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世界情怀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逍遥游09】特朗普:一个没长大的老男孩
日期:2017-03-05 09:20:55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怎样一个人,是美国白人平民的希望,还是富豪精英的工具?是特立独行的英雄,还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是治世精英还是政治小丑?这一切似乎最近变得越来越清晰明了,我们透过这一期【逍遥游】一看究竟。


节目视频:



 



节目文字稿:

全文7935字,耗时约40分钟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品味

【逍遥游09】特朗普:一个没长大的老男孩

韩德强

2017.02.17

  • 发泄不满,特朗普炮轰美国记者

这两天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虽然事儿不大,但是影响力比较大。

白宫这场记者招待会很有特色,被认为历史上没有见到过的一场招待会,是美国建国以来的历史上没见过的一场记者招待会。就在记者招待会上,特朗普大骂记者,说记者都是不诚实的人,说你们都在制造假新闻。这种话在特朗普的竞选运动期间经常讲,那个时候你可以说是拉选票,但现在就不是简单的拉选票了。你开记者招待会干什么,请了一群不诚实的人来跟你谈什么?这基本上就是直接跟新闻界闹掰了,虽然他以前也讲过一些“假新闻”什么的话,甚至在一些场合他会讲“在场的100%可能不同意我或反对我”,但是昨天是对新闻界的最猛烈的炮轰。

西方的新闻界长期以来还是赢得了一些信誉的——就是在基本的事实上,记者们还是会努力去发掘可靠的、基本的事实。至于说这些基本的事实是不是构成一个完整的图像,能不能真实地反映出这个世界的本质来,那另当别论。但在某些细节上,记者所报道的还是比较真实的。

所以特朗普这番攻击,只能说特朗普对美国太不放在眼里了,似乎他做了总统之后谁都可以骂,谁都可以批,谁都得听他的,他几乎摆出来这种态势。但这显然不是美国啊!如果特朗普是在某个非洲的小国——比如冈比亚——他可以这么做,或埃塞俄比亚,他可以这么做,或在利比亚的首都、卡扎菲当政的时候,他也可以这么做。萨达姆当年可以这么骂本国记者,但是你特朗普是谁,美国总统不可以这样骂本国记者,美国的软实力就体现在这些记者身上。为什么美国影响力那么大,因为美国的记者是得到尊重的,也可以说按特朗普的话讲——你们这些精英之所以成为精英,有他一贯承诺的原则得到遵守才能称为是精英。所以特朗普这么去骂记者的时候,我觉得确实是在挑战美国新闻界的一些基本信念和原则,也确实是在对记者的人格进行侮辱。

  • 这是个没长大的老男孩儿

特朗普的这种反应基本上是“谁骂我我骂谁”,他不太管事实。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争论的要害,就是围绕着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费林辞职的事情。

费林是被美国司法部检举揭发,说费林和俄国大使通了电话,而且是在特朗普就职以前,以私人身份跟俄罗斯的驻美大使通了电话,谈到了怎么撤销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问题,这是违背了美国的一个历史悠久的法律,叫“Logan Act”——洛根法案。这个法律是在1799年通过的,基本上是禁止美国任何公民以私人身份代表政府和任何外国政府去谈话,不管是谈话还是谈判,反正都是禁止的,私人不得干政,未经美国的总统或国务院,或外交部,或者有效的机构授权,任何私人接触外交世界去谈论美国外交事务都是非法的,这是重罪。

美国司法部基本上是因这个理由而把费林拉下水,司法部实际上是掌握了录音的,议会的议员们说你把这个录音整理出来,给我们看看到底说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刻,也就是说特朗普正在面临一场“水门事件”的时候,正在特朗普违背了美国最根本的一个政治游戏规则——“敌视俄国,俄国是敌人”时,而你特朗普想跟俄罗斯搞好关系,实际上又通过你的私人代表和俄罗斯秘密接洽去了,这样一件重大的事情是足以把特朗普弹劾的,这个我们前面的节目有谈到。

在这个当口,特朗普本来需要去想怎么样跟记者传递一种更好的态度,就是别让记者围攻了,让记者把注意力转移开,别惹恼了记者,按说他应该这样做。但他采取了一种非常好战的、愤怒的,甚至带有侮辱性词汇的方式对待记者,这岂不是更加引火上身嘛!记者的要求也不高,就是(想问)这个事儿是不是你授权的,因为大家都在猜;费林这个谈话究竟是不是被你同意的,或者即使你不同意,未经你授权,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有这样一件事情?记者想知道的是这些细节。实际上美国总统真的是想取得和解的话,你可以说“这事儿我糊涂了,一时想不起来了”。这大概就是尼克松的口气——这事儿我基本上想不起来了,我忘了,我老糊涂了……这样的口气就比较软嘛,就是你露出来的缺口。然后记者会再取得追踪,也有可能取得记者们的谅解。

还有一种方法,干脆像中国过去的某些皇帝学习,下罪己诏——说抱歉,我不懂法律,我真触犯了,但是能不能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这样也行!

不过这样在美国好像不太现实,因为特朗普的这个行径,确实不愿意承认任何错误,他认为自己一贯正确,甚至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这么一段对话——你们说的这些我私通俄国的事情,统统都是假新闻,没有!至于说费林为什么会辞职,是有些信息泄露出去了,我要追究这个泄露信息的人。人家当然会问,泄露信息的人甭管是谁,泄露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这个泄露的消息是假的,那假的怎么叫“泄露”呢,泄露一定是真的啊。他这个话自相矛盾,言语自相打架,所以这种态度让记者们确实都很不爽。我估计全世界的人看到这个记者招待会,都会觉得我们是在跟一个什么人说话?这个人怎么会一手拿着矛一手拿着盾?真矛盾。一方面说你瞧我这个矛能刺穿任何盾,一方面手里又拿着一个盾,说瞧我这个盾能抗拒任何矛,那这两个试试看——一方面他说信息泄露出去了,我要追查泄露者,另一方面又说你们是在制造假新闻,人家记者不就是把泄露出去的信息公布了一下嘛,特朗普这样明显的自我矛盾,如此不守形式逻辑的基本法则,很少见很少见。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不太雅但很可能是比较形象的一个逻辑,就叫泼妇骂街。甚至说得更不太好听一点,类似被捉奸在床,然后穿好衣服说:“谁说的,我没干!谁看见谁眼睛就是瞎的!”,基本上就是这个逻辑,“谁让你们瞎眼了来看我们,我没干,我们肯定没干。”这样的一个总统,你不说他别的地方,比如到底违不违法、是不是有足够的远见、是不是有复杂的头脑去处理复杂的事务,这些你都甭谈了,他整个暴露出来就是幅泼妇骂街的形象。基本上的态势就是,你们再说,再说我把我们家兄弟全叫来!我们一起来骂你们!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态势呈现出来,确实让人觉得还是比较惊讶的。美国社会的潮流需要改变,美国社会过去的二三十年,甚至追远了可以追到70年代,从70年代滞涨开始,到80年代的新自由主义的改革,一直到2000年以后越来越强烈的浪潮叫全球化,确实使得美国失去了无数工作机会,使得美国无论是蓝领还是白领的生活水准下降,使得美国去工业化,使得美国变成一个高度投机的国家。我记得有一年美国投机到什么程度,就是这个国家的40%的利润来自金融业,也就是说,金融业是替人管钱的,赚取点息差的,要是说经济繁荣金融业跟着沾点光,这个是正常。结果金融业独取国家利润40%,这说明美国被华尔街的金融家们都给玩坏了。美国需要改变,但是美国人居然走投无路到这个地步,把这样一个——我们说得温和一点,就是“没长大的老男孩”——送上总统宝座,真的是叫走投无路了。

  • 特朗普肯定完蛋,除非华盛顿全乱套了

那以我们目前对特朗普的重新认识,跟我们此前对他的判断是不是有些不一样了呢?

其实还是一致的。比如特朗普想搞文革,当然不是说特朗普他想搞文革,他是想抽干华盛顿的沼泽,包括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他仍然是这个观点。他说我其实干得好好的,我上任四周以来,干得好好的,我白宫的机器每个螺丝钉都是好好的,我们润滑的很好、配合的很好,协助的也很好,什么混乱都没有。为什么华盛顿现在显得很乱呢?都是你们干的,都是你们这帮记者干的,这群政客干的,华盛顿本来就是一团乱糟糟,我来了被这团乱糟糟卷进去了,但是我是清白的。特朗普仍然是这个态度,他仍然被华盛顿的这群官僚、极其低效的政治体制所惹恼,他仍然想要去拆毁华盛顿现有的政治建制。可是他不知道,总统就是华盛顿的三大权力结构之一,总统、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是三大相互制衡、相互平衡的权力机构,你特朗普是谁,总统不是黑社会老大,不能说了算。

可是特朗普现在的行径真的像黑社会老大,就是“我对也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这在美国社会肯定行不通。在某些国家可以说“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但在美国总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你没有颠倒黑白的权力,至少在基本事实上没有这个权力。你可以说这个基本事实不符合整体,你完全可以这么说,因为基本事实就像是拼图其中的一块碎片。但是记者说的是,你甭管是碎片还是全图,反正这块碎片有没有?按说特朗普应该承认,这碎片还是有的,只不过不是全图。可是特朗普连这块碎片他都敢否认,这样一种颠倒黑白的权力是哪个国家的领导人都不该有的。

所以特朗普用中国的一个词形容,就是“浑不吝”——谁也不怕。这种“浑不吝”的态度,加重了我此前的一个判断,就是特朗普会被弹劾。因为被人家真抓住把柄了,这个把柄还是非常严重的一个把柄,他还千方百计地要去否认。他不说这个把柄是真是假,却说谁给你们这个把柄,这个把柄怎么泄露出去的?这个态度非常蛮横,这种总统肯定呆不长,除非是美国整个政治体制也乱。假如说乱的不光是特朗普,乱的是整个华盛顿,也就是说连司法部门、立法部门都乱了套,都没了头脑了,才有可能放过这些关键的线索和事实,才会让他继续干下去,那一定是华盛顿全乱了套。我估计一个人疯狂是有可能的,一群人全疯狂,都忘了美国宪法了,这个事儿不太可能。

所以白宫发生的这个混乱,基本上全产生于这个总统。华盛顿的其他的政治行为我们本来是比较可以预测和预见的,但是这位总统上来之后把大家的头脑全给震晕了,原来总统可以这么当,原来总统其实可以真的是一只狗。因为美国立宪的神话就是说“是只狗都可以当总统”,但是从来没有一条真狗当总统的,现在是一条真狗当了总统,这个大概是对美国宪法的最大的考验。

  • 特朗普的本质——玩世不恭

我为什么话好像说得越来越狠,是他天天“汪汪”叫,他不听别的狗叫,他就叫他自己的,别人说什么他听不见,是这样的总统。即使尼克松算是个资深的华盛顿反共高手,而且是军工综合体核心圈的人,他都不敢这么干,后来的里根也是个演员,也是娱乐圈出身的,但是到了总统位置上,他顶多支支吾吾说“伊朗门事件我不知道,我糊涂,忘记了。”里根基本上后三年全说是“我忘记了,想不起来了”,他也不敢得罪新闻界,他也不敢说这事儿是我批准的。或者我是知道的,因为一说你马上就下台。最后里根是灰溜溜的下台,也没被弹劾,但是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在1988年下台了。

所以我觉得特朗普大概真的不明白美国政治是怎么过来的。我开始以为他是明白的,因为在竞选运动当中,他就攻击希拉里·克林顿,当时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门事件爆发,他说这个就是“水门事件”。我想那你是知道什么叫“水门事件”的,现在看来特朗普可能真的当时不太关心政治。因为1974年的时候他在干什么?特朗普在做房地产生意呢,那时候他才30多岁,挣钱忙得不亦乐乎,所以没功夫去搞明白华盛顿在干什么,别影响我现在挣钱就行。其实“水门事件”的要害就是“总统知道不知道”,所以他现在还没想起来自己正在一个比尼克松更深的“水门”当中,周围是黑洞洞的枪口正准备把他拉下台,是一个更加严重的“水门事件”,他实际上毫无感觉。

昨天中午我看了一个视频,我觉得这个视频也很有启发,建议大家回头可以看看。这个视频是说美国有一个摔角娱乐节目——WWE,特朗普参与其中,当然他不是摔角手,他和摔角节目的主席——文斯打赌,说我选一个摔角手你选一个摔角手,说咱俩各选一个,如果我选的人输了我剃光头,你选的人输了你剃光头。为什么用剃光头打赌呢?他说我是大老板,钱我早就玩腻了,玩钱没意思,就玩“光头”吧。最后特朗普居然赢了,他就把那个文斯剃了光头。就这么一个搞笑的节目。仔细去体会特朗普真的是玩腻了,那一年是2007年他已经60岁了,60岁的人按说应该是修身养性、遛遛狗、提提鸟笼子之类的,总之是比较休闲安静的状态,特朗普居然跑到角斗场上去了,而且那个片子还展示,他居然把那个文斯推了两跤,趁文斯一不注意,“哐”把人家推倒了,再不注意又“哐”把人推倒了,你说这是60岁老头子干的事儿吗?这整个就是一个没长大的老男孩干的事儿!

所以要是这个新闻我早看到的话,我会对美国社会更惊奇。按说要选一个右翼的领导人,领导一场民粹主义的潮流,那也不应该选他啊,这样的人还能领导一场右翼的民粹主义的潮流,你只能发现美国真的没人了!

这相当于在玩儿,但你不能玩世界啊!决斗场上玩一玩顶多大家起个哄热闹热闹,叫个好。你现在这一言一行都是举世瞩目,涉及到世界各国内政外交的根本性变化啊!比如他要跟俄罗斯改变关系,这个美国先通不过;比如说他前两天要支持内塔尼亚胡把以色列的首都从特拉维夫迁到耶路撒冷,这些事情都是玩火啊!你不是想在美国国内保卫美国国土安全、想让恐怖分子不再袭击美国吗?那你又让以色列把首都迁往耶路撒冷,基本上就是说15.7亿穆斯林就会以美国为敌,因为耶路撒冷也是他们的圣地啊!现在是两边各占一半,穆斯林还稍微安静点,你要是说耶路撒冷全被以色列占领,把巴勒斯坦人统统赶跑的话,那15.7亿穆斯林,万分之一的恐怖分子概率,就足以把美国闹得稀里哗啦,百万分之一的比例都能把美国闹得稀里哗啦。

他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吗?我开始觉得他是不太明白,但我估计应该有人告诉他这些事情,他的团队里面真没人懂吗?现在看来,他好像是真不明白,真闹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别人都告诉他,世界是一个相互平衡、相互制衡的利益集团纠结起来的体制,你随便动一动可能一个地区或国家就会骚动不安。你一道穆斯林“禁穆令”,七个国家连带着美国人都说:今天我们都是穆斯林人。那些美国的白人妇女就扎了穆斯林的头巾,带了穆斯林的面纱,她说我们也是穆斯林人,你要抓把我们都抓起来,我们是自由主义者,我们捍卫别人的宗教自由,所以你要是把穆斯林人赶出去,抱歉,你来赶我啊!我是本土白人,我现在改信伊斯兰教了,你抓呀!这些事情我看特朗普都没想到,或者想到了他根本就忽略不计,我判断他是没这个脑袋去想到,实际上是太简单的脑袋。

他也许觉得他过去一路挑战谁谁谁,甚至到摔角场上挑战那个摔角场的老板,他还能赢。可能人家是让着他,为了提高节目收视率让着他,他以为这是真的啊!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当我们真看到一条狗放到了白宫总统的宝座上之后,我们就看到全世界都惊恐不安,就听他“汪汪”叫。

现在差不多能搞清楚他是真是假了,他就没点真也没点假,他就是玩儿。我就想到四个字:玩世不恭。自我中心,极端任性,玩世不恭。

玩世不恭四个字,在中国的成语当中,我们大概都是指那些浪荡公子、纨绔子弟。你既然要跟这个世界玩,你就得恭敬一点,因为这个世界其实是很危险的东西。比如你要玩一架飞机,你能不恭吗?玩飞机不恭你可以吗?你开一架飞机天上乱弄行吗?会掉下来的!你玩辆汽车还得去驾校,得知道刹车、油门,这个感觉你得找找,很精确才行。要不然你开了辆汽车你去玩车不恭,那基本上马路上的车都被你撞翻了,你自己肯定也车毁人亡。政治是架更加复杂、更加巨大、更加可怕的机器,你在白宫想玩世不恭,基本上就是你立刻出宫去吧。这就是玩火自焚啊!

所以我觉得现在郁闷的不光是中国的自由派了,连我都比较郁闷。因为我是觉得美国实际上多多少少还有一些民主,还是有一些自由,还是有一些进步的,特别我认为从尼克松“水门事件”以来,意味着美国真开始有点民主了。后来“伊朗门”事件、后来克林顿和奥巴马的当选,都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民众的声音越来越强。你甚至可以说,奥巴马执政以后的8年虽然一事无成,但为什么一事无成,就是因为民众的声音发出来也不见得是一致的。民众的无数声音相互牵制,其实你也可以一事无成。但抱歉,这也是民主,民主真的是七嘴八舌的,可七嘴八舌的总比黑社会老大一个人说了算好,逻辑是这样的。所以美国实际上多多少少是有一些民主、有一些进步、有一些文明的。可被特朗普这么一弄的话,好像又退回去了,把民众都弄糊涂了,原来我们选出来的总统是这么搞笑的,这么稀里糊涂的。哪怕我们要搞民族主义,要搞民粹主义,也不能搞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

  • 如果希特勒是个恶魔,那特朗普就是个小丑

民族主义加上民粹主义,那就是希特勒。但我的感觉特朗普是连希特勒都不如。希特勒至少说是严肃的、认真的,他每句话是言出必行的。而且希特勒想做什么,他其实可以得到德国不止一半的老百姓支持,甚至是百分之八九十的民众支持的。这当然跟德国的历史传统有关系,德国的历史传统其实没有什么民主没有什么自由,这种声音是不强烈的,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还是威廉皇帝统治,是皇帝统治。然后1917年以后,吵吵嚷嚷当中,德国出来了一个社会民主党执政,但是社会民主党执政的时候,搞的总统、国会、自由选举这一套机制,让德国简直是陷入到恶性通货膨胀当中,你得拿一麻袋的德国马克去买一包火柴的时候,这整个社会就完全失序。然后自由民主在德国历史从来就没什么信誉,一开始就没人信,后来真搞了之后也是信誉扫地的。所以当希特勒去攻击国会的时候,大家都说好。

现在美国的国会、美国三权分立的体制、美国的宪法在美国普通老百姓那里还有很高的信誉,所以你特朗普首先是没有能力,其次你连基本的情景都不了解,就是无能,就是傻。

所以我觉得如果说非要比较的话,那希特勒还正儿八经像个人物,他值得他的对手尊敬。比如丘吉尔恨死希特勒了,但抱歉,丘吉尔还得承认,打仗我打不过他;艾森豪威尔对于希特勒大概也是这种态度,就是这个家伙你看不懂他,但是他就是厉害。

所以特朗普说话也不当真。他也不知道一旦当真会遇到什么样的阻力,这个东西他没考虑过。所以特朗普是这样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希特勒其实是在很认真的玩这个世界,虽然他也是在玩火,最后把整个世界带到了战火当中,然后他自己也玩火自焚。问题是说,人家是很认真的在玩,你这个是很不认真的玩,所以要说起来的话,如果希特勒是个坏蛋,是个恶魔,那你特朗普就是个小丑,基本上是这个感觉,你连做坏蛋的本事都没有。

  • 中国怎么对待呢?

中国现在其实对特朗普所有的话都别当真,因为他也许很可能就下台了。即使他在台上也别当真,因为他随时可以改、随时可以变,随时会遇到他国内的反对。就是我们还没动呢,美国国会先帮着保护我们一个中国的立场了。特朗普如果说一个中国可以讨论,我们这不吭气,他们那儿已经打起来了。所以特朗普的话就甭当真,然后我们其实是借这个机会看美国的笑话。中国不是一直在批美国的民主制度吗,那借着这个劲儿使劲地批嘛!现在的料太多了,因为今天中国的自由派肯定是对特朗普很不满意的,过去他们觉得中国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现在发现那还是中国好,这不是很好的一个凝聚团结中国人的机会吗?

特朗普有一句话说的还是对的,甭管他怎么样,其实还是反映了一些民意的。他说美国这些政治家们天天就是讨论讨论讨论,讲讲讲,反对反对反对,什么也没有干成。中国这边悄没声地什么事都干成了。我看这个判断也许是特朗普说着玩的,但这很可能是个真的事情。这还真是时来运转,赶上这么一个倒霉的总统,对美国人是倒霉了,对中国其实是件好事。

现在大家可以相互松口气了,警察和警察打的不可开交,警察总部打起来了,各个地方大伙就都舒口气了,好事,好事!你站到人类的角度,也许不见得是好事,因为自由民主的进程不是没有道理的,不都是坏事,我认为至少比黑社会横行要好一点。所以在这个情况下,至少自由民主的进程多少束缚了美国黑社会的那些手脚,我觉得这个对于世界人民也多少是有鼓舞的,就是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和平、更友好、更繁荣,更加均富,贫富差距不要那么大。那如果美国的这个政治机器崩溃,美国的三权制衡的体制失灵,美国约束国内不同利益集团斗争的约束机制瓦解,那美国会变成一个很混乱的美国,很混乱的一个美国对世界也不见得是有多好。

所以,如果特朗普下去,上来一个更能够代表民主主义、民粹主义潮流的“普朗普”,别那么“特”——特朗普太特别了,他不足以代表这股潮流,他肩不起这个历史责任来——普朗普,这个普朗普可能比较负责一些,那这可以。(全文完)

  


这里是正道网全新视频对话节目“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