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习政心解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正道史论】特别篇: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上)
日期:2017-03-21 16:38:06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近现代的历史,新力量的“崛起”往往意味着现有均势的打破和变化,接踵而来的往往是战争。一战、二战莫不是如此。崛起必定得通过战争吗?能不能产生不通过战争而达到的“和平崛起”?如果有,那必定在中国!

节目视频: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一)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二)
 

 

 节目文字稿: 

全文9900字,耗时约60分钟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品味

【正道史论】特别篇: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上)

韩德强

2017.03.13

  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想讲一讲为什么中国可以和平崛起。

  这个观点,过去是我不太赞同的。“和平崛起”四个字,我觉得实际上是没见过。世界历史上,翻遍古今中外,没有见过一个大国是和平崛起的。

  大约在十年以前,有一些战略家、学者,提出来“和平崛起”这个概念的时候,我是不明白的,我是很纳闷的。我甚至觉得这是有人要瓦解我们的斗志,让我们在和平当中腐败下去,而不是什么和平崛起。还有一个相关的概念就是“韬光养晦”。因为“和平崛起”这个词大概跟“韬光养晦”有关系——说“韬光养晦”的过程当中逐渐地、不知不觉地,我们就和平崛起了。这些说法我都有疑问。“韬光养晦”是从越王勾践的故事来的。其实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十年,他还是要用一战去打败吴国。所以越国其实不是和平崛起。

  历史上有没有真的和平崛起?反正我是没见到过。

  近现代的历史,崛起的力量更是往往和战争炽烈地相伴。我们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因为美国要崛起,德国要崛起,日本要崛起,而英国法国不让。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个基本逻辑仍然如此。仍然是美国、德国、日本三大力量要崛起而英法这些力量感到恐惧和害怕。但那个时候还有一个大国,就是苏联。苏联也不是和平崛起的,他也是打出来的。所以,今天我要谈“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必须要先回答这些问题。

  首先,我觉得还是要确认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中国过去六十多年的历史是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新中国成立以来的这六十多年,我们打了两次关键性的大的战争,一次是抗美援朝,一次是抗美援越。把这两仗算进去,我们就可以说,中国不是简单地和平崛起,我们是打过仗的。仗,前面已经打了两仗了。现在说的是,未来如果中国要进一步崛起,还需不需要打仗?能不能不打仗?能不能说我们前面打过两仗了,以后就不用打什么大的仗,我们就可以和平崛起了?其实真的问题大概是这样。

  所以,当一些人说我们改革开放可以让中国实现和平崛起的时候,我确实要提醒一下,首先是改革开放之前,我们这两仗让中国在国际上赢得了国际地位,赢得了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的尊重。他再恨你,再把你当做敌人,但他还得尊重你这个敌手。所以说,中国即使真的未来有可能和平崛起,也不能忘记前面是打过仗的,不能忘记1964年我们是爆炸了原子弹的,后来1967年我们是爆炸了氢弹的,我们今天手里头实际上是有相当威力的核武器的。所以,和平其实不太容易离开战争,所以当说中国可能可以和平崛起的时候,不能忘记我们手里头其实还是有了一些打狗棍的。这打狗棍要是没有,我们也不可能真的不被狗咬。因为这个世界上,我们想和平崛起,有人不让和平崛起,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场较量。所以要回答的就是未来有没有可能不打大仗,甚至不打仗,实现中国崛起。

  我现在越来越感受到是有这个可能性的。这个可能性实际上不是说中国必然可以和平崛起,而是我们不知不觉地利用了、抓住了或者碰上了一些历史机遇,让我们似乎不知不觉在一个和平崛起的进程当中。

  这首先不能不认真地去思考改革开放的逻辑。改革开放,我过去通常是批评的、批判的。因为我认为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心涣散、汉奸遍地,让中国人变得自私自利,没有人再爱国了。所以尽管中国可能在改革开放中聚集起来了财富,工业上、经济上有所有所进步和发展,但是如果我们的人心被控制了,我们的人心涣散了,那么这一切都可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所以对于“改革开放实现和平崛起”的判断,我当时是持以非常强烈的疑惑的态度。

  国内外当时也有很多的人,无论是友好的还是敌对的,都在讨论中国什么时候崩溃。敌对的是盼着中国早崩溃,担心的是担心中国要崩溃。1991年苏联崩溃,也是世人所未料的,但是它就是崩溃了。有这种大国崩溃的故事在前,中国的改革开放有没有可能因为人心的涣散而党心涣散而崩溃和瓦解呢?这种担心曾经占据了我相当长的时间,而且如果要站在中国内部的角度来看,这种担心真的有充分的理由。

  从经济数字上来看,中国是在崛起,这不假。我们中国一年的钢产量现在比世界其他各国钢产量的总和还多。中国的水泥产量也是比世界各国总和还多。中国集成电路的生产,虽然我们没有掌握核心技术,但是产量已经占到世界产量的90%。中国汽车工业的产量实际上也已经不得了。小汽车进入千家万户还有很大空间,但是大体已经是事实。所以说中国在经济总产量上,在GDP上,甚至在基础设施的先进性上,已经领先于世界各国。这个大体是个事实。所以中国在崛起,不是没有依据的。但是由于背后他的问题,比如说中国党心、民心涣散的问题,中国大量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把资产转移到国外,把他们的户籍变动到国外,逃离中国的趋势(在中国的精英层里头是相当存在的一个趋势),确实令人非常担忧中国会不会和平地衰落,和平地崩溃,和平地死亡。

  那么,为什么今天在这里要谈一谈和平崛起呢?确实是因为十八大这一届政府让我看到了希望。党心、民心重新在团结、凝聚起来,腐败正在得到有效的控制。

  今天早上就传来一条消息,在一艘从日本返回中国天津,途径韩国济州岛的巨型游轮上,3400名中国游客在可以下船去济州岛游玩时拒绝下船。这个事情让我感到中国确实有可能和平崛起了——民心正在被重新凝聚起来,中国人爱国主义的情怀正在重新被激活。因为游客通常来讲是不太关心政治的,游客通常不是那么讲爱国不爱国的,游客对于政治的敏感程度其实是比较低的。再说中国人去韩国(每年大概得有八百多万),大概有一半人要去济州岛。所以济州岛实际上是中国游客访韩的一个关键目的地。在这么一个重要目的地,这3400名中国游客居然拒绝下船,这个不得了。

  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知识分子,亲美的、崇美的、恐美的,是很多的。他们把中国的爱国者骂为爱国贼。一度,这种论调还很盛行。大概像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白岩松就会把爱国者骂为爱国贼。他心里头一定是这么想。白岩松居然说我这样的人是个汉奸,你可以去体会他内心什么状态。他对所有热爱中国的人,内心都是一种仇恨的状态。他是什么人?他其实就是爱国者所讨厌的汉奸。如果白岩松看到这么一条新闻,说中国这些游客拒绝下船,他可能会感觉到惊恐,说这3400名爱国贼是另一种汉奸,另一种卖国。他可能是这种愤怒的咆哮。但是现在很可能白岩松这样的真汉奸,他感到恐怖了,因为中国人现在普遍地愿意当“爱国贼”了。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舆论彻底颠倒的一个标志。爱国是最基本的情怀,我们中国的国歌唱的就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真正的爱国者心里头一定是忧国忧民的,一定是对于国家的安危是高度关怀。

  那么,我觉得这些自由派,我且不说白岩松是汉奸吧,他至少是个自由派,他大概会觉得恐惧了。因为从自由的角度,从人权的角度,你可以说,下船是我的权力,凭什么以国家的理由,比如说韩国允许美国的萨德导弹系统在韩国部署,触犯了中国的国家利益,我就不能在韩国游览了?我就不能有这个自由了?我估计这3400名中国游客,其中有一些人可能也闪过这么一念半念的。他想下船,但是一看大家都不下,舆情汹汹,他也不敢下了。白岩松夹在里头本来大概还想说两句,我们去游玩也是对中国的一种爱国,他可能也想这么讲,但他开不了口。所以,汉奸也不得不被夹在其中,变成爱国者。这大概就是这3400名中国游客给我们展示的一幅图景,中国人心重新在凝聚起来。

  中国的民心的凝聚,原因在哪儿?根本的,当然还在党心的凝聚。因为党心一度真的是相当地涣散。我们看到十八大期间,反腐败打击力度非常大,一个又一个的省部级高官、政治局委员,甚至国家军委的副主席都实际上是巨贪巨腐,都实际上是真正的汉奸。你看到这一幕一幕的时候,就觉得我们此前担心中国会不会和平解体,和平崩溃确实也是有道理的。但是现在,我开始在展望另一种前景——中国是不是可能和平崛起。

  我们仍然用中国游客拒绝下船的导火索来看。美国看上去不允许中国和平崛起,他把一个所谓末端高空导弹防御系统,它的关键设施雷达系统放置到了韩国。那基本上就是,中国境内,我们改革开放最繁荣,经济最发达的所有区域,都在萨德的侦控范围之内。我们主要的军事基地,我们飞机的起飞,我们导弹的发射,都在萨德的侦控范围之内。人家在我们门口直接安了一个监视器,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个监视器背后跟着的是精确制导的导弹。所以,韩国允许部署萨德背后,实际上是美国对中国高度的警惕和防范,或者实际上是把中国作为战略打击目标。萨德其实是导弹防御系统,但是他不是防北朝鲜的,北朝鲜不足以让美国部署一个萨德反导系统。北朝鲜没几颗导弹,更没几颗核弹,真正促使美国要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唯一理由,就是对着中国,甚至对着俄罗斯。所以中国和俄罗斯方面,我们对美国萨德系统的部署,我们强烈地警惕,我们人民的爱国情怀被激发,这个是自然而然的,合情合理的。也就是说,中国要和平崛起,有人是不允许的。

  当然美国的外交界也有一种论调,似乎是说允许中国和平崛起,说我们搞成一个中美国,G2。G2理论,就是中国和美国联合起来,一起来让这个世界和平,稳定这个世界的秩序。似乎是有人允许的,但是你一看萨德就知道美国实际上不允许中国和平崛起。

  在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事实面前,为什么我还愿意谈论中国有可能和平崛起,可以和平崛起?这不能不谈到改革开放以来国际国内的一系列的变化。

  也就是说,中国的改革开放不简单是影响中国国内社会,我们的改革开放实际上也对美国的政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使得美国政界、军届对中国进行准确判断的时候,不太容易了——因为经常有人在美国讲中国要崩溃,经常有人在美国讲中国的领导核心有问题,讲中国现在一门心思挣钱,不是个威胁,甚至有可能可以哪天剪中国的羊毛,让中国打工让美国消费。所以美国国内对中国的判断,实际上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变得不那么清晰了,它变得比较模糊了。中国是不是美国的一个主要敌人,这个在美国要形成一个强烈的共识,也有困难。这一点,作为中国人可能感受不太清晰。我此前也觉得美国还是把中国作为主要的战略对手的,但是仔细去体会,至少它公开地说,说不出来。可能有一些人仍然把中国作为主要敌手,甚至是说认为俄罗斯不是主要对手,中国是主要敌手,这部分人在美国是存在的,但是不足以成为多数,不足以形成共识。所以美国对中国发动核打击,这个可能性,我判断十年之内基本不存在。十年之后,咱们可以另讨论。

  为什么这么讲?十年之内中美之间不会有战争,美国不可能对中国发动核打击,确实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这三十多年以来,中国自己放弃了把共产主义作为一个至高目标,或者说我们已经模糊了这个至高目标。中国国内,我们的社会制度其实已经相当程度地私有化,我们的贸易已经相当程度地自由化,我们跟美国已经变得不是很容易分辨,这也是为什么我此前很担心中国会和平解体或和平崩溃的原因。

  这个实际上也迷惑了美国。你也可以说中国对美国进行了一次客观上的战略欺骗。就是我们本来跟美国弦崩得很紧,双方是敌手的关系。后来我们主动躺倒了,我们主动缴械投降了。我说的这个大体是真的。因为从1980年到1999年,大概有19年的时间,中国军工基本处于停产状态,既不搞生产也不搞研发,我们相当于主动缴械了(当然你也可以说不是缴械,是我们小平同志的英明判断,判断世界有一个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这个事情在美国人看来实际上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没有这样让自己的军工系统停止研发19年之久的,美国肯定不干。

  因为如果从和平与发展的机遇期的角度去思考,站在美国的角度去思考,就有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不利用这个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呢?没有人敢打美国,美国又有两大洋(一边是太平洋一边是大西洋)的保障,你也可以说美国一直是处于和平与发展的机遇期,美国的军工早就可以停产,美国的军工早就可以停止研发。因为他没有必要,没人打他,没人敢打他。他用他现有的核武器储备就足够了。所以美国完全可以停产大炮,停止研发大炮,只要黄油,完全可以。但是实际上美国二战以后一直在积累核武库,在更新他的飞机导弹的航空母舰的系统。所以美国为什么不利用这个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呢?美国为什么总要在世界各地去寻找他的敌人呢?

  这件事情实际上真的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中国一个主权国家,在周围强敌环伺的情况下,主动停止研发和生产武器长达19年之久。美国人看不懂。所以这一段,你也可以说是我们很聪明,我们判断对了这个机遇,你也可以说实际上是我们中国人不想打仗,我们真的渴望和平,哪怕别人有可能打我们的时候,我们都已经放下武器了。你也可以说我们很善意。这么善意的国家,至少美国人想象不出来,因为它从立国之初到后来向西部进军去屠杀印第安人到后来美西战争到后来一战二战,美国实际上是军工集团不断壮大不断发展的这么一个国家。所以美国人很难想象可以和平崛起,他也不太允许别人和平崛起。

  但是为什么在中国真的放下武器这段期间,美国人不打呢?这确实也是一个奇怪的事情。当然这方面我们确实要感谢苏联老大哥。苏联解体了,91年到99年这段美国为什么不打?苏联解体以后还有俄罗斯啊,俄罗斯还有核武库啊,他仍然对美国的核打击构成关键的制衡。但是另一方面,苏联解体之后,我们有一个著名的小平同志的南巡。这次南巡基本上是说中国,我们不论姓资姓社,甚至后来不论姓公姓私,我们什么也不管,就是发展是硬道理,就是搞经济建设。这使得美国一时也找不到对中国发动打击的理由。所以你也可以说战略欺骗仍然在进行,所以使得美国这个镜头,在捕捉中国作为敌手的时候,他无法瞄准。美国的战略决心和意志不容易统一,这使得我们有了一段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那么,问题是说,后来怎么样?为什么长达19年的军工停产之后,后来又恢复了?是因为美国把我们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给炸了,是因为美国的军用侦察机飞到我们海南岛的上空和我们中国的军机发生碰撞。这也就是说,当我们觉得有这个战略机遇期,觉得美国人不会打我们的时候,美国也在想,既然你都放下武器了,我为什么不打你?我试试看,测试测试,你到底决心和意志怎么样。所以美国炸了我们南斯拉夫的大使馆。大使馆就是我们的领土啊,对使馆的攻击就是对国土的攻击啊!实际上中国是有理由比如说我们也炸一下美国驻沙特的大使馆,或者炸一下美国驻韩国的大使馆,我们也可以误炸一下。

  当时美国传出关于炸馆事件的解释的时候,说,很抱歉,我们用错了地图,我们用了旧的军事地图。现在看,完全不可能,怎么可能用旧地图呢?他实际上用的是数字地图,是电子地图,是即时的天天在更新的地图,怎么可能用的是旧地图呢?这完全是哄小孩呢。那我们当时怎么办?因为我们当时武器停止研发和生产,停止更新,已经有18、19年的时间,我们知道他是在骗我们,知道他就是炸了我们的领土,但我们实际上没有还手之力,没有防御之力。所以这时候我们就当不知道,你说是误炸,我就当是误炸了。你也可以说搞得美国人都不好意思了,这个似乎就是,他本来准备打了,后来这个理由好像又消失了。

  但是这以后,中国就开始恢复武器的生产和研发。从那以后,从99年至今,18年时间过去了,中国的军事经费的开支确实是稳步快速地增长(大体和国民经济的增长同步,或略高一些)。我们恢复了军事生产,按说美国该警惕,但是我们的政治系统,一直到十八大以前,腐败势头一直没有遏制住,所以使得美国的政界仍然无法对中国形成什么样的判断。而且,我们一定要知道,在我们中国人感受,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政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根本的变化,中国的党心、民心重新凝聚起来了。

  但这种变化,美国人那边感受是不清晰的。美国人对中国政治的了解其实很滞后,还停留在中国腐败的印象当中,还认为中国仍然是个腐败高发区,认为中国人汉奸遍地,一触即溃呢,甚至认为中国马上要崩溃。所以美国政界的那些政客们对中国实际上是真不太清楚,清楚的人真不太多。

  特朗普就是个房地产商嘛,他对中国真的是很无知的。他对中国的无知程度很可能和当年里根对拉丁美洲的无知差不多。大概是1982年的时候,里根出访拉丁美洲各国。在回来的飞机上,他跟随行的记者很兴奋地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知道吗,拉丁美洲居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有很多个独立的国家呀!”他觉得他收获很大,这个美国总统实际上是这么无知的。美国的政客要对中国形成清晰的认识,不是很容易,再说逃出去的贪官污吏,逃出去的一些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其实无意当中也在美国制造了一层烟雾——他们无形当中所释放的信息是说,中国现在两极分化,社会民心思变,中国共产党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这些情况也在美国制造了一层政治烟雾,使得美国的政治家对中国不害怕,不担心,也不觉得中国会发生什么根本变化。

  也就是说我们的习主席领导中国化腐朽为神奇,这真的是一种高度的政治智慧。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政治和社会是在向腐朽的路上走的。但是居然他有能力化腐朽为神奇,这个确实是中国政治智慧。

  如果哪一天美国人醒过来,发现中国真的崛起了,真的强大起来了,真的搞不定了,当他发现真的“上当”了的时候,他可能会说,中国从邓小平开始就在欺骗美国,中国搞了一个战略欺骗,骗得美国人都相信中国快要崩溃了。

  我去展望中国能够和平崛起的时候,最根本的是对中国这五年的政治有一个崭新的认识——从此前的担心到现在比较欣喜,比较乐观。由于这个变化,我相信中国有可能和平崛起,而且这种腐朽化神奇的力量,使得过去种种看上去错误的东西,或者有问题的东西,现在全都变成好处了。因为说到底小欺骗是瞒不了人的,只有这种客观性的欺骗才叫战略欺骗。它跟真的差不多,甚至它就是真的,只是它变化了你就没办法了。打牌的人都有一个经验,比如说打一条龙的时候,政治上也有一条龙,你摸了一把小牌、一把烂牌,你觉得这个牌你输定了,结果又出来两张牌,恰好把这条龙给接起来了,十三张牌形成从A到K的一大顺,这是王牌啊,无敌之牌!基本上我们习主席就是掐了几张关键的牌给它嵌进去了,嵌进去之后我们现在形成一条龙,清一色,这就是这五年中国政治上实现的奇迹性变化,也是我今天谈论为什么中国可能和平崛起的原因所在。

  美国人是直线思维,他不太懂什么叫化腐朽为神奇。我们实际上接受这个教育,从小我们就知道坏事是可以变成好事的,腐朽是可以变成神奇的,祸和福是相倚相生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有问题了,但可能一个鲤鱼打挺,鹞子翻身!你把中国比作一个鹞子翻身的政治变化——什么样的政治体制能够让中国实现鹞子翻身?这不能不说到中国政治体制的独特性。

  中国政治体制可以说成也萧何败萧何,一人可以丧邦,一人也可以兴邦。所以当最高领导层、最高领导人有问题的时候,其实慢慢地它就容易丧邦。但当这个领导人非常优秀的时候,他一人也可以兴邦。你可以说这个叫人治,你也可以叫德治。有道德者治理国家,这是我们千古以来中国政治的梦想。中国的政治哲学,其实就是希望由圣人来治国。我们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圣人,我们也不知道孔子到底是不是圣人,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有一个可以成为圣人的时代,但是我们一直想象着有一个可以由圣人治国的时代。我们当然不知道这个圣人是怎么培养的,怎么产生的,我们一切都不太清楚。但是如果说有领导人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话,这就有点像。

  我们长期接受的教育是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经济基础是私有制的,是两极分化的,是由跨国公司所控制的,那这个政治一定好不了,这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在这样一个经济基础之上,我们突然有一个好的政治领导出现,这出乎西方人的预料。这是马克思也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在中国,令人惊奇的事情实际上就正在我们面前发生。所以中国的政治体制、政治哲学、政治理念就合起来了。

  最近大家慢慢都开始去认识习主席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其实就是当年下乡的千千万万的知识青年,就是在陕北最艰苦的地方吃了七年苦头的人。他曾经是高干子弟呀,国务院副总理的儿子,高得不能再高的干部子弟,十五岁跑到陕北,没吃没穿、受冻受饿的。但是慢慢地,他适应了那里的环境,不是去抱怨,不是去仇恨,仍然没有放弃对党、对人民的热爱,甚至是增强了这种热爱,增强了自信,圣人不就是这么产生的吗?

  我们今天的古代典籍记载说,曾经有一个圣人是周公。周公奠定了周朝短则两百多年(以到西周结束为止),或长则六七百年,甚至八百年的历史(大概到秦)。周公为什么能够被后世尊重,被孔子赞扬、称颂呢?周公最重要的政治事迹,第一,他本来可以直接称王,他可以叫周王,不叫周公,但是他不居功自傲,王位仍然保留在他侄子手里。因为这个侄子小,他本来是可以从他哥哥手里把王权夺过来的,但周公辅成王。从政不为己,这是一个很高尚的行为;其次是说周公从政呕心沥血。呕心沥血到什么地步呢?一饭三吐哺。什么叫一饭三吐哺?就是正在吃饭,有人进来报告事情,他立刻就把碗放下来,嘴里的饭吐出来,先处理事情。这事处理完了,接着吃饭,又有人进来报告,仍然是把饭碗放下来,嘴里的饭吐出来,吃一次饭吐了三次才吃完。

  周公一心以国家大事,以国家利益为上,个人生活上的一切小事都往后放,所以才被称为圣人。如果这样可以叫圣人的话,那我看习近平主席比他要更圣人。因为他当生产队长的七年期间,积淀的政治信念,他所经历的艰难困苦的情景远胜于周公。

  所以说中国和平崛起根本上的原因是在于我们有一个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我们有一个为人民服务的领导人。甚至可能还不是一个,是一代。为什么讲是一代呢?因为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是一代,一整代。现在政治局的常委们大体都是当年的知识青年,所以不是一个人曾经有这种呕心沥血,一饭三吐哺,为人民服务的心路历程,而是可能是一群人,是连续若干代人在前赴后继。这种情景也是当时的周朝不能够相提并论的。

  要说起来的话,周公他们再高尚,毕竟还是个家天下,毕竟还是辅助他的侄子,毕竟还是让周姓的诸王分封各地,成为八百诸侯。你还可以说这是为周姓他们一大家子在谋根本的福利,跟老百姓的关系还是隔着一层的。他们有各自的封地,各自称王称候,或者伯、子、男各等爵位。所以周公之圣在这个意义上,他的公心恐怕跟我们今天这一代领导人的公心不是一个数量级的。我们这一代政治领导人再怎么样呕心沥血,为人民服务,哪一块地方是你的?没有!你如果超过正常的工资收入,那非常抱歉,抓起来!腐败,我要反!所以在这种收入报酬很有限,权力不能世袭的情况下,还这么为人民服务,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孔圣人的想象。

  中国过去的革命文化对孔子、周公不是很感冒的。我们觉得那些东西都是封建政治家,封建思想家,我们不是很重视,甚至认为他们是统治阶级,剥削阶级。我们用这种眼光去看他们,所以不太注意这些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他们对于一个国家的稳定、和平、繁荣、发展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太清楚。现在我们慢慢明白了,中国传统文化也很重要。习近平主席真的是给我们做榜样和表率,他对古典诗词的欣赏和热爱令我非常感动。在对中国古典诗词的欣赏和热爱当中,不知不觉地,一定是受到了中国儒家思想的感染和影响,一定是对中国传统的政治思想有深刻的领会,很好地把它和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要求结合起来,化作我们新华门上的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

  当然这里头涉及到一个关键人物的评价,就是怎么评价邓小平。要我这种逻辑去说的话,似乎我对启动改革开放的邓小平,这个总设计师,意见就比较多。他做的事情似乎就不那么值得称道了。因为如果说习近平同志是化腐朽为神奇的话,那么邓小平同志岂不是开启了一个化神奇为腐朽的过程?逻辑一定是这样的。我现在也在慢慢体会,小平同志的主观愿望、动机也是好的,也不是错的,也不是坏的,而且他的这个选择也确实有他的道理。比如说小平他自己不腐败,他的家人们可能有一点,但是跟后来的这些巨贪巨腐比如说郭伯雄、徐才厚比起来,那小平这一家还是比较清廉,比较干净的。如果按照批评中国的那些人说,你这个就是为私的。要真为私的话,那小平这一家其实完全可以据整国为己有,他做了吗?没有啊,其实真的还是很不错的呀,小平同志也没有把自己的位置传给自己的儿子呀!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小平同志不能轻易地否定。

  不是说他要化神奇为腐朽,而是说我们的人民可能确实有“为自己利益干活动力比较足,为国家、人民工作动力不太足,思想觉悟不太高”的这一面。迎合顺应这一面,才能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性,才能使得普通人辛勤劳动,努力工作。所以这个动力调动起来,在小平的主观愿望上,就是在贯彻毛主席“要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性”的指示。那普通人巨大的生产创造的积极性蕴藏在他的私有观念里头,你要不要调动?你迎合了这种私有观念,积极性就释放出来了。我们的生产经济各项工作确实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也是可以理解的。

(未完待续)

这里是正道网全新视频对话节目

“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zhangmeiying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