?因为事情显得急转直下——前两天弗林还陪同特朗普接见了日本的首相安倍,你也可以说会见了日本首相安倍。但是实际上美国司法部一直在追踪调查弗林。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美国司法部代理总检察长莎莉耶茨被特朗普下令辞退,因为莎莉耶茨反对特朗普的禁穆令,特朗普不喜欢这个莎莉耶茨,就把她辞掉了。在莎莉耶茨任司法部长期间,她已经在调查弗林,认为弗林有私通俄国的嫌疑。如果莎莉耶茨继续当代理总检察长和司法部长,这件事也许不见得曝出来,她不见得继续去调查,不见得捅向媒体。但莎莉耶茨被特朗普干掉了,干掉了之后她就把她所掌握的弗林怎样私通俄国的信息透漏给媒体。这可能是一个关键转折,然后这个消息就逐渐发酵,发酵到了弗林挡不住的地步,所以他宣布辞职。

  • 弗林与俄通电事件何以这么严重?这件事情对于特朗普而言意味着什么?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弗林到底干了什么呢?弗林很可能是奉了特朗普的命,在特朗普1月20日就职宣誓以前,和俄罗斯驻华盛顿的大使打过一通或者几通电话,中间讨论到了关于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甚至可能大概有一个暗示,就是说奥巴马要下台了,特朗普马上要就职,你稍安勿躁,我们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特朗普上来就好说了,总之其实是跟俄罗斯表达了比较友好的态度。

这个事情根本上来讲触犯了美国的一个最核心利益集团,就是在美国历史上反复出现,在关键时刻表现得特像一个阴谋集团的美国军工综合体。也就是说,对于美国来讲,他一定要寻找一个敌人。如果没有这个敌人的话,美国的军事工业综合体就没有军火订单,它长期以来的军事设施、设备有可能都要作废,研发人员可能统统都要失业。所以实际上,美国一定是要寻找敌人的,那么最合适的敌人现在看来还确实是俄罗斯。既然俄罗斯是最合适的敌人,那么跟俄罗斯私下通话就变得是“私通敌国”,“私通敌国”的罪名很重,也违背了华盛顿的政治正确,这是不行的。更何况美国有立法,禁止任何美国公民私下就美国外交政策和敌国进行磋商和人讨论。讨论都不行,提都不能提!所以弗林干的这个事情的性质,在美国的司法体系里,在华盛顿的政治圈子里,就是很严重的事情。可是现在更严重的事情是,弗林和俄国大使通话究竟是他个人行为还是是特朗普授权的?特朗普知不知道?

所以其实关键点还是特朗普,因为这个事情非常像1973年的水门事件。为什么我说弹劾特朗普的导火索已经点燃,嗞嗞作响?因为水门事件本身不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事情,无非是尼克松所在的共和党内有一些人派了普通特工进入民主党的竞选总部(也就是水门所在地)安装了窃听器。简单说就是两个政党相互竞选的时候,相互监听对方,要了解对方动向,然后安装了窃听器。在美国政治里,民主党和共和党虽然是两个竞争的政党,但是毕竟也在参议院、众议院合作,他们的关系是竞争关系不是敌对关系。所以水门事件的性质不如现在弗林这件事情严重——因为弗林是直通俄罗斯。

所以过去的水门事件相当于是国内问题,但弗林这个事情涉及到外交问题、国际问题,甚至是美国最关键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就是说作为国家安全顾问,违背国家安全最基本的准则,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通敌”事情本身的性质就很严重。可是同样重要的,或者更重要的是总统知不知道!水门事件的要害就是说这事总统知不知道。都不说总统下不下令,就是总统知不知道——如果知道了你为什么不阻止?水门事件最终的关键点,就是尼克松总统支支吾吾一直不说清楚,然后总检察长说要不行你把录音带公布了,尼克松拒交录音带,所以造成最终整个参众两院对尼克松进行弹劾。

那么这个对比的是什么?其实尼克松是深受参众两院支持的,尼克松是美国政治的核心人物,他是军工综合体最喜欢的一个人物,能够很好地代表军工综合体的利益。他从52年到60年就是美国的副总统,是艾森豪威尔的助手,所以是反华、反共最强烈的人物,也至少是主张冷战最强烈的人物之一。他主张对古巴进行军事行动,他和肯尼迪是对头。也就是说1960年的总统选举,按说应该是尼克松上台,结果一不小心被肯尼迪给干掉了。尼克松是很郁闷的。然后肯尼迪又和当时的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达成妥协,苏联承诺把导弹从古巴撤走,美国承诺不再去推翻古巴。肯尼迪不想跟苏联这么死磕下去,希望和苏联进行关系缓和,但是尼克松是准备和苏联来硬的。尼克松这种强硬派的态度得到了美国主流,最关键是军工综合体的强大支持。这么一个美国政坛上显赫的人物,居然被这些“总统你知不知道有这么个事情?这事谁干的?你什么时候知道的?知不知道?”的问题逼着下台了。这件事情给我们一个启发,现在事情本身的性质比水门事件要更严重,然后问题就是说谁干的,总统知不知道,是不是总统下的令?如果是总统下的令,那你上来就破坏了美国以俄罗斯为敌的基本国策,那你就得下台。

  • 弗林事件背后要害是特朗普的对俄态度违背了政治正确

虽然特朗普换了一个安全顾问,责任看似好像是弗林来承担了,但其实美国反对他的势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借此持续地发酵。

昨天,美国时间星期二的时候,白宫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围绕弗林辞职的事情回答记者的提问。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说,“弗林的辞职跟电话没有关系,或者这个电话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一个方面,他是逐渐失去了总统对他的信任。有很多问题,我们也比较恼火,实际上弗林变得已经不再值得信任”,他大概是这个意思。他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提问,现场的记者就像雪崩一样排山倒海地向斯派塞提问,就是总统知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是不是总统下的令?斯派塞其实是左冲右突去应对,但是遇到最核心问题“总统知不知道?”的时候他说总统绝对不知道,连说三个“不不不!”斯派塞肯定想起来水门事件了,你只要松一口气,总统就完了,所以他坚决地“Absolutely  not,No,No,No!”这个语气当中坚决不能流露出来一丝软弱。但你越是这样,你就显得越软弱。按照这个逻辑,岂不就是轮到特朗普被弹劾?这个事现在还没完。

参议院共和党的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按说是应该支持特朗普的,但这两个人都说要对弗林继续调查,查出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他们现在也开始回应卸任的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警告。中央情报局局长警告说:“俄罗斯人介入了美国的总统选举,帮助了特朗普获得胜利,办法就是泄露了希拉里克林顿当国务卿期间的资料!”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是在奥巴马的第一任期。希拉里和弗林都是奥巴马第一人的内阁的阁员,希拉里是国务卿,弗林当时是参议院国防情报局局长,这两个人实际上是有交集的。而当时俄罗斯通过黑客的方式获取希拉里以及有关政要的电子邮件,人家就怀疑弗林的电子邮件是不是也被俄罗斯掌握了?俄罗斯人捏着弗林的小辫子,所以弗林就投靠了,这个逻辑就出来了。这就不单要揭弗林的老底,可能连带着影射特朗普跟俄罗斯人的关系。因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一直是赞扬普京的。特朗普这个人可能不见得明白赞扬普京有什么。作为特朗普来说,因为他是一个执行效率很高的商人,他不太喜欢跟别人讨论问题,那普京也不喜欢和别人讨论问题,所以他觉得普京才是个政治人物,而现在这个美国国会简直是一事无成。特朗普本来就很讨厌国会这种相互踢皮球,扯来扯去,多年解决不了一个问题的作风,所以跟美国国会这种拖拖拉拉相互攻击的作风相比,他显然就喜欢普京。但是不见得在国家利益上,他不去捍卫美国国家利益,因为他讲美国第一嘛!但是在工作作风上,或者在政治体制、政治机制上,他可能更欣赏普京的作风和普京所在团队的工作作风、工作机制。但这个事情就不太分得清楚。美国国内参众两院那些共和党和民主党们对俄罗斯都是充满敌意的,基本上基调都是这样的。

所以实际上是特朗普从竞选以来对俄的这种态度,本身对于这些对俄罗斯充满敌意的人而言,心里面就很不爽。你可以说参众两院啥事都没干成,什么共识都没有,但是有一个共识就是对俄罗斯怀有敌意,特朗普恰恰在这个点上得罪了大伙。也就是说华盛顿的政客其实普遍对俄罗斯怀有敌意,抱有冷战思维,甚至把俄罗斯看成共产主义的残余,要加以肃清和消灭。退一步说,至少俄罗斯是专制政权,美国是民主国家,我们要反俄罗斯,退一步说是这样,所以这基本上仍然是华盛顿的共识。但特朗普居然违背华盛顿的政治正确,违背华盛顿的共识——人家正对你有意见呢,你现在又被曝出来说你的国家安全顾问私通俄国这种罪名,那么就是火上浇了油了,大家就抓住把柄了,死盯着不放。

这里头当然有个问题,特朗普对俄罗斯到底什么态度?特朗普自己被大家逼着问:“你到底什么态度?”,特朗普只好说“普京是个刽子手,他是个killer,他是个杀人犯,我不可能跟普京走到一起去的,我只是对他的工作风格,对他的个性欣赏,但是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刽子手。我说值得尊敬是他是值得尊敬的对手,他是值得尊敬的敌人。”这个越说越让人有点不明白,你到底是尊敬呢还是认为他是敌人呢?但是他是想说立场上我跟普京是两个立场,我们是敌人,但是其他方面其实我还是挺欣赏,挺尊敬他的。所以特朗普欣赏的基本上都是美国主流舆论一般不太喜欢的,比如说他喜欢普京,他赞扬金正恩,他可能也比较喜欢习近平。

为什么特朗普有这么强烈的“非美”情绪?你要知道“非美”是非常严重的一个词——“非美”相当于是“投共”。这个概念是五十年代美国麦卡锡主义时期发明的一个词汇,就是只要你这个人的言辞、你的行为、你看的书籍带有某种共产主义的气息,甚至后来一些普通的左派团体,甚至是争取人权的团体,都被判定为说“非美活动”,加以迫害,贴上共产份子或者共产同情份子的标签,亲共份子的标签,然后从国务院,从国防部统统赶出去。所以“非美”基本上是跟敌美差不多,你还可以在这当公民,但基本上你就别从事政治活动了,再进一步就把你投进监狱了。

在这种麦卡锡主义其实不是真的完全过去了,只是不断在衰退、减弱的情况下,普通公民有“非美”情绪也就算了,但是特朗普作为总统还有“非美”情绪,那可就不行了。但是特朗普正是凭着这股“非美”情绪得到选民的支持,进入白宫的。所以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么严重的问题——原来,在华盛顿以外他还得到广大选民的支持,进了华盛顿之后,基本上一步一磕头,寸步难行,所以他也很恼火。

  • 特朗普或将被华盛顿政治精英抛弃

为什么特朗普这样一种非美的情绪,非美的表达,政治不正确的观点,能够得到很多美国老百姓的支持呢?去年上半年,共和党大会在围绕着提名特朗普的时候,其实辩论非常激烈。提名了以后到去年下半年,共和党内仍然有相当一批人说绝对不能接受特朗普当总统,宁可共和党下野也不能让特朗普当总统。共和党内有相当一批反特朗普的力量。但这批力量为什么后来又转变了呢?因为特朗普实在是太奇怪了,他们还想看看他是不是也许能带来什么变化,最后等于共和党的那些大佬们妥协了。

我大概可以想起来一个东西。参议院里头有共和党、共和党的多数派领袖,参议院也有民主党、民主党的多数派领袖。前共和党参议员主席和前民主党参议院主席(参议院的多数派领袖)这两人大概都是奥巴马任期内的议员,他们在2014年联合写了一本书。这个很奇怪啊,因为这两人其实在参议院是相互否决的死对头。他们退了以后,两人联手写了一本书,叫《Crisis Point 》(《危机时刻》)。《危机时刻》是说什么的呢?《危机时刻》是说美国整个国会的机制现在是失灵、瘫痪的状态,它用了一个词disfunction,就是机能失灵,相当于一个人的正常功能失灵了。它说他们所经历的国会、参议院的政治生活,其实可以让人想起1860年内战以前美国参议院的场景——当时有一个北方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起来反对奴隶制,可是他发完言之后,在参议院里头,双方就打起来了。

我们觉得议会参议员、众议员本来应该是温文尔雅的,应该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实际上他们一直是剑拔弩张的。简单说,如果希拉里克林顿跟特朗普两人坐在一起,其实很尴尬的。特朗普说要把这个女人关起来,说这个女人是个骗子,然后希拉里说这个家伙是个疯子。这个骗子和疯子往那一坐,你怎么看嘛?说“哦,我们以前说的都是假的”,那这个太假了,实际上还是动感情的。

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都代表各自利益集团的利益,然后把各自集团的利益神圣化,上升为原则,然后发生原则与原则之间的打架。然后来到国会的议员接着吵,吵得特伤感情。刚才讲的《危机时刻》就是美国政治体制处于一个危机时刻,特朗普对于华盛顿的反感,其实是华盛顿参众两院他们自己都反感。奥巴马任期内议案的通过率低到百分之二十,就是说百分之二十的议案最后能得到通过,那么百分之八十的议案最后都搁在那里了。要中国人话讲,就啥事也没干成呀!然后国会充满了相互攻击、相互厌恶、相互敌视的情绪。这种情形其实是帮助特朗普进入议会的一个要害。问题你进了华盛顿之后,你也就成了当事人,你也就跑不了,而且你还违背这些议员们好不容易有的共识(反俄罗斯),你不想反俄罗斯,正好拿你开枪。

参众两院这种混乱的局面大家都有感受,特朗普出现似乎带来了一种改变的可能,所以也就在特朗普当选的问题上选择了暂时性的妥协,允许他进入白宫。其实参众两院的这些议员们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办,也许特朗普带来一股新风,但这个新风不能违背我们共识呀。在我们共识的情况下,你表现得强硬一点,这可以,但是你触碰我们的共识,那很抱歉,干脆先把你干掉再说。

  • 透过“军工综合体”在美国政治历史中扮演的角色看清特朗普的未来

今天华盛顿相当一部分的共和党议员只是暂时处于观望态度,毕竟因为特朗普当选使得他所在的共和党能够获得参众两院的多数议席,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支持一下特朗普。但现在已经有多数党的地位了,那为什么还要继续支持特朗普?如果把他换了,也是可以的。

共和党的人实际上是借特朗普的当选来获得一个多数席位,有了多数席位之后,这个总统也可以不要了,有可能有这种情绪啊!那为什么共和党参议院的No.1,No.2他们要追踪调查,而且措辞强烈呢?就是特朗普跟共和党的主流不是一伙的,是两回事。共和党的主流背后其实是军工综合体。但是特朗普是什么人?实际上是房地产综合体。所以特朗普说American Frist意味着我们在海外的力量可以逐渐削减,我们不需要当世界警察,我们就不需要那么多的武装力量,不需要那么多军费了。这对军工综合体是一个巨大的打击。那么他自己是什么?他自己是说我们要搞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正是房地产商最想干的事情,他可能代表了房地产利益集团。

最近不是安倍访问美国吗?安倍就给美国带去一份礼单,说你不是要搞基础设施建设吗,行,我投资1500亿美元到你美国,我帮你搞基础设施建设。机场、港口、码头、高速公路,我帮你来重修,钱我来出,但是所有权我得要。我帮你修了条公路,那收费权总得归我吧!也可以50年之后还给你美国。安倍送过去的礼包实际上也是要挣钱的礼包。但是甭管是谁出钱,只要修了,当然就是特朗普的政绩了。而且无论谁修,特朗普都可以参一份子。所以,特朗普可能没有意识到,或者说他正在意识到,他所面临的最大的难题,就是进入华盛顿之后,人家不把他看成是人民的代表,而是看成房地产利益的代表。房地产利益集团跟军工利益集团相比,实际上腿是一样粗的,但是房地产利益集团是一条肥肉腿,里头没骨头。军工利益集团那是一条强硬的钢腿,简单说,两条腿打起来的话,一个扫荡腿,特朗普肯定就得下去。他真的没有领教过军工利益集团在华盛顿政治当中的重要地位。艾森豪威尔知道,艾森豪威尔在1960年卸任的时候就警告美国,说美国跟过去不一样了,过去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但是现在很抱歉我们这个国家出现了一个军工综合体,这个综合体不允许民主,这个军工综合体正在改变美国国家政体的性质,变成是一个代理人机制的反民主政体。

艾森豪威尔是什么人?他自己其实就是军工综合体的代言人。在艾森豪威尔任总统期间,美国的原子弹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增加,从几颗一直发展到我印象至少上万颗。冷战变热其实也是从艾森豪威尔时期逐渐热起来的。在艾森豪威尔时期,擦枪走火、和苏联发生冲突的机会是不断升温的。所以艾森豪威尔自己实际上就是军工综合体的关键缔造者之一,但是连他自己都害怕。我就在想他1960年的那个声明,特别像我们中国的一句老话,因为他卸任了,卸任了就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意思是“这个我说过了,这事虽然是我干的,但我实际上也不是很喜欢它”。

话音未落,紧接着就是反军工综合体。其实说到底,肯尼迪不是反对军工综合体,他也不知道军工综合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希望要和平,他不希望跟苏联冷战,打得越来越把彼此都推向战争边缘,最后同归于尽,肯尼迪不想这样做。因为肯尼迪不想跟苏联发生硬碰硬的对抗,不敢冒美国人几十个大城市,几百万或者几千万美国人死亡的这种风险——所以很抱歉,下台吧。肯尼迪当然说这是为挽救世界和平做出的最大努力,我有最大的贡献,凭什么我下台?你可以不下啊,结果1963年11月22日,当肯尼迪到美国南部达拉斯视察,其实也是为来年的总统连任竞选做准备,他就被一颗子弹打爆了头。

肯尼迪刺杀案至今还没有破,还是个悬案、无头案。凡是跟肯尼迪刺杀案有关的关键线索都被中断。但凡牵涉到的所有的证人,正当要提供证词的时候,随即又死了。围绕肯尼迪这个案件死了130多人,一个又一个的证人被干掉。从1963年到现在,54年过去了,这个案件居然还是个悬案,那么我们当然要怀疑,而且有无数美国人在怀疑,在调查,但是就是没有一个正式的结论。谁干的?谁能组织这么大规模的阴谋?谁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地去掩盖一个重大的连锁阴谋?其实这个结论是比较简单的,就是军工综合体。所以肯尼迪肯定知道军工综合体的厉害,你挡了他的财路,他就要夺你的命。1968年肯尼迪的弟弟罗伯特·肯尼迪同样被干掉了。那么谁是罗伯特·肯尼迪竞选总统的对手呢?就是尼克松。尼克松是代表军工综合体的。罗伯特·肯尼迪跟他的哥哥约翰·肯尼迪倾向比较相似,所以“希望要和平”又被干掉了。

尼克松在1968年的时候当选总统,但是尼克松的政策实在不得民心。他不断扩大在越南的战争,然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死在战场上。美国人越来越怀疑——我们为什么要到这么遥远的地方去打一仗?这跟美国国家安全有什么关系吗?为了保卫越南人民的自由而践踏美国国内的自由?为了保卫越南人的人权(这个另当别论)使得美国游行学生被国民警卫队枪杀?(1970年,美国国民警卫队枪杀了抗议越南战争的三个学生,然后引发全美学生大游行。)所以军工综合体喜欢的尼克松,最后在全民抗议的浪潮当中,也得下台。但是上来的福特是什么人?他是尼克松的副总统,还是一个军工综合体的人。所以对于军工综合体来讲,换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那你就暂时先下吧,无非换了一个代理人而已!后来卡特总统、里根总统、布什总统都是这个军工综合体的代言人,或者至少是不敢违背军工综合体的利益,听军工综合体的声音。

克林顿不是,克林顿实际上是华盛顿的圈外人,他跟这个军工综合体打交道不多,他不知道军工综合体的厉害。所以克林顿一上台,绯闻不断,其实是一上台就被军工综合体盯上了,就是你非得下台不可。好在克林顿是个软蛋,你真让我下台,那你说要让我干什么吧,我干了还不行吗?你让我接着当总统,我当代理人,以前我不知道你厉害,现在我知道了,你说吧,让我干什么?然后军工综合体说那你要增加军费,你要对外战争,克林顿说好好,一切都照办,这事就都过去了。

克林顿做了妥协,获得了军工综合体勉强的支持。那么再下来就是小布什,小布什那没错的,他肯定就是军工综合体出色的代言人。所以他一上来就打阿富汗,打伊拉克,然后这两场战争把美国已经高筑的债台变得越来越高。美国现在实际上债台高筑,赤字严重。其实美国作为国家早该破产,但他有枪,他可以赖账。简单说,穷人欠了钱你只能还,因为否则人家要杀你的头。现在是一个强人欠了钱,你去找他要钱的时候,他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拿走!所以美国发明了一个词汇叫“无赖国家”,这个词还给美国是最合适的,他真是无赖国家。作为国家是个无赖国家,但是美国人民不无赖啊,或者美国人民不都是无赖的,美国人也反对美国在海外的那么多场战争,他不想当无赖。所以实际上特朗普上来就是这股呼声。其实特朗普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肯尼迪,继承了克林顿,包括继承了奥巴马的一个呼声——我们美国能不能摆脱军工综合体的笼罩和控制,至少我们不要去海外打那么多无聊的仗,不要去楞充世界警察。军费、警察费用人家一分都不掏,完了我们天天帮人家维持秩序。维持了秩序人家还不领情,天天骂美国,我们干嘛当这个冤大头?这是国内的这种强烈的情绪。

然后特朗普自己同时又是一个房地产商,他不知道其实房地产利益集团只是块肥肉,这里头没瘦肉,没骨头。实际上在华盛顿的政治圈里,这些人的话语权可以忽略不计——你老老实实在国内挣钱,别对美国政治指手画脚,实际上是有这种情绪的。但特朗普可能到现在还不见得明白这一点。他现在70岁了,70岁按说是经历过越南战争,知道肯尼迪刺杀案,知道水门事件,知道里根、布什任期内的事情。但是知道得有多深?我怀疑那个时候,他是个网友,是个票友,也就是他主要的精力其实都在搞房地产,政治他其实不太了解,更不会往深里去了解。所以他以为政治就是民主选举,现在有那么多人支持我,那我为什么不试试当总统?所以我估计特朗普很可能没有看过著名电影导演奥利弗·斯通拍的片子,如果说特朗普早看看这个导演一系列的美国电影,可能他就不想去当这个总统了,因为这里头风险太大,水太浑。

我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斯通导演的几部著名的片子。《刺杀肯尼迪》是他导演的,他把围绕整个事件的疑团以及一点点一点点的线索展开了。展开了之后其实你不由自主地得出结论:“哇,这个背后真的有一个惊天的阴谋!”再比如说《华尔街》,他讲华尔街的阴谋和它内在运行的逻辑,其实也是非常生动,血肉非常丰满的。华尔街他拍了两部,第一部就叫《华尔街》,后来第二部也叫《华尔街》,但是加了一个副标题《金钱永不眠》。就是金钱是不会睡觉的,它天天在那活跃,时时刻刻在那里流动,money never sleeps。然后包括《尼克松》,讲水门事件,讲尼克松的故事也是活灵活现。再就是他拍了10集纪录片《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我觉得《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非常值得国内的自由派看看,因为中国国内的自由派真的不知道这一段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说到底我也不知道。实际上我对美国的了解相当一部分来自自由派,我对美国其实还是有一个比较好的印象,因为他有民主、有自由,我只是觉得他有弊端。但是看了《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之后,我才发现,可能中国国内的自由派也没看过美国自由派他们的作品。奥利弗·斯通在美国国内绝对是自由派,真正的自由派应该是看斯通的片子。看了之后才知道,曾经至少是很长时间内,在美国,自由也是被践踏的,民主也是被践踏的。而且关键时刻军工综合体的枪就露出了它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你这个民主,就对准你这个自由。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支黑洞洞的枪可能正对着特朗普的脑袋呢!有人在暗处正准备扣动扳机。当然这不是真的枪,我说的是一把政治枪,正对准了特朗普准备扣动扳机。我们透过这一段美国的历史,可能对于当下特朗普的局面会有更好的理解。

然后我们再回过头来去想,因为特朗普的当选给整个世界以一种震动,你也可以说是一种不安,你也可以说是一种惊恐,你也可以说是一种欢呼。比如说我们中国国内有一种声音,其实是欢呼特朗普的当选,为什么呢?因为特朗普说我不当世界警察了。那你不当我正好啊,你留出来的这个外交军事的空间那我中国人来占领,至少是东南亚这一片、亚洲这一片,你不当警察,我当地区警察可以吧!俄罗斯去当他原来那个俄罗斯独联体范围内的警察,欧盟去当欧洲范围内的警察,然后中东不知道搞哪个国家当警察。就是说你没有世界警察就得有地区警察,这会给中国的军事和外交活动增加空间。但是现在如果说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那就是说所有一切都可能要归复平静。特朗普就像是一个烟尘,呼一下子铺天盖地而来,哪天又哧溜就消失了,然后留下一个政治笑话。美国就继续回到所谓世界警察的轨道上,继续在海外打很多消耗美国纳税人金钱和美国人生命的无聊的仗。但是站在阿富汗、伊拉克来说,这怎么能叫无聊呢?整个是残忍,是侵略,是践踏!但是美国人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他就觉得无聊。

再说军工综合体,军工综合体已经过了它力量的最高峰这是毫无疑问的。它力量的最高峰应该是在越南战争高峰的时候,也就是说从1945年到差不多1970年,25年间美国军工综合体的力量对美国社会控制和影响的力度是在不断地加大,可以干掉一切阻挡它道路的人,搬开所有路上的石头。军工综合体在1970年的时候是达到了高峰的,此后实际上开始走下坡路,因为毕竟福特跟尼克松相比不那么好用,尼克松很强硬,福特就比较软一点。然后后来到了1986年里根总统的时候,其实又遭到了一次重创,就是伊朗门事件。

伊朗门事件让里根总统的后三年基本上变得不能发声了,问题跟今天其实也很像。1986年的伊朗门事件就是围绕着美国通过以色列把一批军火卖给伊朗这个事情而展开的调查。这个调查跟今天的调查一样,当时执行这个事情的一个关键人物是个上校,这个上校说我不是得到白宫的支持,不是得到里根的支持,我是把军火卖给伊朗是要从这里拿出一笔钱来去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这个反政府武装也是个反共武装。因为尼加拉瓜的政府当时被一个亲共产主义的军队夺取了政权,然后美国想去颠覆这个政权,就要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但是1986年的美国,他处在越南战争失败的恐怖阴影当中,不太想再干涉海外的国家,当时美国国会还通过了一项立法,就是总统不能绕开国会,私自在国外发动战争,不能私自拨款支持哪一个海外的军事组织。所以里根总统想去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时候,他就得想办法,就通过以色列把武器卖给伊朗,拿出一笔钱来再去支持尼加拉瓜的反政府武装,兜了很大的圈子。那么这个事情也是一样,这是总统下的令吗?首先你知不知道?其次是不是你下的令?最后里根其实也是在这场逼问当中黯然下台。

但这场弹劾实际上意味着美国的民主机制显示力量了。因为里根代表的是军工综合体的势力,但是军工综合体势力居然被美国的民主势力这么紧追着问,问得哑口无言,逼得里根总统下台。这说明继尼克松之后,里根的下台是对军工综合体的第二次打击。其实还有第三次,就是老布什的下台。

1988年到1992年是老布什的任期。这个任期内发生了什么?发生了美国打伊拉克大获全胜。对美国人而言,打得非常漂亮、干净。还有苏联解体了,这等于是冷战的成果落在了老布什的任期内。哇,这个老布什简直就是个英雄啊!按理说老布什应该要连任的,但一不小心是阿肯色州的那个律师克林顿,一个圈外人当选了,这实际上是对军工综合体的再一次打击。那奥巴马胜选其实也是一次打击。所以军工综合体的这个势头其实是在衰退的,但是它不是消失了的,它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也可以说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所以现在就是国会什么事都可能干不了,但是你也不能干违背军工综合体根本利益的事,比如说你不能去跟俄罗斯搞好关系,不能把最基本的敌人给变没了。敌人变没了之后我军工综合体存在的最主要的理由就没有了,我的军费就得要削减了。所以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可能触犯了华盛顿的政治底线。这也是我们前面谈到的特朗普将会因为弹劾而下台,那我们这一期其实说的就是弹劾的导火索已经点燃。(全文完)
 


 

正道网全新视频栏目“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