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中庸心解》自序及讲座预告
日期:2014-09-20 10:15:44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中庸心解,从历史尘封中走来,怀着理解和尊重,透过儒家经典《中庸》的字里行间,重新认识儒家文化,思考中国历史,参悟大道人生;反思西方文化,反思阶级斗争史观,透析善恶斗争的大历史。《中庸心解》三十二讲,每周一讲,就在正道农场书院。

  《中庸心解》 自序

  韩德强

  《中庸》是孔门心法。因是心法,故月映万江,各有各解。我这里也只是一家之解。

  我刚上小学时,正好碰上轰轰烈烈的批林批孔运动。按当时的调子,孔夫子,不,孔丘,不,孔老二,是没落的奴隶主阶级的代表,是妄图开历史倒车的可笑之人,满脑子瞧不起劳动和劳动人民的剥削思想,是周游列国、四处碰壁的丧家狗。所以,我小时候就没读过《四书》、《五经》,甚至没读过《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偶尔听说这些书,人们也是带着嘲弄的口气,大概说,这些书是封建思想,是历史垃圾。林彪的一大罪状,就是在书房里贴着“克己复礼”一类的条幅。那是“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日日讲”的时代,孩子们心灵跟大人一样,充满着警惕,瞪大了眼睛,到处寻找阶级敌人。

  阶级敌人也似乎总有。林彪,是要复古的。“四人帮”,也是要开历史倒车的。直到改革开放了,历史才进步了。但是,又不讲阶级斗争了。这些事实总有点让人迷惑。于是,就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事情就怕认真、怕推敲。当时的调子,儒家是复古的,法家是进步的。儒法斗争贯穿了千百年来的每一个社会,每一个政权。仔细看进去,儒家似乎是推崇用教育去改变社会,法家似乎是用暴力去推行法令。用暴力、用法令,岂不是统治阶级的办法吗?怎么还进步了?当时的社会反对物质刺激,主张提高革命觉悟,抓革命、促生产。可是,物质刺激,不正是法家的拿手好戏吗?

  这一推敲,矛盾出来了,疑惑就更多了。但当时,还只能存疑,只是有了好奇心。

  后来,改革开放了,阶级斗争不讲了,到处讲物质利益,讲以法治国,历史就这样在法家的调子下进步了。但是,这进步,仔细体会,竟是道德的倒退,乃至沦丧。全社会熙熙攘攘,追名逐利,攀比炫耀,不知廉耻。当官的贪污腐败,经商的倒买倒卖,做学问的一肚子草包。家庭也乱象百出,夫妻分离,父子相残,老无所依,幼无所教。这进步,究竟是谁的进步?反过来说,古代的法家统治下的进步,究竟是谁的进步?

  可是,也有人对此欢欣鼓舞。他们说,这是人性的觉醒,这是欲望的解放,这是自由,这是平等,因此,这是历史的进步,是对封建道德的抛弃。改革开放前,是以阶级斗争之名实行禁欲主义,是黑暗的中世纪。此后,天亮了,人性复苏了,启蒙了,自由了。

  于是,我去读西方经典,读西方历史,特别是西方启蒙运动以来的历史。慢慢发现,这些人还真没说错。所谓启蒙运动,表面上是反对神权,实际上是解放人欲。《十日谈》,不就是倡导市井男女如何乱来吗?不就是如今李银河的主张吗?可是,这样的主张,究竟是让人自由,还是让人成为性奴?究竟是让社会两极分化,还是让社会平等?究竟是扩大阶级剥削,还是缩小阶级差距?究竟是让人性焕发出光芒,还是让人性堕落迷茫?

  再回过头来读《四书》,就慢慢有了感觉。原来,孔子所批判的礼崩乐坏,恰恰是启蒙运动以来西方人倡导的自由、平等。原来,孔子要追求的,恰恰是一个有秩序、有道德的和谐社会。原来,西方倡导的自由,竟然是弱肉强食的形式自由,是肆无忌惮的自由,是小人的自由。孔子倡导的自由,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实质自由,是君子的自由,是促进社会团结和谐的自由。

  如此,带着理解和尊重的眼光读古代典籍,慢慢发现,过去的,并不真过去;现代的,并不真新鲜。善恶之争,远比阶级斗争来得真实、丰富、细腻、可行。儒家思想,立身行道,远比后世的许多理想主义者更懂得人心和世界,更有长远的影响力。至于其中的糟粕,一些食古不化的繁文缛节,重丧厚葬的礼制细节,完全可以简化、删改,可以重新“制礼作乐”。

  正道农场一年多来,正是在努力用我们的亲身实践,重新解读古代经典,“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恢复其光芒。至于成败是非,任由世人评说。

  黄帝纪元4712年八月廿六

  甲午(马)年八月廿六

  (西元2014年9月19日)


  附:《中庸心解》分节目录

  《中庸心解》,将分三十二讲。目前已经进行了三讲,天命、慎独、中和。今后,争取每周一讲。《中庸》全文及各讲的分节如下:

  天命第一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慎独第二

  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中和第三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庸第四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子曰:“道其不行矣夫!”

  子曰:“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子曰:“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问强第五

  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

  遵道第六

  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

  上下第七

  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忠恕第八

  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诗》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德之行,庸言之谨;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余不敢尽;言顾行,行顾言,君子胡不慥慥尔!”

  正己第九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

  自卑第十

  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

  思神第十一

  子曰:“父母其顺矣乎!”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

  德位第十二

  子曰:“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诗》曰:‘嘉乐君子,宪宪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

  子曰:“无忧者,其惟文王乎!以王季为父,以武王为子,父作之,子述之。武王缵大王、王季、文王之绪,壹戎衣而有天下,身不失天下之显名。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武王末受命。周公成文、武之德,追王大王、王季,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斯礼也,达乎诸侯大夫,及士庶人。父为大夫,子为士,葬以大夫,祭以士。父为士,子为大夫,葬以士,祭以大夫。期之丧,达乎大夫。三年之丧,达乎天子。父母之丧,无贵贱,一也。”

  至孝第十三

  子曰:“武王、周公,其达孝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春秋修其祖庙,陈其宗器,设其裳衣,荐其时食。宗庙之礼,所以序昭穆也。序爵,所以辨贵贱也。序事,所以辨贤也,旅酬下为上,所以逮贱也。燕毛,所以序齿也。践其位,行其礼,奏其乐,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礼、禘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

  为政第十四

  哀公问政。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卢也。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达道第十五

  “天下之达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天下之达道也。

  达德第十六

  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因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

  九经上第十七

  “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修身则道立,尊贤则不惑,亲亲则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则不眩,体群臣则士之报礼重,子庶民则百姓劝,来百工则财用足,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

  九经中第十八

  齐明盛服,非礼不动,所以修身也;去谗远色,贱货而贵德,所以劝贤也;尊其位,重其禄,同其好恶,所以劝亲亲也;官盛任使,所以劝大臣也;忠信重禄,所以劝士也,时使薄敛,所以劝百姓也;日省月试,既廪称事,所以劝百工也;送往迎来,嘉善而矜不能,所以柔远人也;继绝世,举废国,治乱持危,朝聘以时,厚往而薄来,所以怀诸侯也。”

  九经下第十九

  “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所以行之者一也。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言前身定则不跲,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不穷。

  诚身第二十

  “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获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获乎上矣;信乎朋友有道:不顺乎亲,不信乎朋友矣;顺乎亲有道:反诸身不诚,不顺乎亲矣;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乎身矣。

  诚道第二十一

  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

  致诚第二十二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至诚第二十三

  “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

  “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诚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故时措之宜也。

  诚效第二十四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徵,徵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无疆。如此者,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天地之道,可壹言而尽也。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无穷也,日月星辰系焉,万物覆焉。今夫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广厚,载华岳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泄,万物载焉。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之,禽兽居之,宝藏兴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鼋鼍、蛟龙、鱼鳖生焉,货财殖焉。《诗》曰:‘惟天之命,于穆不已!’盖曰天之所以为天也。‘于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盖曰文王之所以为文也,纯亦不已。

  圣道第二十五

  “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然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是故居上不骄,为下不倍;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谓与!”

  返古第二十六

  子曰:“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烖及其身者也。”

  礼乐第二十七

  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子曰:“吾说夏礼,杞不足征也。吾学殷礼,有宋存焉。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

  民从第二十八

  “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上焉者虽善无征,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从;下焉者虽善不尊,不尊不信,不信民弗从。

  君子第二十九

  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质诸鬼神而无疑,知天也;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知人也。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远之则有望,近之则不厌。《诗》曰:‘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庶几夙夜,以永终誉!’君子未有不如此而早有誉于天下者也。”

  仲尼第三十

  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辟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

  至圣第三十一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苟不固聪明圣知这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圣效第三十二

  《诗》曰:“衣锦尚絧,恶其文之著也。故君子之道,暗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诗》云:“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动而敬,不言而信。《诗》曰:“奏假无言,时靡有争。”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不怒而民威于铁钺。《诗》曰:“不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诗》曰:“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诗》曰:“德輶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9)
86.4%
踩一下
(3)
13.6%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