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不应妖魔化彭德怀
日期:2013-12-06 10:39:48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右派阴谋史学,将中共党史缩减为党内斗争史,又进一步将党内斗争史演绎为党内权力斗争史,更进一步,将党内权力斗争史妖魔化为各自为私的恶魔斗争史。秋石客此文,我看比较公允,指出了彭德怀的问题,又没有妖魔化彭德怀。

  编者按:当今中国,不乏各种冠以“党史解密”、“历史秘闻”等吸睛标题的文章泛滥街头和网络,而这些看似劲爆的党史爆料,往往属于典型的右派阴谋史学。试想,如果共产党历史成了一部纯粹的阴谋斗争宫廷史,如果纯粹是一个权力利益争夺史,他们又如何带领中国人民走向解放和社会主义?诚然,党内有很多同志是不那么纯粹的,在个人利益与国家人民的利益之间,也有些模糊和掺杂。但这段辉煌历史及历史中的人不容轻易污蔑和否定,他们如一颗颗耀眼的星闪耀在共和国历史的天空。而彭德怀就是这样一个极具争议性同时又至关重要的典型人物,也留给后人颇多疑惑。党史怎么读?韩老师简洁的评点中道出了真谛。只有懂得了人性和历史的复杂,懂得对历史的敬畏,懂得对先辈的尊重,背负青天向下看,才能看的深刻看的明白。

        韩德强:不应妖魔化彭德怀

  秋石客此文,我看比较公允,指出了彭德怀的问题,又没有妖魔化彭德怀。

  右派阴谋史学,将中共党史缩减为党内斗争史,又进一步将党内斗争史演绎为党内权力斗争史,更进一步,将党内权力斗争史妖魔化为各自为私的恶魔斗争史。

  这三歩缩减法,第一步是脱离了国际国内的大背景。这就解释不了这一群天天斗争的中共领导是如何走到一起、并且长期团结战斗的,还能不断走向胜利的。

  第二步,脱离了复杂的军事斗争和经济、社会改造的实践。每个人的经验、阅历、理论、思想水平都有差异,正是在斗争实践中,差异才变得丰富起来,并且至关重 要。正是在内外斗争的实践中,毛泽东逐渐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这个斗争过程,不但造就了大批元帅和将军,还使许多人的精神境界步步提高,斗争中的私 心杂念不断下降。但是,小人眼里无君子。在魔眼看来,这些人不但仍然有私心,而且,私心是本质。

  第三步,脱离了民主自由实践的关键问题。按照自由主义者的想象,凡是只要是自由讨论、民主决策,就一定是好的。其实,即使立场一致,都出于公心,由于所处 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思考深度不同,对一件事、一个人的评价和处理也是难以达成共识的,更是难以达成正确共识的。由于这些争论牵涉到国 家和人民的重大事务,不动感情也是不可能的。一动感情,又容易形成意气之争。争论的每一方都有感情,都有良心,但针锋相对。我们完全可以承认,彭 德怀有良心。但是,毛泽东就没有良心了吗?用彭德怀的良心去否定毛泽东的良心,这是右派党史研究者的问题。反过来,用毛泽东的良心去否定彭德怀的 良心,这也未见得正确。左派的历史研究,如果只肯定毛泽东一个人的良心,也不符合历史实际。两类都属于阴谋史学,都需要警惕。现在许多读者看了左右两派的争论,最后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恰恰客观上形成了左右合流、妖魔化共产党的潮流。

  当然,读者为什么会这么看?因为读者自己也有问题。说高尚,谈理想,理解历史和人性的复杂,这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说自私,谈权力,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 “下里巴人,和之者众”。这样,在左右两派的相互批判中,任何一个组织都可以被瓦解,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被妖魔化。

  历史是厚重的,是有神性的。问题是,后来读者,包括许多研究历史的作者,往往没有足够的耐心,也没有足够的经历、能力、思想去理解这种厚重和神性。结果,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鸡同鸭讲,一地鸡毛。假作真时真亦假。浅当深时深亦浅。最后,怀疑一切,只信金钱。这就叫自由主义,这就是言论自由的代价。

  可是,为什么对“怀疑一切”这个思潮,这个自由主义的思潮,不打一个问号呢?

附:

  秋石客:彭德怀小传

  彭德怀问题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后仅次于林彪问题的疑案。先是毛泽东定其为右倾和反党,后是邓小平为了反毛而为彭平反, 紧接着右翼喉舌把彭德怀包装成为民请命的“包青天”,把毛泽东描绘成封建暴君,其结果是死了的彭德怀成了活着的左右派政治斗争工 具,彭总在天有灵,大概该气疯了罢。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几年,左派一些人不敢针锋相对批现代版的“包青天”,反而另起战场,把彭打扮成反刘少奇的英雄,认 为庐山会议的毛泽东是为保刘少奇而打彭德怀,否认彭德怀的右倾本质,使彭德怀向题更加复杂化,是一种变相的为彭德怀翻案,影响了 不少人,值得进一步商榷。

  一、彭德怀简历

  彭德怀,生于一八九八年,原名得华,湖南湘潭人。

  一九一六年进入湖南湘军当兵。一九二二年考入湖南军官讲武堂,一九二三年毕业,任湘军连长。一九二六年任营长,不久部 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战争。

  一九二七年冬任代理团长。一九二八年一月任团长。同年四月,面对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毅然选择革命道路,加入中国 共产党。七月与滕代远、黄公略率部发动平江起义,成立红军第五军,任军长。十一月率领红五军主力赴井冈山,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 红四军会师。一九二九年初红四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后,留在井冈山坚持斗争。一九三零年六月任红三军团总指挥。 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他参与指挥了第一、第二、第三次反“围剿”,在保卫中央革命根据地的战斗 中屡建功勋。一九三四年一月在中共六届五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十月率部参加长征。一九三五年一月参加遵义会议,拥护毛泽东的正确主张。红一、红四方面军会合后,同张国焘的反党分裂活动进行了坚决斗争。九月任红军陕甘支队司令员。十一月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参与指挥了直罗镇战役。一九三六年被补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先后任抗日先锋军司令员、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参加指挥了东征和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副总指挥(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协助朱德指挥八路军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开辟华北抗日根据地。一九四零年秋,在华北组织发动百团大战,后在延安整风中受到批评。一九四二年八月,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一九四三 年九月回延安,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华北敌后抗战。一九四五年在中共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任中共中央军事 委员会副主席兼总参谋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西北野战军(后 编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放弃延安 后,指挥三万部队在陕北与敌二十三万人周旋作战,连战皆捷,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在战略决战阶段,率部解放了西北五 省。

  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区司令员。一九五零年十月,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作战。经过著名的五次战役,粉碎了美军对朝鲜北部的进攻,迫使美国在停战协定上签字。一九五二年回国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一九五四年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 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他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西化方式很感兴趣,大搞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轻视政治教育。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一九五六年在中共八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一九五九年七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庐山会议)期间,给毛泽东主席写信,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提出批评,引起党内重大斗争,并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被错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首领,并免去国防部长等行政职务。

  一九六二年六月,他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写信,为自己辩解,再次受到批判和审查。

  一九六五年九月被派往四川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

  一九六六年后,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受严重冲击。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因患直肠癌在北京逝世。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彭德怀“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二、建国前的彭德怀

  从彭德怀的简历中,我们可以看出建国前彭德怀的历史主要分北伐战争、红军时期、抗日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彭德怀积极参加北伐战争,说明其思想是反帝、反封建拥护共和的。这段历史没什么争议。

  第二阶段从彭德怀积极组织领导平江起义,说明其思想不仅是反帝、反封建拥护共和的,而且是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完成他的 理想,这和他的阶级力场及历史眼光分不开,在当时,他完全可以站在国民党一边,用不着冒极大风险造反,平江起义,既反映了彭德怀 的政治立场,也反映了他的超人胆略。

  到了井冈山后,彭德怀应该说是受毛泽东重视的。在此之前,红军内部两个四川人朱德和陈毅合伙与毛泽东争领导权,彭德怀上山,改变了格局,是两个湖南人对两个四川人,对毛泽东的统帅地位是有利的。

  长征的关键时期遵义会议上,彭德怀是支持毛泽东的,尔后的会理会议林彪反对毛泽东的“走弓背不走弓弦”战术彭德怀并没有支持,林彪等欲皇袍加身彭德怀,是反映了红军内部一部分将领意见,和彭德怀策划是两回事。事实上,毛泽东成中共军队核心后,是重用彭德怀的,一九三五年中央红军改名为陕甘支队,毛泽东把周恩来排除出领导层,让彭德怀任红军陕甘支队司令员、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员、补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先后任抗日先锋军司令员、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要职就是证明。

  抗日战争中,彭德怀开始是受重用的,任八路军副总司令。但彭德怀对毛泽东独立自主的抗战政治路线和山地游击战的军事路线是反对的,赞成王明的一切通过统一战线和运动战的政治军事路线是支持的,在百团大战中,暴露了彭德怀和毛泽东的战略眼光差异,从此彭德怀被解除了指挥全军的权力,成为方面军的领导。

  对百团大战的争议颇多,从彭德怀角度,抗日不遗余力、不惜血本,表面看起来无大错,但从毛泽东夺天下的战略高度,从共产党的根本利益上讲,壮大自已的队伍头等重要,批判彭德怀的军事冒险主义就必要了。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按彭德怀的说法,他被 “骂了四十天娘”,主因是百团大战。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的作用明显小了,一野的部队开始仅几万发展到几十万人,远远少于刘伯承、邓小平二野,陈毅、 粟裕三野和林彪、罗荣桓四野的近百万雄师。

  三、解放后的彭德怀

  解放后彭实际上一开始只是西北大员,是诸侯之一,地位明显不如红军和抗日时期。其地位和声望的再度升高,源于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的光荣机会本属林彪和粟裕,但二人皆因有病不能挂帅,结果给了彭德怀一个机会,他当仁不让,勇挑重担,直接领导了抗美援朝的胜利,功成名就。战后,毛泽东论功行赏,令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任国防部部长、副总理,重跃各军头之上。

  彭德怀得势后第一件大事是在毛泽东、邓小平支持下开展反军内教条主义斗争,刘伯承、粟裕等一大批高级将领被整肃。

  一九五五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受斯大林影响,开始蜕化,建立军衔制,彭德怀被封为第二元帅。

  一九五七年至一九五八年,毛泽东为了防止中国出现苏联朱可夫事件,着手抓军队问题。接着,中国发生了彭德怀带头的反军内教条主义斗争,把矛头指向了元帅刘伯承、大将粟裕。

  刘伯承,一八九二年生,四川省开县人。一九一二年考入重庆军政府将校学堂。一九一四年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辛亥革命时期从军,参加了反对北洋军阀的护国、护法战争,任连长、旅参谋长、团长。一九二六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伐战争时期,任国民革命军四川各路总指挥、暂编第十五军军长。一九二七年参加领导了“八一”南昌起义,任中共前敌委员会参谋团参谋长。后留学苏联,先后在高级步兵学校及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一九三零年回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书记,红军学校校长兼政治委员,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兼中央纵队司令员,中央红军先遣队司令,中革军委总参谋长,红军大学副校长,中央援西军司令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 任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中原军区司令员,第二野战军司令员, 南京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南京市市长。建国后,历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二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军委训练总监部部长,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元帅军衔, 曾获得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一九五九年四月起任第二至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一九八零年辞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职务。一九八二年后因年龄和健康原因辞去党、国家和军队领导职务。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至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一九八六年十月七日在北京逝世。

  粟裕1907年出生在湖南会同,侗族。

  1925年春,考上常德湖南省立第二师范。不久,粟裕等进步学生被秘密转移到武昌。在叶挺的24师教导大队任班长。

  1926年先后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

  1927年8月1日 ,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后随朱德、陈毅转战闽赣粤湘边。

  1928年参加湖南起义后到了井冈山。

  1929年后,粟裕相继升任红十二军的连长、营长、团长、师长,红四军参谋长,红十一军参谋长,红七军团参谋长等职。参加了创建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粉碎了敌人四次大规模的“围剿”战争。

  1934年7月,粟裕率红七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赴闽浙赣根据地,成立红十军团,任参谋长。后又赴皖浙赣边区创建革命根据地。

  1935年1月,组建红军挺进师,他任师长。同年10月,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临时省军区相继成立,粟裕任省委组织部长兼军区司令员,开创了浙南革命根据地。坚持3年游击战争。

  1937年,粟裕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

  1938年6月17日,在卫岗伏击敌人,击灭日军少佐土井以下官兵30多人,击毁汽车5辆,缴获枪支20余支,与日作战首战告捷。

  1940年7月,创建了以黄桥为中心的苏北抗日根据地,粟裕任副总指挥。并取得黄桥战役胜利。

  1941年,粟裕任新四军第一师师长,苏中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43年,指挥车桥战役,歼灭日军460余人,摧毁敌碉堡50座。

  1945年,任苏浙军区司令员兼政委。指挥浙西三次反顽战役,歼敌13000人。

  1945年6月,在党的“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1945年10月任华中军区副司令员、华中野战军司令员。指挥高邮战役和陇海线徐(州)海(州)段战役,歼灭拒降日伪军2万余人。

  1946年,中共中央采纳他的建议,改变太行、山东、华中3支大军同时出击外线的计划,同意华中野战军主力先在苏中内线作战。指挥 华中野战军主力3万余人,与12万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作战,七战七捷。10月山东、华中野战军会师后,根据中共中央决定,负责战役指挥。

  1947年任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仍负责战役指挥。先后指挥了 宿北、鲁南、莱芜、泰蒙、孟良崮等战役,共歼敌7个军(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接着指挥沙土集战役,歼敌1个整编师。

  1948年提出3个纵队暂缓渡江南进,集中兵力在黄淮地区打大歼灭战的建议,为中共中央 采纳。任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兼任豫皖苏军区司令员。指挥豫东战役,歼敌9万余人。指挥济南战役,歼敌10万余人。淮海战役的战略决战起到了关键作用。淮海战役功歼灭国民党军55万余人,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歼敌44万人。

  1949年任第三野战军副司令员兼第二副政治委员(仍代理司令员、政治委员职务)。在渡江战役中指挥所部追歼逃敌5个军,解放南京、杭州。指挥上海战役,歼敌主力8个军。先后兼任上海市军管会副主任、南京市军管会主任、南京市市长、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总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第一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常务委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中共第八届至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三至第五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

  1958年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受到错误的批判,并因此长期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同年调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72年任军事科学院第一政治委员。他致力于坚持和发展毛泽东军事思想,提倡学习军事辩证法。

  1984年2月5日病逝于北京。客观讲,粟裕战功仅次于林彪,却没有封元帅是不公平的,显示出中共早就有了论资排辈不良倾向。

  一九五七年二月,当时担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与陈赓、谭政到南京军事学院检查工作。在座谈中,有部分教员、学员提出学院存在"教条主义"问题。经过调查,彭德怀认为在教学中,不是有没有"教条主义"的问题,而是"教条主义"十分严重的问题,主要表现就是现在的教学内容与我军的实际情况不相适应,没有对我军的几十年的战争经验进行系统整理和总结,提出反对"教条主义"。军事学院领导刘伯承等认为彭德怀的结论不符合实际情况,军事学院的成绩是主要的。由此展开激烈斗争。在全军训总四级干部会议上,许多干部要求彭德怀收回他视察军事学院后给中央的报告。后来,土生土长的彭德怀、陈毅等高级将领对洋味留苏派刘伯承等进行批斗。

  由于一方面是彭德怀积极主张反对"教条主义",另一方面邓小平也领导参与其中,所以至使文革后此案很长时间得不到平反。

  毛泽东支持反教条主义,他一生最痛恨教条主义,特别反感别人崇洋媚外,他说“现在学校奇怪得很,中国革命战争经验不讲,专门讲‘十大打击’,而我们几十个打击也有,却不讲。应该主要讲自己的,另外参考别人的。我不知道军事学院、 训总到底有多少马克思列宁主义。马列主义本来是行动的指南,而他们当作死条条来啃。如果马克思、列宁在的话,一定批评他们是教条主义。”激愤之下,毛泽东还讲了评论刘伯承的有分量的话。一九五八年六月,毛泽东又说:“军队中有无‘教条主义‘的问题,现在有四种说法:一种说没有,一种说有,一种说很多,一种说相当多。说没有‘教条主义’是不存在的,究竟有多少,这次军委会议要实事求是地加以分析,不要夸大,也不要缩小。”

  六月二十日 ,军委扩大会议举行全体会议,与会者增至一千四百多人,规格也由三座门军委会议室搬到中南海怀仁堂。随着会议的深入,斗争的范围越来越大,(邓小平也参战并担任重要角色,以至后来粟裕的“平反”因此而难产)牵涉的人员越来越多,由最初的刘伯承、萧克扩大到叶剑英、粟裕、李达、陈伯均、钟期光、宋时轮等众多高级将领。七月上旬,军委扩大会议进入高潮,由刘伯承到会作检查。事后,刘伯承等被打入冷宫。

  建国后彭德怀最有争议和影响的是一九五九年七月的庐山会议的发难。

  一九五八年前后,毛泽东发动了“总路线、人民公社、大跃进”运动,从方向上是完全正确的。由于刘少奇、邓小平不赞同毛泽东的推进社会主义思路,进而推行形左实右的路线,加上大多数干部经验不足、水平低,造成了浮夸风等“五风”错误,经毛泽东多次会议纠正,左倾的错误开始减弱,为统一全党认识,毛泽东在庐山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准备作个结论。毛泽东上山前心情不错,有闲情逸致吟诗作词,如《七律.登庐山》,“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珑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云横九派浮黄鹤,浪下三吴起白烟。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想开个神仙会,没想到彭德怀挑起党内纷争,使庐山会议变成了暴风骤雨。

  庐山会议一开始很顺利,毛泽东准备对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作个“问题不少,成绩伟大,前途光明”的结论,对这个结论,中央一线领导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因错误不少,都拥护毛泽东的判断,准备形成文件散会。可彭德怀上山后认为对左的批判不够,要求从政治层面解决问题,反对散会并给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把予头指向了刘少奇等一线领导,毛泽东考虑再三,决定会议延期,批转“彭德怀同志意见书”,展开深入讨论。结果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等错误判断形势和毛泽东的团结意图,推波助澜,向刘少奇等施压,引起激烈辩论。毛泽东为平息纷争,避免分裂,亲自发表讲话,各打五十大扳,批彭德怀右倾,批刘少奇等老虎屁股摸不得。

  后来由于罗瑞卿大将、陈毅元帅等揭发彭德怀有国际背景和攻击毛泽东的言论,形势急转直下,想散会的刘少奇等此时不想散会了,借机抓住不放,使政治斗争升级到中央全会,刘少奇亲自坐镇指挥批彭德怀,最终形成关于彭德怀等反党集团的决议。

  毛泽东是庐山会议的主帅,这一点不应置疑。

  很多人不知道毛泽东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结,彭德怀问题涉及到苏联是毛泽东所不能容忍的,他决定弃彭很大因素源于此,彭德怀如此,高岗也是如此。

  彭德怀在庐山的问题是严重的,现在许多人是不知道的。

  连邓小平都认为彭德怀写信、说话,特别是说话,确有不妥当的地方。当时陈毅揭发,说彭德怀在从北京到庐山的火车上讲了这样的话:中国问题的严重,困难继续下去,也许只有靠苏联红军帮助我们才能解决了。这种讲法,有人说是气话,但是让政治家毛主席听了就没那么简单。

  彭德怀的信和发言,在很多小组会上有认同,同意彭德怀意见的日渐增多,许多诸侯都坐不住,纷纷找毛泽东要求反击,说否则一线工作同志没法干了。而在小组会上,彭德怀又忘乎所以,翻老账,对延安的华北会议整了他四十天耿耿于怀,说被骂了四十天娘,他也要骂娘二十天。

  正在关键时刻,中央收到驻苏使馆情报,说苏联的报刊、领导人讲话,指责我们的错误,这些说法同彭德怀的说法又大同小异,加上彭德怀刚从苏联等国回来,引起中央的怀疑,认为是里应外合。

  在庐山会议期间,北京留守的只陈毅见到苏联大使尤金,不知道尤金是出于什么意思,竟然说:这样你就可以搞政变了。陈毅马上报告毛主席,联系到庐山会议,问题更加尖锐了。

  另外,彭德怀一帮人包括现在的大右派李锐私下开黑会攻击毛泽东是斯大林晚年等,被公安部长罗瑞卿听到并揭发,因为问题涉及到反对毛泽东,会议一下子形势急转直下,绝大多数中央委员纷纷声讨彭德怀。

  毛泽东知道许多问题后愤然而起,进行反击。毛泽东早与彭德怀在历史上有矛盾,并在一九五九年四月上海举行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上敲打过彭德怀说:我这个人是许多人恨的,特别是彭德怀同志,他是恨死了我的。是不是这样呢?不恨死了,也有若干恨。因为我跟他闹别扭闹得相当多。会理会议、延安会议,中央苏区江口会议,我们俩个人斗。但是我们俩个人我看是好的,有什么不好呢?都是革命党。我是寸步不让,你一炮来,我一炮去。我跟彭德怀同志的政策是这样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所以,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是有深层原因的。毛泽东在庐山七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升温,尖锐指出彭德怀等在路线问题上发生了动摇,表现出资产阶级的动摇性,把自己抛到右派的边缘了,距右派还有三十公里 ,放言决战,“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我看解放军会跟我走”。近些年一些所谓左派(最有影响的是《还清白于毛泽东》)也为彭辩解,说彭德怀仅是反刘少奇的,不知他们是如何看毛泽东关于彭德怀的白纸黑字的。

  毛泽东把彭德怀的问题,提到解放军跟不跟他走的高度,毛泽东对彭德怀痛斥:你这个人有野心,历来有野心。你要用你有面目改造党、改造世界。过去因各种原因未得到机会,这次从国际上取了点经就用上了。去年八大二次会议我讲过,准备对付分裂,是有所指的,就是指你。我六十六岁,你六十一岁,我快死了,许多同志有恐慌感,难对付你。毛主席这里所说的许多同志,当然也包括刘少奇。

  后人对彭德怀在庐山的表现等同历史上的海瑞,简直是笑话。海瑞乃文官,根本对皇帝无任何威胁,而彭德怀就不同了,文有协助毛泽东推翻李德、博古、周恩来的张闻天,武有总参谋长黄克诚,还有大内田家英和地方官周小舟、李锐之流配合,谁敢保证不翻车?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高度警觉有何大错?右派在庐山会议彭德怀问题上大做文章完全是别有用心,国人不可上当。庐山会议由反左变成反右,主要责任在彭德怀,而不是别人。

  最后,中共八届八中全会通过决议,把彭德怀的性质定为反党,决定将彭德怀调离国防领导岗位,保留了党内政治局委员职务。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七日,免除彭德怀国防部长职务,任命林彪为国防部长。

  庐山会议上彭德怀问题的性质究竟是什么?是左派还是右派?必须回答这些问题,毛泽东在一九五九年就把彭德怀定性为右倾,一九六五年的批海瑞罢官是批为彭德怀右倾翻案,这早成了历史事实,不论以左的面目还是右的面目出现,推翻彭德怀右倾的结论都是不符合历史大背景和事实的。

  搞垮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是反动派一直要干的,他们大搞浮夸风等其实是很阴谋的,想嫁祸于毛主席。毛泽东哪个文章说,你多报点产量?他一直说要实事求是。可是他们要虚报,什么亩产万斤,鬼才信,干这些而且不是一般的干部,都是省和中央的干部,所以我讲两个倾向,一个陈伯达左理论,还一个是刘少奇形左实右实践,就搞出了很多的毛病。还是毛泽东很早就发现了问题。很多 问题解决不了,都非常热。通过北戴河会议、郑州会议、上海会议,反复讲,反复批评,最后才把五风压下去。全党认识逐步统一起来,承认贯彻三面红旗的时候,有人左了,要纠左,但是左得有事实,哪个是左、哪个是形左实右,最后形成一个基本的共识,大家都同意了。刚开会没多久,彭德怀从国外回来了,认为纠左不到位,闹了庐山大乱。本是反左定论的会,变成了反右。

  会议做肯定三面红旗结论是一个方面,彭德怀从苏联回来,认为纠左不到位,发战书,我认为是干扰中央既定方针。判断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有人说彭德怀是大忠臣,为民请命,我不这么看。北戴河会议他为什么不说?郑州等会议他为什么不说?等等,你早都干什么去了?你做的不够好,党内民主,要发言,你窜动一帮人干什么?你说这不是阴谋集团,不对,你串连就对吗?这个事,毛泽东一开 始的时候的不很清楚,他两面批评,批彭德怀右,批刘少奇一触即跳,发表了讲话。彭德怀主要是攻击刘少奇等,因为他是一线领导。不管怎么说,是彭德怀庐山会议上挑事,在分组讨论时不愿意散会,要查责任,然后给主席写信,信中谈出了他的看法,全面批三面红旗。有不少人把这件事看简单了,彭德怀就是要追究前一段错误的责任,彭德怀就这个意思,你们的工作是错的,咱们不说几分,但是不能说个错就完了?得调整班子。那时毛泽东的意向是顾大局,刚刚主席决定,就是退居二线,刘少奇是国家主席,怎么办?刘是主席的接班人,毛主席总不能因彭德怀反对就换主席的接班人,主席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是不好拿主意的。

  有人认为彭在庐山就是反刘少奇,我觉得不全是,他明的是反刘少奇,暗里是对毛主席有伤害,因为基本政策是主席定的,三面红旗是主席提的,彭德怀等于反了中央的主要领导。毛主席两面批评,两边如果说算了,不要闹了,准时散会,结果正相反,两边势成水火。我看有个回忆录,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录,说中央吵架很厉害,毛泽东在庐山住,大会议室离主席住处有很远,就听得到吵 架,你说怎么弄?不散会就不散,就继续开会,开中央全会。这时候出了一个事,什么事?当时中央领导住的房子,都有编号。罗瑞卿听到在彭德怀等人在一块私下开会的时候,就议论主席一些事,他听了一句话就是说,毛泽东就好比斯大林晚年,他揭发了。背后骂主席一事,这使彭德怀上书性质变了,中央马上就开会,追查这个事的来源,怎么说的。原来两派以为主席让大家有个表示,印发彭德怀同志意见书给中央委员会是毛泽东亲笔的写的题目,对这个意见书可以发言,毛泽东没有说哪个对,哪个错,所以有争论。但你彭德怀反毛泽东还得了?说毛这是斯大林的晚年肯定不得人心,然后把彭他们等于关起来开小会,要求揭发,最后受不了了,揭发出了不少反毛泽东的话。陈毅揭发一条很重要,说我和彭德怀同志一块来,从北京过来,彭德怀跟我说,苏联赫鲁晓夫把马林科夫他们搞掉了,中国共产党应该向苏联学习,暗示他们要搞毛泽东,再一个说法,彭德怀说,中国老百姓好,中国老百姓如不好,早就请苏联红军过来了,这是陈毅揭发的。当时彭德怀跳起来说,你看我一句俄国话也不会说,我有什么交易?你可以找翻译去问!但是中央多数人都开始批彭德怀,彭觉得理亏了,起码你说斯大林晚年不好,说毛泽东好大喜功不好,这时候彭德怀想撤退,写捡查。当时刘少奇却不干了,刘少奇和很多各省内一把手都认为,彭德怀这个事就不能这么不了了之,从中央常委会决定批彭问题,到开常规中央委员会议,就是批判斗争彭德怀,我是得到的一些资料,你知道咱们党内斗争有多激烈,红卫兵那套斗法学谁的?学党内斗争。罗瑞卿的女儿,有一篇文章讲的,说她爸对不起彭 总,什么意思?是罗瑞卿打了彭德怀。中共内部有很多历史的恩怨,山头林立,有时候得机会就落井下石,他们也不是神,也不是很纯洁的人,发生过一些过火气行为的,彭德怀检查不行,再检查还不行。对彭德怀,我觉得,主席对得起党内所有的干部,主席完全可以把彭德怀这么大的事严肃处理,你们背后说我是斯大林晚年,好大喜功,你背后说我坏话,滚蛋,但主席很宽容。主席当时是保护主义,保护彭德怀,保留了党籍,保留了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只是撤销了国防部长、副总理的职务和其他行政职务。庐山会议彭德怀的这个事,最后全党达成了一个关于彭德怀反党的决议,就算做了个结论。我认为彭德怀至少是干扰,人家中共本来是纠左的,最后变成反右了,结果造成了三年的经济困难,经济出了大问题,确实全国进入了三年困难时期。这个困难时期,刘少奇的评价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我不这么看,我认为没有到那个程度,主要是天灾,人祸是指谁?这里需要探讨,反正彭德怀是一个。

  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在很多领导的谈话中,可以看出问题,在打彭德怀问题上,态度不一样,在常委会批彭德怀的时候,像刘少奇错词非常严厉,就指责彭,与其你夺权,不如我夺权。各种话都有。小平没去,凡是参加会议的,除朱老总和气一点,一个比一个卖力气,否则,难道庐山会议是毛泽东一个人唱戏吗?林彪说彭是冯玉祥式人物,想当英雄,大英雄是毛主席。即使是彭德怀是冤枉的也是少奇等多数领导的责任,始作俑者是彭德怀。当然,也不是把彭德怀的人说的很坏,但动机可疑。遵义会议之前是怎么回事?就是毛主席和王稼祥嘀咕,这个仗怎么打?打下去的话,红军的老本都没有了,就得开个会,指责李德和周恩来,你们把仗打坏了。认错了就完了?没那么回事,得调整班子。庐山会议,主席如果不干预,不是彭德怀的反党集团,彭德怀是大英雄,是什么局面?彭德怀不当毛泽东的一把手,也得当毛泽东的二把手。毛泽东是大政治家,不会不防,说彭德怀与张闻天是文武合璧,相得益彰。看问题要多种思路方式想,替彭说话的左右都是不对的。客观上彭德怀历史上有错误也有功劳,但是他打仗打的我不赞成,老是拼命的打法,就像百团大战,包括朝鲜战争死的人很多,但是,是有功劳的,庐山会议彭德怀干了一件蠢事也是实事求是的看问题。

  总的来说,纵观彭德怀的一生,解放前为建新中国是有功的,抗美援朝是有大功的,但还不能说他是完人,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极力要求建立军衔制和不满公有制的公社化就是明证。彭德怀在反军内教条主义上左倾和在庐山会议右倾是历史事实,不能说他没有错误。

  历史是复杂和厚重的,书生之笔却往往是简单和轻浮的,彭帅乃一武夫,偏忽然大热政治,以已之短攻他之长,安有胜算乎!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20)
96%
踩一下
(5)
4%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