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习政心解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文革与民主——议传说中的习总书记最新讲话
日期:2013-08-10 21:41:08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重新强调民主,鼓励人民群众参与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对于抑制利益集团的固化和膨胀,实在是至关重要。但是,党内高层政治生活,却很可能要强调集中的重要。否则,很容易为各大利益集团固化自己的权利披上民主的外衣。

  韩德强:文革与民主
        ——议传说中的习总书记最新讲话

  最近,网络上流传着一篇据说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北戴河的最新讲话。认真研读此讲话稿,感觉到不像是有人仿冒、编写的,很可能是真的。而且,此稿能完整地流传出来,应该是得到允许的,甚至是在征求意见。(见附文)

  如此,就借题发挥,谈点意见。

  首先,是感到欣慰。听惯了上一届领导滴水不漏的官话,看此讲话,忽然觉得清风扑面,真实可信。似乎坐在北戴河会议的现场,看到了讲话人的音容笑貌,感受到讲话人的如焚忧心。

  此讲话说明,新领导人是了解新技术、新动向的,懂得思想之纷争、人心之混乱、政局之危机的。甚至可以判断,他从基层干起,一路都在思考这些问题,既了解民心,也了解官心,还读了许多书,交了许多思想界的朋友。我猜,期间一定有过许多争论,有些争论还可能闹得不可开交,这才能形成自己的比较深入的看法,可以脱稿讲话,系统连贯,风趣生动。中国是一党执政、中央集权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水平对于国家关系甚大。有这样一位新领导,确实是国之幸事。

  其次,敢于触碰最敏感的文革话题。要想让两个三十年不相互否定,最关键的是如何看待文革。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政治基础、政治共识。应该承认,改革开放确实出现了许多严重的、根本的问题,动摇了党的执政基础,改变了党的性质和宗旨。经济总量虽然上去了,但经济主权却丧失了,社会两极分化了,官民对立凸显了。但是,只要有人指出这些问题,党内便会群起而攻之:难道你要回到文革吗?

  把文革与改革完全对立起来,认为文革“是十年浩劫,是迫害老干部,是杀功臣,是想当皇帝,是封建思想发作,甚至是疯子发动、疯人参加的毫无理性的运动,是极权主义结出的最大恶果”等等,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主流舆论。如此否定的结果,就挖掉了党的根基,动摇了国家的根本。如此否定的结果,就是为官商勾结、贪污腐败、两极分化、道德沦丧大开了绿灯。当这一切都是以改革开放名义进行时,人们就会否定改革开放。当执政党一意孤行拒绝反思时,人们就会进一步否定党。于是,党的前后两段历史被相继否定,左右合流,推倒重来的声音就逐渐成为地下主流。

  因此,要想不否定改革开放,就不能彻底否定文革。应该承认,正是历次政治运动,特别是文革,使党周期性地受到群众的监督。虽然群众运动难免过火,难免搞错对象,但却使干部们战战兢兢,从而打造出一支最清廉的干部队伍。正是这支干部队伍,在改革开放早期大体上守得住清贫,经得起诱惑,招商引资而不被严重腐蚀,为改革开放赢得了良好声誉。即使到九二年南巡讲话以后,腐败也是逐渐加深,至今才覆水难收。文革的这个重要作用,习近平讲话给予了恰当承认:“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的后半生,对我们的党的建设,党的性质和政权的性质,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是担心我们的党蜕变,蜕变成一个骑在人民群众头上的反动政党,官僚资本主义政权。”“要承认文革的出现,不是几个造反派,不是几个中央文革成员就能造成的,而是确实存在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一些做法的不满。”这个认识,和所谓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错误的主流看法,形成鲜明对比。

  只有部分承认文革的意义和作用,才能不全面否定改革开放,才能在探索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意义上将两段历史统一起来。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这个辩证法,不但毛主席可能不愿意承认,邓小平也可能不愿意承认,但是,历史规律放在那里,谁也逃脱不了:物极必反、相反相成。随着打天下的那一代人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习近平作为后来者,摆脱历史恩怨的束缚,既肯定毛泽东,又肯定邓小平,将两段历史统一在探索上,统一在现代化建设的巨大成就上,统一在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上,统一在和平稳定繁荣的局面上,避免中国因为政见分歧而发生国家分裂、社会动荡的悲剧,这是符合党心民意的。这是党的成熟,也是人民的成熟。

  但是,这一点,也正是自由派知识分子最不能容忍的地方。今年上半年,最早传出习近平关于“两段历史不能相互否定”的思想后,贺卫方率先出来挑明:不能相互否定的要害是不能全面否定文革,这是违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的。瞧,一个认为共产党是非法组织的人,居然要引用共产党的决议来捍卫自己的观点,多有意思!

  贺卫方的反对并不重要,整个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反对其实也并不真重要。重要的是党内的腐败分子会强烈不安,联手抵制,暗中作梗。只有妖魔化文革,才能心安理得地贪腐。反过来,一旦承认文革的动机是好的,文革是要防止党变质,防止干部蜕化,他们就不安了。习近平的讲话也毫不客气的挑明了这一点:“因此,我们也提出要反腐,要整风,甚至要清党。”

  当然,新领导人也不是要全面肯定文革。更深层的意义,是要借文革话题来强调民主的重要。这次讲话最有新意的是,习近平认为,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有同一性,这个同一性就在民主问题上。毛泽东要的是大民主,邓小平要的是民主与法制。讲话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强调民主的重要,最后动情的说:“如果我们连民主都反对了,老百姓会怎样看我们的政权和党的领导呢?这些出自官本位、官僚主义思想的做法是一定要坚决抵制、公开抵制的。这会破坏掉我们党的根本性质和整体利益。也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政治被动和舆论被动。”

  应该说,强调文革的民主思想,这是对文革的最深层意义的认识。文化大革命的渊源是法国大革命。法国大革命死了,法国大革命的思想: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却从此传遍全球,进教材、进课堂、进入各国宪法,培养出无数自由派知识分子,成为所谓的普世价值。普世价值进入中国是在五四运动时期,鲁迅、陈独秀、胡适等人率先成为自由派知识分子。中国共产党也是在民主自由的精神下诞生的政党,要为无产阶级争民主、争自由。新中国建立以后,毛泽东发现,工人农民还是没有管理权,是共产党在代替工人农民行使权利。当工人农民想直接行使民主权利时,往往受到党的干部体系的阻挠甚至迫害,这才发动文化大革命,鼓励学生和工人、农民组织起来,行使民主权利。

  无论左派右派,只要是公正客观,都会承认,正是文化大革命在中国普及了民主、自由意识。今日中国活跃着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只要反省自身,便会承认文化大革命的民主启蒙作用。

  所以,习近平指出文化大革命和民主的密切关系,这是党的领导人对历史事实和内在逻辑的尊重,是作为历史当事人的邓小平没有达到的高度。习近平承认:“这个方面,党内阻力很大,我个人压力也很大。因为我们的一些同志,长期以来,是公开反对民主的,长期对老百姓灌输专制有理,民主罪大恶极的那些说法。”的确,在论证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时,都是说民众组织如何踢开党委闹革命,迫害老干部,也就是说,都是在控诉大民主的错误。邓小平复出以后,以恢复生产秩序的理由,反对派性,反对无政府主义,也是在控诉民主。

  应该承认,民主有内在的缺陷。民主思想有两个相互矛盾的特征,一是激发活力,每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可以激发出巨大的政治热情和创造力。但是,民与民之间利益纷争、经验分歧,又很容易造成无政府主义、派性斗争、争论不休、效率低下。解决这对矛盾的办法,是民主集中制。然而,在实际生产生活中,民主了,难以集中。集中了,难以民主。当事情要推进时,往往集中会压倒民主。长期以后,一把手就说了算了。

  应该说,改革开放以来,因为不争论的基调,权力加速集中,民主加速消退。三十多年过去了,地方各级权力已经集中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以至形成某种程度的权力割据。部委、地方、央企的权力割据化,使许多地方形成独立王国,导致腐败丛生。这就是所谓的利益集团化。相应地,中央的权力反而难以集中了,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就是这个意思。

  在这种情形下,重新强调民主,鼓励人民群众参与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对于抑制利益集团的固化和膨胀,实在是至关重要。但是,党内高层政治生活,却很可能要强调集中的重要。否则,很容易为各大利益集团固化自己的权利披上民主的外衣。

  古人云,不审势则宽严皆误。借用到民主与集中关系上,无信仰、无思想则集中亦误,民主亦误。毛泽东时代,有信仰、有思想,集中以提高效率,民主以吸收广泛意见,相互讨论中容易达成一致。今天,人心涣散,集中则可能失去制约,民主则可能利益纷争、派性争斗,宽严皆误。

  对此,习近平讲话似乎重视不够,内在逻辑也有混乱之处。一方面,讲话将民主的重要性强调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民主不但要讲,而且要公开的讲,更是要高高的举起。如果反对民主,我们还搞什么人民民主专政?民主的旗帜和发展道路不能确定,不能坚定,就会出问题。扬汤止沸要不得,击鼓传花要不得,负薪救火更是毫无理智,只能葬送掉我们的党和我们的政权。”“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就是人民的民主。”另一方面,又说:“我们的自信应该是:真正为人民群众做实事、做好事,这样的话,老百姓会不衷心支持我们拥护我们吗?”但是,真正为人民群众做好事,却需要信仰、需要思想,其内在逻辑是东方的为民政治,而不是西方的民主政治。这就说明,其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恰恰建立在西方话语体系上,是不自信。沿着这个思路,自由派的宪政民主思想,会更加活跃,更加具有吸引力。举民主的旗帜,调动人民的参政议政热情;行为人民服务之实,有能力协调民意、引导民意,这是最理想的政治。但是,处理得不好,扯民主的旗帜为结党营私的遮羞布,既坏了民主的名声,也坏了为民的名声,那就离国家分裂不远了。

  检验习近平讲话诚意的试金石,是如何处理济南公案。民意强烈支持前任重庆领导,但利益集团却要借法制之名、扯民主之旗打倒他。如此,正气受压,邪气嚣张。正道难行,民主亦落空,讲多少话又能怎么样呢?
 

  附:流传中的据说习总书记北戴河最新讲话

  同志们:我们过去的意识形态工作是成功的,而现在在一些领域是比较被动的。特别是随着信息时代新传播技术的出现,我们就不可能和以前那样,充耳不闻了,因为老百姓的意见也能够通过现代技术公开传播了。特别是微博技术,出现了点对面,再到更多点和面的几何级的社会信息传播途径,这一点,我们单纯不可能回到过去两报一刊时代了,我们也不可能把互联网和电子信息技术全面禁止。这一点就是朝鲜和伊朗都做不到嘛。这也不符合我们改革开放和和平崛起的政治形象。因此说,我们如果仍旧用过去的思想政治工作方法,去面对这些新挑战,我们就可能越来越失去意识形态的阵地,也会让越来越多人的因为信息审查而不满我们的党和政府。这会进一步加剧我们的政治被动。

  如何摆脱目前的理论被动,不是单纯靠我们自己说说理论自信就能实现的。避免理论被动导致政治被动,是我们目前在党建和党的理论建设方面的急迫任务。而这个任务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先统一我们的两个三十年。 而统一两个三十年,就是要找到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之间的共同点,和我们当前党建、改革开放道路的契合点。目前不但党外一些人,要用两个三十年互相否定我们的理论、道路,甚至要进而否定我们的政治体制。而一些党内的同志,要么是因为自身的政治理论水平局限,要么是因为各种官本位主义,官僚主义意识,而也在故意分裂两个三十年,试图切割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有机统一。我今天要讲的,就主要是这个问题,特别是党内,要先有这一个理论的统一,思想认识的统一。这不仅仅是在做的文宣系统、社科系统、中央党校的人物,而是必须全党统一。党内思想不统一,党外就会思想纷争。

  我前不久讲过,如果否定毛泽东思想和历史地位,就会天下大乱。如果否定邓小平理论和改革开放,也一样会天下大乱。党的理论建设,要和党的组织建设结合起来。有什么样的理论,就会决定我们走什么的道路,坚持什么样的制度。现在啊,有些人,有些党内同志,就要反对毛泽东思想。打着维稳的旗号,压迫那些批评党员干部和党的群众。这很不好。就是因为,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的后半生,对我们的党的建设,党的性质和政权的性质,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他是担心我们的党蜕变,蜕变成一个骑在人民群众头上的反动政党,官僚资本主义政权。今天人民群众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不少党员干部有意见,甚至发生了不少群体事件,个人报复社会的事件。比如最近的厦门公交车纵火案就是一个例子。而这些,不能都认为老百姓是无理取闹,也确实存在各种各样让人民群众不满的问题和矛盾。毛泽东同志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很多问题,不是老百姓无中生有的折腾,而是有些党员干部和党政组织的不合理、甚至不合法做法导致的冲突。我们最近提出要建设平安中国,就是准备逐步改变过去的维稳模式。要承认一些问题的根源在党内,在一些领导干部身上。因此,我们也提出要反腐,要整风,甚至要清党。我们过去的一些发展挫折和曲折,也是一笔政治财富,比如文革问题,不能避而不谈,那会让社会上的相关心理更加被暗示,老百姓会进一步认为我们就是个官僚资产阶级,权贵资本主义政权了。要承认文革的出现,不是几个造反派,不是几个中央文革成员就能造成的,而是确实存在人民群众对我们党的一些做法的不满。打什么旗帜,走什么道路、就首先要树立我们相应的理论。这个理论,就是我们党的政治体制和民主的关系,是有机统一的,不可分的,还是对立的。我们就要先从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里找答案。答案是明确的。不是有些人认为的,毛泽东就是独裁专制就是当代秦始皇。毛泽东同志是反对官僚主义、反对党的蜕变、警惕我们的政权变质的。这是好事,今天仍旧有高度的现实意义。当年有些人害怕毛泽东思想,禁止老百姓评论文革,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也促使了老百姓进一步的思念毛泽东,人民群众对文革的评价,也越来越和我们党的官方评价背离了。这很是问题。这个事情,遮掩是遮掩不住的,打压也打压不了的。所以,我最近就公开提出,要统一的看待两个三十年的问题。就是希望大家重新认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相同同一性。

  这个同一性,关键还是在民主问题上。民主问题,是个大问题,决定了我们是人民民主体制,还是官僚专制体制,也决定了我们党的色彩和社会性质。更是关系到我们党的建设和存亡安危。这个方面,党内阻力很大,我个人压力也很大。因为我们的一些同志,长期以来,是公开反对民主的,长期对老百姓灌输专制有理,民主罪大恶极的那些说法。但文革的教训告诉我们,这样下去,我们还是要吃二茬苦,遭受二茬罪的。这也让我们自己坐实了我们是个专制政权的名头,这对我们党的建设,我们的政治合法性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

  文革是个经验教训,大跃进也是个发展的曲折,但要作为我们的一笔财富,我们从中应该认识到什么呢?那就是需要科学化决策、民主化的建设。否则问题还会出现,悲剧还会重演。我们党还能经受的了再一次的这样折腾吗?毛泽东同志和邓小平同志,包括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都在党的民主、和科学化建设方面,提出了很多好的意见。我们要认识到,其实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包括我们的三个代表思想、科学发展观其实都是有机统一的。主要就是集中在党的民主化和科学化建设问题上。毛泽东当年发动文革,号召人民群众踢开党委闹革命,曾经试图用革委会取代各级党组织,用人民群众的大民主,三结合,来防止我们的党变质。当然,他的这些尝试,不少地方是失败的。我们没有通过文革而建立一个真正的人民民主新模式。但这个曲折和教训,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他们实质上同样认识到了。这就是邓小平同志非常重视民主和法制建设的原因。文革的这些做法,是我们党的一笔经验财富。所以,邓小平理论实际上也是承认和面对这些问题的,就是党面临蜕化,政权会变质的问题。

  80年代的改革是卓有成效的。邓小平支持胡耀邦同志和赵紫阳同志改革,重点提到了党政分开。这个是试图解决毛泽东发动文革,所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领导干部和党垄断权力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也会阻碍我们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邓小平同志首先通过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做了个好的表率,这是我们党内民主建设的一大成就。

  1945年,毛泽东同志就阐述道:“新民主主义的政权组织,应该采取民主集中制,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大政方针,选举政府。它是民主的,又是集中的,就是说,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只有这个制度,才既能表现广泛的民主,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高度的权力;又能集中处理国事,使各级政府能集中地处理被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所委托的一切事务,并保障人民的一切必要的民主活动。”1979年,邓小平同志也指出,“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这就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民主集中制的中心是民主”。因此,我们要坚持党的领导,要树立中央权威,但这些都要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我们希望能通过良好的党内民主来带动人民民主、社会民主的发展。

  现在的现实是,我们只有集中,缺乏甚至是没有人民的民主。有些党内同志,甚至用领导干部个人去代表党,用党代表我们的人民民主政权。这就和我们的政体和党的性质是违背的。这样也会造成对人民群众的权力迫害。过去的维稳做法里就有不少这样的例子。那些党员干部不去折腾老百姓,老百姓会去折腾你们,会折腾我们的党和国家吗?文革不就是有力的证据嘛。因此,我们一定要先统一思想认识和理论。认识到毛泽东和邓小平、包括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中国梦都是统一的。都脱离不开保持我们党的纯洁性,维护我们的人民民主政权本色的根本问题。这就是人民民主的问题。

  马恩列和毛泽东创立好实行人民民主、 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扩大和完善了人民民主,丰富和发展了人民民主。而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不是走的对,是不是旗帜扛的稳,就是看人民民主问题能不能正确认识,能不能真正落实,能不能直觉的建设和维护。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在理论的开创、社会的实践方面给我们奠定了基础,留下了不少经验,也有一些教训和曲折。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扩大和完善了我们的这些思想理论。但一些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需要在党的组织建设,和社会建设、经济、文化建设方面进一步认清形势,狠抓落实。如果继续像一些同志那样反对民主,那就是要否定我们的人民民主的这个性质,就会从根本上动摇我们的政权合法性和发展道路。老百姓不但看我们做什么,也同时看我们说什么。如果我们连民主都反对了,老百姓会怎样看我们的政权和党的领导呢?这些出自官本位,官僚主义思想的做法是一定要坚决抵制,公开抵制的。这会破坏掉我们党的根本性质和整体利益。也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政治被动和舆论被动。

  我们讲人民民主专政,但不是对人民群众专政,而是专政是为了,而且落实人民的民主。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理论,已经确定了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已经要放弃过去的阶级斗争路线。但不意味着我们放弃毛泽东思想里的人民民主,和要防止党蜕变变质的重要内容。也不意味着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思想,就放弃了我们党的阶级性——我们是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而不是代表官僚权贵集团的利益的。如果脱离了这一点,我们的党和政权会变质,社会也会变质,问题首先要从党内建设和理论思想建设上解决。全党一定要认识到,无论是毛泽东用革委会代替党组织的思想,还是邓小平理论里的党政分开、民主法制建设。其实都要纯洁我们党的性质和色彩,要巩固我们的人民民主性质。而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中国梦都是在扩大和完善这些革命前辈的意志。而关键就是要让人民群众真正的当家做主,民主二字最关键。关键就是要人民群众满意。人民群众有最后的一票否决制。

  我们统一的看待两个三十年,就是要统一认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就是要认识到,他们本质上是要解决掉同样的问题——防止党蜕变,防止政权变色的问题。无论党内,还是党外,有意无意的要割裂两个三十年,要割裂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的思想、做法,都是有问题的。这只能有利于党内既得利益集团反对我们的改革开放道路,阻碍我们党的健康发展。也会给党外的反对人士和势力提供借口。因此,党内首先要统一这个认识。民主不但要讲,而且要逐步坚决的落实。离开了民主的旗帜,我们就会更加被动,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就会举步维艰。无论是马列主义,还是毛泽东思想,还是包括了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理论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其实都是要坚定和维护我们的人民民主性质。人民是社会发展的主体,坚持民主是我们取得人民群众真心支持的基础。统一了这个理论问题,我们就能全面的、自信的面对两个三十年的历史。我们就能知道我们真正应该如何发展,如何有这个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制度自信。这个理论、道路和制度,就是人民的民主。离开这一点,我们说自信就只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们也不能指鹿为马,说一套做一套,我们的自信应该是:真正为人民群众做实事、做好事,这样的话,老百姓会不衷心支持我们拥护我们吗?如果鱼肉欺压老百姓,那还怎么自信?那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到时候我们就会连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一起被人民群众臭骂甚至唾弃的。统一理论认识,端正思想、坚定道路、自信的发展下去,我们的党主要通过民主来取得人民群众的支持,我们才能真正久远,才能真正的战无不胜。

  民主不但要讲,而且要公开的讲,更是要高高的举起。如果反对民主,我们还搞什么人民民主专政?民主的旗帜和发展道路不能确定,不能坚定,就会出问题。扬汤止沸要不得,击鼓传花要不得,负薪救火更是毫无理智,只能葬送掉我们的党和我们的政权。因此,这些大问题,一旦我们理论上“拨乱反正”了,统一了,我们如何发展就有了主心骨。思想解放,首先要解放掉我们一些同志的脑袋。要专制不要民主,那是不是帮我们的党发展巩固,而是会从根本上破坏掉我们党的理论和社会根基。当然,目前党内的各种既得利益,官本位主义,地方主义,和旧的思想框框约束还很大,阻力也非常大。有时候我也不得不说些委曲求全的话。甚至被一些部门一些党内势力“挟天子以令诸侯”。我的一些讲话甚至都不能公开在国内党媒发表。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很多党内会议的内容是无法保密的,外界很快就会知道。那么,我希望大家明白,这些是我真实的态度,真心话,如果我以后说了自相违背的话,那说明是迫不得已。大家要以我的这些讲话内容为依据,如果我们党内民主搞不下去了,我们的改革开放深入不下去了,说明我是受到了党内既得利益的阻碍牵制。那么,任何爱国的中国人,都应该高举民主的旗帜,帮助那些试图扭曲人民民主人端正态度。

  过去毛泽东同志试图发动人民群众用阶级斗争的路线来实现这一点,邓小平同志试图用民主法制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今天我们就要结合这两点,既要支持人民群众正义的、合理的呼声和要求,也要进一步依靠民主法制建设来实施。我们既要坚持党的领导,也要尊重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和时代呼声,自觉捍卫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能害怕人民群众,更不能在用维稳的名义打压人民群众。离开了人民群众,我们的党还如何存在?我们又如何能巩固和完善我们党的领导?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实现我们的人民民主,才能真正在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实现我们党和社员主义建设正本清源,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350)
93.1%
踩一下
(26)
6.9%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