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习政心解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正道史论】特别篇: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下)
日期:2017-03-22 20:24:19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中国能和平崛起,是因为我们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理念。它的优势,短时间内看不清楚,长时间才看得很清楚,我们现在越来越清晰。反观美国,还深陷弱肉强食中,不从根本地带反思,反恐同时又在增恐,战乱不休。
节目视频: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三)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四)
 
 

 

 节目文字稿: 

全文10212字,耗时约60分钟

建议添加收藏,慢慢品味

【正道史论】特别篇:

中国为什么可以和平崛起(下)

韩德强

2017.03.13

  小平同志在八十年代初期说,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先发展起来,把各种力量,自私的、无私的、为人民的、为人民币的统统都调动起来。但是他也预见到,调动起来、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更难解决。那这更难解决的问题怎么办呢?相信后人比我们更聪明。其实可以去想象,小平同志可能预见到了会有一代人崛起,来解决他解决不了的问题。他解决他那一代的问题。他那一代的问题是先发展起来,是先让人民的生活改善起来、富裕起来,哪怕是一部分人富裕起来,哪怕这部分富裕起来的人可能会带来社会的分裂和危机,哪怕可能会腐蚀民心、党心,那也先富起来再说。我们善意的理解,完全可以这么理解。

  那怎么理解小平同志做的那个重大的决定(让我们基本上停止军工生产和研发)?判断了“和平与发展”以后,我们真停止了,这种急刹车非常惊心动魄,怎么去理解?从今天来看,我们可能有了一个最好的结果——我们用18、19年的时间,通过一个客观上,也可能是主观上的战略欺骗,使得人家不打我们。我们把用于生产大炮的钱全部用来生产黄油,结果我们的黄油现在变得很厚很肥。现在中国经济实际上肥得流油,真的是一块大肥肉,我们全变成黄油了。你要在黄油和大炮之间来回摆动选择的时候,权衡到底多少大炮多少黄油,这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等到我们今天,比如说这次两会,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傅莹回答我们军费增长问题的时候,底气非常足。两会上外国记者一定问这个问题,说你们军费今年又增长了多少,你们要突破一万亿大关了,是不是要搞霸权主义什么的?人家肯定是这个逻辑。傅莹的回答非常好,非常巧妙,也是自然而然,实事求是。她说,“很抱歉,我们的军费只占我们GDP的1.3%,你美国占4%。你本来就先进,比例又高,你说我们搞霸权主义,你有道理没道理?我们这就是自卫而已,是正常的经费支出。你美国不是天天在要求欧盟各国都必须把军费开支提高到本国GDP2%吗?我们离2%还差0.7个百分点呢!你没有任何理由来指责中国。”所以,我们的军力是在人家无法指责的情况下实现了大增长。

  为什么?你也可以说我们曾经18年光生产黄油,不生产大炮,使得黄油变得越来越肥厚之后,黄油里头切一小块就可以变成大炮。这一小块具体说就是1.3%,就这么一点点,我们要多切一点这个实际上是不得了!我们普通的同学可能对1.3%没多少概念,要说具体数字的话,比如现在中国钢产量是8亿吨,8亿吨意味着什么呢?是二战时期美国最高钢产量8000万吨的十倍。也就是说,有8亿吨钢产量,我们可以打赢十场二战!有这个巨大的钢产量做储备,实际上中国现在只是想不想造炮弹的问题,多少炮弹我们很快都可以造出来,因为有足够的钢。

  我看今天习近平主席主持了军队代表的一次会议,这里头的要害就是说,我们要把多年积累的黄油拿出一点来生产炮弹,把黄油生产的技术用到炮弹的生产技术上去。我们这些年,生产了这么多的黄油,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建设了我们的高铁系统,建设了75万座公路大桥,建设了很多座核电站。我们在建设这么多基础设施的时候,我们方方面面的技术实力、技术能力都在积累。把技术能力和实力转化到我们武器装备的研发上,会使得我们的武器装备有一个根本的更新。我们可以一步到位,比如说直接跨到第五代战机。我们最近的歼20就是这么一个创新。我们的歼20不是在过去歼7、歼8的基础上一步步慢慢爬上去的,实际上是利用改革开放的机会,跟美国进行了很多技术交流。改革开放的环境下,美国的技术封锁就不容易。这个时候我们学习、借鉴、吸收,消化了许多的美国的军用、民用技术,最后我们研发出来自己的歼20 ,一下子就赶上F22和F35。这个其实就是说叫军民融合创新。

  80年代有个概念叫“军转民”,军用技术民用化。实际上这个基本上没有实现,因为军用技术是很难民用化的。军用技术人才可以参与民用的技术项目,但是军事技术,比如说生产炮弹的生产线去生产冰箱,生产坦克的生产线去生产汽车,这实际上是两码事。现在习主席是在说我们把我们每年生产2000万汽车的能力去生产一些坦克、大炮、导弹、或者航空母舰,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我甚至开玩笑说,今天中国真要打起仗来,别说是一年一艘航空母舰,我们一年10艘航空母舰都有可能,就这么厉害。

  网上最近还传出一段视频,就是说我们要造一个65万吨级的海上浮动核电平台。60万吨差不多就是10艘大中型航空母舰的总重量。这个65万吨级的海上浮动核电平台,平时可以向陆地输送电。虽然核电好,但要害是核电站可能有污染。大家都希望要电,但不想要核电站靠近我们家,所以核电站要部署在中国陆地的时候,其实遇到了很多环境意识觉醒的居民的抵制。因为但凡要用核电站,就得用水去冷却,就要布置到海边或者湖边,或者大江边,那都可能引起居民的不安或者反感——你比如说要部署到鄱阳湖旁边,还是部署到洞庭湖旁边?我们现在比较尊重这种声音,所以大概核电站部署到哪里都有人反对。那怎么办呢?最后想出来一个主意,我们把它弄到海上去,干脆就在大海里发电,然后传输回来。你看,怎么有这个想象能力呢?

  这曾经是美国的想象,美国后来觉得这玩意太笨重、太贵,不干。但美国不干,咱中国人干!其实我们现在完全有能力造这种65万吨的大型核电浮动平台,现在实际上已经进入总装状态。这种平台和平时期就是发电的,据说经济效益还不错。造这么一个平台,需要30亿人民币,但在核电站有效运行持续时间内,产生的电的销售总量可以达到230亿,也就是说可以收回七台这种海上浮动核动力发电平台的成本。我们需要电,经济上又很划算,还是清洁能源,又安全,再污染也污染在公海里头——这个当然不太好听,公海就能污染吗?那总比污染有人居住的陆地要好,要不然你不用能源了?

  而且重要的是这种浮动的核电平台很快可以变成浮动的巨型航母,它上面可以起驾重型轰炸机、预警机、指挥机。它的跑道又长,又宽,如果你要停小飞机,能够停四五百架,比一般的航空母舰停的数量多多了!所以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民用技术转化为军用,潜力极其巨大。也就是说我们生产黄油的技术一不小心可以生产先进的大炮,就这么简单。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甚至说小平同志18、19年的军工停产,可能都成了英明决策了。你也可以说弄拙成巧,可能人家本来就这么设想的,这是咱们普通老百姓眼拙,我们就没看到他这个拙里头藏着巧呢,是吧?我要这么说的话,不知道美国人听了会怎么想——原来你们藏了这么大一个机密!其实这东西不见得有这个机密,这就是客观历史这么运行了,有时候它就是神奇,你只能感叹这个神奇。所以历史不能割裂,尽管说我们习近平主席是化腐朽为神奇,但是制造腐朽,一点点也不行啊,你得很大量的腐朽才能变成特别特别大的神奇,逻辑一定是这样。

  大概茅台酒厂的人一定比较懂这个道理。茅台酒怎么来的?茅台酒就是粮食发酵而来的。发酵的过程就是个腐朽、腐败的过程,但是它里头加了某种曲、某种酶之类的,经过一定的时间以后,就能化腐朽为神奇。当然,这得要时间,要正好发酵到一定程度,里头又有酵母、酵素,不能提前启封。你要提前启封了,它就真酸了,真败了,这个时机很重要。这是什么?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你再有什么这的问题那的问题,动机是好的,毛主席留下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好的,这个就是改革开放里头的危险因素后来能被转化的原因。你也可以说我们里头其实是放了酵母的,看上去在腐烂,其实我们是在发酵,酿茅台酒呢!我们现在基本上端上了一缸茅台酒,正喝得香着呢!

  这么一说的话,中国为什么有可能和平崛起,我实际上是只解释了第一个原因——因为我们有一个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政治制度和政治理念!它的优势,短时间内看不清楚,长时间内才看得很清楚,我们现在就越看越清楚了。

  接着要讲,万一哪天美国人也看清楚了怎么办?我看,美国人还需要十年时间才能真看清楚,所以我说十年之内中美打不起来。因为能够阻碍中国和平崛起的只有美国,所以我们主要讨论的就是美国的问题。如果美国在十年之内还看不清楚中国和平崛起内在的逻辑和线索,仍然稀里糊涂的,那中国就还有十年的战略机遇期。这个期间内习主席正倡导军民融合,十年之后,我们科技创新的这套体制所创造的军力可能会使今天的美国,甚至十年后的美国感到恐惧,害怕,让美国生畏。十年之后中国军工的力量可能会大得难以想象,这是我们可以保证中国和平崛起的硬手段、硬实力!

  那未来十年,美国会干什么?美国如果看不清楚中国的逻辑的话,基本上还首先会把伊斯兰作为他的敌人。我看特朗普基本上就是这个判断,把反恐作为主要任务。美国敢动俄罗斯吗?不敢?敢动中国吗?他也不敢。尽管美国是一个军工综合体主导的国家,但是美国同时也是个生意人的国家——他想通过打仗发财,但他不想通过打仗死人,这就决定了美国可能不敢对现在的中国动手,也不敢对未来的中国动手,也不敢对现在和未来的俄罗斯动手。但是他敢对比如说伊拉克、伊朗、阿富汗动手,因为打这些国家没什么风险,钱军工综合体都挣到了,负担是美国老百姓的,所以军工综合体没有任何损失,净赚不赔。如果哪天真的要他连自己的身家性命都赔进去,那他可能真的就得掂量掂量。这是为什么未来十年甚至也许更长时间,美国不断威胁中国,但是仍然可能打不起来的一个原因。

  当然现在特朗普在任,我觉得更好。特朗普实际上是在美国的精英圈里头,美国的利益集团里头,他真的不是军工综合体的人,所以实际上他更关注的是美国国内的建设。房地产商嘛,他顺便想把美国这个铁公鸡给折腾折腾,修修美国的铁路、公路,修修美国的水库,这里挣点钱,然后顺便改善基础设施,因此而房价就可以更高,卖得更贵。他可能其实就是这样一个商人。这当然也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符合美国大多数老板的愿望和心愿。

  在特朗普的逻辑里,伊斯兰恐怖主义就是天天捣乱的那帮家伙,他要折腾的是伊斯兰。我就希望特朗普这样的人在任上多干几年,最好干满任期,甚至再连任四年。8年过去,美国这个大象一定被伊斯兰这群蚂蚁搞死,或者一定被折腾得精疲力尽。因为美国真的优势也仍然是在核武器上。如果你用常规武器——飞机、大炮、坦克这套东西,其实对付恐怖分子也没啥大用。人家拿卡车跟你撞,开你的飞机去撞你的大楼。所以面对这样一群伊斯兰恐怖分子,实际上美国人会被他们折腾死。他找错战略对象,沉迷其间,基本上转移不了注意力。所以说,未来十年,美国其实是会不断地消耗,进一步地衰落。而未来十年中国会有更好的军力上的成长,这是确保中国和平崛起的硬手段。

  那么爱好和平的人听着还是有点不安——十年以后会怎么样?会不会打一仗?这个真有可能。这个世界就是很疯狂的地方,真打起来真打得一干二净,整个人类都可能无法生存,所以这种危机感、忧虑感确实要存在。

  最近英国著名的科学家霍金发表了一个他的判断。他认为2032年,这个世界将要毁灭,毁于战争,或者毁于什么灾难。2032年,离现在大概还有15年。10年、15年,在世界历史上就是一瞬间。未来战争的威胁确实是存在的,所以关心和平与战争的人可能就会追问,那十年以后怎么样?中国会不会成为一个霸权主义的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庞大、最先进的武器库后,中国会不会就开始在世界上耀武扬威?那时美国仍然有足够的摧毁中国的武器,这两个国家会不会因为确保相互摧毁而发生一场致命的冲突?

  我认为按照西方人的思维,不但是有可能,而且是必然发生这样的冲突。因为他是直线思维,不懂得中国以柔克刚、柔弱胜刚强的道理,不懂得中国和平的民族、和平的文化、和平的传统,这个“和平”是写在骨子里头的。我们的领导层跟美国的领导层特别不一样。美国的领导层天天琢磨的是怎么打别人,我们顶多是怎么防卫自己,真没准备要称霸世界。有人说,你没有称霸世界是你现在没这个实力,今后有这个实力了,你还不称霸吗?我看,有这个实力,也可以不称霸——仍然靠中国文化的力量!

  我们当然也要反过头来吸取美国的教训。美国曾经是一个霸权国家,他有实力去摧毁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国家。他也真的这么干,推翻了一个又一个他不满意的外国政权,比如他打越南,打朝鲜,1953年推翻伊朗的政权,1973年推翻智利的政权,1979年颠覆尼加拉瓜的政府军……数起来,美国在世界各国干尽了颠覆合法政权的勾当,包括颠覆他附近的古巴,一连串,数都数不过来。大家去看一看美国的历史。《不为人知的美国历史》,奥利弗·斯通所著的书和他的录音录像资料,其实表达得很清楚。或者看一看美国中情局前职员写的《中情局罪与罚》,他的罪恶和他的惩罚,我们也看得很清楚。这个东西对世界各国都已经不是秘密,但凡关心美国的人大概都知道。

  但是美国称霸世界的结果是什么?是四面树敌,国库空虚,债台高筑。美国的霸权因为四面树敌而衰落。我们要走美国的老路吗?美国的教训摆在面前,中国今后有一天有能力称霸世界的时候,抱歉,我们绝不称霸。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不是称霸的传统。

  那未来中国怎么办?中国实际上完全可以输出我们的粮食而不是大炮,输出我们的黄油,输出我们制造黄油的能力。人家要是愿意,我们还可以帮人家派去一些干部。比如最近联合国副秘书长称,索马里、也门、肯尼亚和南苏丹,一共四个国家,有2000万人正处于要饿死的边缘,其中单也门一国就1400多万人。听上去真的非常可怕、非常恐惧。按中国人的政治思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普天之下的人都是我们要关心的对象,我们都不能容许他们死亡,他们就是我们的孩子,就是我们国民。只是现在国际法不允许我们去关心,这是也门的事情,你别去干涉。

  今后如果说人家允许的话,国际法觉得中国真的是友好的话,我们带着我们国库吃不完的粮食,带着我们一大堆焦裕禄式的干部,我们就去了,就帮着也门搞和平与发展去了,这岂不是很好?让那里嗷嗷待哺的孩子们以及陷于战争纷乱当中的部族们,都得到粮食,平息战争。这可能是未来中国可以对世界做的贡献。这和我们的传统一致,和我们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一致,和我们曾经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当中国际主义的情怀一致。

  所以,我觉得,如果十年之内中国真成了世界上令美国恐惧的国家,那时我们可以去安抚美国——小兄弟,别慌,我不想打你,不想吃你。你才3亿人口,没多大意思。不行我们就真变个“中美国”吧,但是抱歉,你得放下武器,我也放下,我们共同裁军。我先赶上你的水平,然后我们一起齐齐裁军,然后世界各国都来为人民服务。这是未来中国有可能给世界带来的想象,带来的远景。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灾难,这个世界的战争,这个世界的恐惧,可能是要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而得到消除。也许那个时候都不叫崛起了,中国就像和平的太阳照耀这个世界的时候,就不是崛起不崛起的事情了。这当然是美好的想象,可能吗?我觉得这个可能性真的有。十年意味着什么?前5年习主席还在任上,所以这前5年就放心好了,中国肯定是和平的、发展的、强大的一个中国。后5年怎么样?后5年习主席对于中国政治的影响力仍然会足够的强大和充分,这是中国政治体制的特点——无论在不在任上,他都会对中国政治发挥核心作用。这种核心作用不会因为某种制度、明文上的约束而受到限制。我们仔细一想就都明白,小平同志80年代以后就没当过总书记,军委主席也只当过一段。而后来的两届总书记,一届是胡耀邦,一届是赵紫阳,两任总书记都被小平同志拿下。他凭什么拿下?凭的是他的核心地位,但核心地位不是在党章上明文的。一直到江泽民做总书记的时候,实际上小平同志仍然是核心地位,要是有不同意见的话,还得听小平的。

  所以我们这个体制就允许这样,核心其实可以超越性地发挥作用。江泽民总书记后来基本上也有这种态势。他把权利交给胡锦涛总书记的时候,其实里里外外都知道,真的核心还是江泽民同志。所以我们有这个传统,未来10年都有保障,这还说什么?所以中国未来这10年,是继续化腐朽为神奇,继续让中国进一步凝聚,进一步强大的10年。

  10年以后,美国人再写他们的政治学著作的时候,可能就发现,根本就不是什么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冲突。更不是基督教和儒家之间的冲突,没冲突,小孩子之间才打架,大人跟孩子之间没打架的可能性,大人就哄孩子而已,顶多打孩子几下屁股,也不是往死里打。这就是说,儒家文化是个大人文化,其实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教都还是个小孩子文化。小孩子嘛,才容不得异端,孩子脾气倔很正常,大人嘛,都容得下,再倔你还是我孩子。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未来十年就是和平崛起的十年。十年以后就挡不住了,未来可能就是要和平地领导世界。那到底能不能行,这还确实是个问题,因为人们对中国文化有一个认识和接受过程。今天中国国内真能理解这场“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的人还是很少的,有这种能力的更是少之又少。实际上我们广大的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仍然沉浸在对西方、对美国的迷信当中,仍然受美国影响,受西方思维的影响,至深至巨。10年时间能不能调过来,我也有疑问。所以10年之后怎么样?我只能说这10年会奠定一个非常好的基础,10年之后要靠我们全体国人的觉醒,特别是我们党政干部和知识分子的觉醒。但我报以希望。

  要知道这次在韩国济州岛拒绝下船的3400名中国游客,都是比较有钱又闲的没事儿干的,也许是一些退休的老头老太太。这个群体多多少少带有一些精英色彩。但这个群体现在开始爱国了,开始对中国政府、中央政府增强认同了,这就非常好。所以我觉得有希望。把他解释出来,我们的希望可能会更大一些。

  大家可能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反复提到这个萨德系统。说到底,我们对萨德不害怕。因为未来我们必然有、必将有和平的10年、和平崛起的10年。美国肯定不敢打我们,我们做了这么强烈的判断,那萨德算什么?萨德是美国人又给我们送大礼来了。怎么讲呢?美国人送的大礼基本上是作为反面教员出现的。

  1998年科索沃战争,美国炸我们南斯拉夫大使馆。他是送炸弹来了,但也是给中国送警报来了,促使我们开始重视军工,加强军备。当我们继续想“不弄大炮接着弄黄油”,还沉浸在外部环境可以继续友好下去的幻想时,美国再给我们送个萨德系统来,再提醒我们一下,人家随时准备搞我们。这对中国国民爱国心的凝聚,对我们国防动员能力的增强,其实是一个大好事。这都是坏事变好事。

  那要不要抗议,要不要游行?我看这很好,这本身就是个动员过程。但我们边抗议边游行,也别害怕——打不起来,人家不敢动手!别说俄罗斯有核武库给我们扛着呢,就是我们自己的核武库要足够把美国打个稀巴烂。我不是军迷,所以好多军事数据我不准确,我就开玩笑说,他那个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我估计我们用火箭军里的火箭炮就能摧毁。我们的火箭炮动辄发射公里一两百公里,我们开个军舰到韩国首尔附近,在公海上发射,直接就能把萨德基地给干掉。如果说从我们中国本土发射,一个短程导弹就够了,更来不及什么高空导弹末端防御,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干掉了。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萨德你监视可以,哪天我不高兴了可以先把你监视摄像头打掉,这是很简单很容易的事情。

  实际上现代战争首先是天战。天战意味着我们不但要打掉你地面上的萨德系统,还得打掉你天上的卫星系统,GPS导航系统,这个是要害。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萨德是给我们敲警钟来了,不是给我们敲丧钟的。敲警钟很好,提醒我们增强国防实力。增强了以后我们再和美国齐头并进,削减核武库。我们先增强,然后再削减。所以我觉得还是可以把坏事转化为好事,这基本上就取决于我们中央领导人的政治智慧、政治能力、政治意志。而这一切现在都具备,所以我们就放心。

  我记得有一次,王毅外长发言,讲我们怎么对待萨德系统。我就有一个评价,我说“有大气、有底气、有正气、有骨气、还解气”。我很少这么评价我们的外长,我此前对外长负面评价比较多,这回全是正面词汇,我以前的那些网友粉丝们就很不高兴,认为王毅说的一点都不尖锐,一点都不硬气,你怎么说得他这么好。我的意思是,真有底气了,外面的话就不用说得那么尖锐。毛主席当年准备抗美援朝,出兵北朝鲜的时候,就说了看上去软绵绵的四个字——我们绝不会“坐视不理”!你说毛主席强硬不强硬?他的话其实很温柔,但第二天我们的军队就过去了。你真的心里有底气,真的很硬气的时候,话反而可以软一点。所以为什么我对王毅外长的话评价这么高,因为王毅外长的背后是习近平主席,这是我们的底气所在,所以才给他这么高的评价。

  最后当然要讲点忧患的东西。有人会说你这个太会吹了,我们现在都觉得中国问题重重,被你这么一说,那我们就都不要忧国忧民了?我们就中央说什么我们拥护什么就完了?都说好,就完了?倒也不是这个意思。比如说眼睛盯着身边的那些贪官污吏,继续帮着中央巡视组提供线索,这很好啊!我们的干部们本来就承诺要为人民服务的,现在就是兑现承诺嘛!我们也不是要把你拉下水,谁让你背叛承诺的,就这么简单。干部当然有点郁闷,我当初是说着玩的,怎么你现在当真了?军中无戏言,这是中国政治的传统,你搞政治的还能有戏言?你宣誓过的,你入党的时候说过的,说过就要兑现。大家都这样我也就这样,这不能作为理由。所以,我觉得毛主席留下的政治遗产真的太重要了!留下了一个中央集权制,留下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使得我们随时就像唐僧念紧箍咒一样,紧箍咒一念,孙悟空就得满地打滚。你不能不认这个紧箍咒啊!现在没有干部敢公开说“我就是为人民币服务的”,没有哪个被抓起来的贪官污吏敢这么嚣张,都得说“我有错,我有罪,我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我忏悔”,都得这么说。这就是紧箍咒在起作用,是毛主席留下的遗产在起作用。

  我们有一些毛派的朋友,一方面对毛主席推崇备至,但是对毛主席所留下的政治遗产又似乎毫无信心,看不到他这个巨大的政治优势正在发挥作用,还是天天惦念着毛主席时代是最好的。我觉得这不对,现在应该说,这么积累下来,最好的时代还就是现在习主席领导的时代。毕竟毛主席时代穷嘛,毕竟公民的自由度确实小嘛,公民的自由度太小了确实不爽不舒服嘛;阶级斗争的色彩比较强烈,有一部分公民有受压制甚至受迫害的感觉,这个确实也是真的。无论工作的自由还是迁徙的自由,我们今天确实是有很大限度的。我们现在每年有1.2亿公民出境旅游,过去有个海外关系都是问题,要查你的背景。所以这个意义上说,今天的中国公民实际上有了相当大程度的自由,民主的权利和意识也有相当大程度的增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有中央集权的能力,还有国家重新凝聚起来的巨大的希望,甚至一部分就是现实。再加上我们真的是在物质生活上、财富上积累起来了,发展起来了,我们确实是有数以亿计的人脱贫致富了,甚至是富到我们很难想象的地步。在沿海地区,普通的农家都能买上小汽车了,哪怕在落后的地区,自行车也换上电动自行车了,这都是物质生活上巨大的改善和进步,这个要给予肯定,给予承认。

  所以,综合起来说,现在是新中国68周年,你可以说我们现在真的到了一个最好的历史时期,这个历史时期至少还将持续十年。作为中国人岂不应该自豪、骄傲?岂不应该欢心、鼓舞?我们过去的爱国主义是一种悲情的爱国主义,我们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要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我们要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是一种悲情的爱国主义。实际上我们已经可以转换心态了,我们可以到一种自豪的爱国主义的状态了。悲情的国歌我们还唱着,但是我们爱国主义的心态已经要转变了。

  其实从2008年中国开奥运会的时候,爱国主义的潮流已经开始从悲情爱国主义向自豪爱国主义转化了。那时候,当我们要在中国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我们在世界各国搞了一系列的申奥活动,这一系列的申奥活动就遭到世界各地反华势力的挑衅和骚扰。结果我们在世界各地的留学生看不过去了,说我们中国真的不错,真的很好,你们怎么说我们这么糟糕呢!我们要什么有什么,要财富有财富,要增长有增长,要创新有创新,要自由有自由,我们什么都有,你们怎么说我们中国这么糟糕?抗议,不满,大批的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游行。这种游行就是自豪的爱国主义。这种转变,我们要给予确认。不是说我们非得回到悲情时代去,心中仍然还是要有危机感,但是我们很大程度上已经可以有自豪感、幸福感、尊严感了。国家已经是我们一切幸福、自豪、尊严的来源了,我们已经可以有这种感觉了。

  没有这样一个为人民服务的中央集权制的西方世界的各国,现在问题真的很多。

  我们过去说,中央电视台天天说国外怎么乱,我们不太清楚;说国内怎么好,我们老觉得我们国内有很多问题。现在国内一改变之后,再去看国外,人家还乱也是真的乱。所以搞得世界各国要开首脑会议,要不就到无人的小岛上去开,没人去抗议游行,要不就得跑中国来开。中国开会很安全,没有恐怖分子来捣乱。这些都是正在活生生发生的变化,我是希望我们一些朋友们还是要认识到正在活生生变化的政治现实,把他和我们过去所熟悉的政治历史、政治记忆贯通和连接起来,不要割断他。历史是一条绵延不断的河流,不要搞刻舟求剑的事情,不要抱残守缺,刻舟求剑,然后自怨自艾,牢骚满腹,天天惊恐得不得了,没必要。

  那么讲到这里,实际上要进一步纠正我此前“抗美救国,转型备战”的基调。“抗美救国,转型备战,整党正本,反腐锄奸”是我在12年的时候僵化的基调,专门有个讲座。后来,五年过来(2012 -2017),发现这一切好像都变成了现实。因为抗美我们还抗着呢,我们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对着谁去的?说到底也是在抗美。不知不觉,其实我们真的是有强烈的凝聚感和安全感了,抗美救国,其实做的不错啊!整党正本干得更好,更漂亮,然后反腐锄奸。我觉得非常开心,居然愿望、梦想能够成真,这对于学者、对于知识分子来讲,几乎是很不现实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好像居然成真了!所以很高兴。

  那么,讲到这里差不多也该结束了,就是说清楚了为什么中国可以和平崛起,和平崛起以后的中国可能给世界带来什么图景,大概已经说清楚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

(全文完)

这里是正道网全新视频对话节目

“正道世界”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获取节目视频,互动学习!

正道世界,有志者,同见证。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