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国庆讲座:感恩祖国,缅怀先烈—上
日期:2014-09-24 20:51:31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我们说要“感恩祖国,缅怀先烈”,可为什么很多人对祖国漠视,没有感恩之情?实际上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把得到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我们不知满足、贪得无厌的心情让我们变得不知感恩
编者按

      国庆六十五周年来临之际,我们也要庆祝国庆节,我们也要过节。但是我们正道家园应该怎么庆祝?我们自己怎么庆祝?我们每个人对于祖国又有着怎样情怀呢?这是今天想要探讨的问题。虚心面对五千年灿烂的历史和无数先贤,面对几千万革命先烈,我们对祖国的感恩才真的真诚、浓烈和厚重。


感恩祖国,缅怀先烈——庆祝国庆六十五周年(上)
韩德强


 以下是讲座文字整理稿: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按规则是逢五一小庆,逢十一大庆,今年就是一个小庆之年。大庆天安门广场应该要阅兵,小庆可能也会比较热闹。那么,我们园区怎么庆祝?我们怎么庆祝?我们每个人怎么庆祝?这是今天想要探讨的问题。

  首先,我们商量了一个小小的动作。作为我们园区庆祝国庆的一个留念,我们准备在三角楼广场前竖起旗杆。在十月一号那一天我们也升旗,就升五星红旗。这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希望能够有深深的含义。

  其次,我们就来讨论“怎样感恩祖国”的问题。今天的主题叫:缅怀先烈,感恩祖国。

  我们刚刚唱的《中华诵》特别符合今天的主题,前半段歌颂的是祖国的悠久历史,后半段歌颂的是先烈们为成立新中国而奋勇斗争、牺牲奉献。所以,这首《中华诵》是把传统文化和革命文化相贯通起来、协调起来、一致起来的一首歌曲。

 
歌曲《中华诵》视频  韩毓海作词

  我们为什么不懂得感恩祖国?

  “感恩祖国”这个命题,在我心里也是逐渐形成的。开始很长时间是没有的,甚至可以说,到我写文化春节的文章的时候,我讲的是“感恩太阳,温煦大地;感恩大地,滋养万物”,到最后写到“感恩人类共同体,才有我们人性的光辉,神性的增强”,讲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没有讲到感恩祖国。也就是说,在去年的时候,“感恩祖国”这种感情还是没出来。

  为什么感恩祖国这么难呢,一直要到快知天命之年才知道要感恩祖国呢?此前,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去感恩祖国,也不知道需要感恩,因为我是从小受“造反有理”的思想所影响的。造反有理,看到的社会阴暗面就特别多,加上我们从鲁迅先生的文章读起,一直把祖国的历史,特别是1840年以前,甚至1949年以前的历史,都读成一部吃人的历史。透过仁义道德的字里行间,看到的就是两个大字——吃人。

  当我们对祖国进行这样的解读的时候,对祖国的热爱之情也就谈不上,感恩之情就出不来。再说,实事求是的讲,祖国有什么好的,跟我们普通人讲,似乎也没什么好的。相反,祖国现在其实有许多的问题,比如说两极分化、道德沦丧、山河破碎,种种问题让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很郁闷,这样的祖国怎么需要感恩呢?所以,普遍流行的其实不是感恩祖国,而是诅咒祖国、逃离祖国,对祖国就缺乏一份珍惜和感激。

  昨天晚上我问一个同学:你感恩祖国么,对祖国有感情么?祖国是什么?他的意思大概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感恩祖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感恩。进一步讨论下去,我们今天不单觉得祖国过于遥远,难以感恩,甚至对于父母,我们感恩吗?感恩父母在很多人那里其实也是抽象的,抽象地知道要感恩,具体心情当中缺乏感恩,所以才会有今天普遍的不孝顺、不敬老的现象。这是因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缺乏感恩之情,我们把得到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的。

  比如说,假如得了感冒,我们去治病。假设我们喝了姜茶病就好了,那人往往就“好了就好了”,就不知道需要感恩祖国医学。要没有对比往往就没有鉴别,其实我们是需要感恩祖国医学的!得了感冒,到西医院检查来检查去,上千块钱花了,病还可能没治好。这时候你才知道,这碗姜汤就蕴含了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智慧结晶,实际上是需要感恩的。当我们有的同学腿上长了个痈,不吃西药,不打抗生素,敷一敷我们的中草药,好了。这实际上是需要感恩的,但是我们通常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反过头来,比如说我们吃中药、刮痧、按摩,病还没好的时候,他开始会诅咒祖国医学,他会说,那还是西医好。这样一来二去,我们不知满足、贪得无厌的心情就让我们变得不知感恩。得到了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没得到的都是这个社会欠我的,这样自然而然就没有感恩之情。

  所以,我们今天要“感恩祖国”的时候,实际上要盘点盘点那些我们熟视无睹、认为理所当然的一切,我们来体会,来品味,我们去感恩。我们日常生活当中,有许许多多东西都被视为理所当然,但是实际上都不是理所当然的。祖国的存在,很像阳光、空气和水,什么时候失去了它,就懂得了它的重要性,知道感恩了;什么时候拥有它了,就不珍惜,甚至会糟蹋它。

  感恩祖国的语言文字

  我们首先说中国的语言文字,汉字是需要我们去感恩的。互联网出现以后,现在进入了一个“二维码时代”,扫一扫二维码,信息就比较清楚、比较准确了,二维码表达的也比较丰富。那么跟英文相比,英文实际上是个一维码字符,汉字是二维码字符。汉字所蕴藏的信息非常丰富,字可以组成词,词可以组成句。我们五千个汉字,甚至实际上三千个汉字,排列来组合去,可以把世界上所有精妙复杂的意义都表达出来。

  所以,中国人有了汉语之后,我们学习的负担是比较轻的,因为我们靠汉字的排列组合,就可以上及甲骨文时代,下达我们今天互联网时代,五千个汉字足够了。可是英语呢,现在英语的词汇量已经达到上百万,不断地有新事物出现。它不是用旧事物去组合新事物,不是用旧词去组合新词,而是不断地造新词出来。所以,作为英国人、美国人实际上就比较痛苦,他们看报纸经常会发现不认识的词。而我们遇到一个新词之后,想一想原来的字义大概就能知道意思。

  比如,举个非常经典的例子,最近的一个比较熟悉的词——基因。什么叫基因?基本的因素就叫基因。“基因”这个词是西方分子生物学、基因生物学发展的结果,我们才发现有“基因”这个东西。用中国古老的词汇组合成“基因”来描述它是很准确的。“基因”——基本的因素,能够恰当的表达我们新的生命科学的发现,而且这个词还巧妙在“基因”和英文的gene,既是音译又是意译。真是很妙!此前讲“激光”也是这个意思,“激光”其实就是光子处于高能量态激发出来的光束。我们正好用“激光”二字去表达,英文的话又得造新词出来。

  再比如说字,英文的单词拆开来变成字母就完全没有意义了,而中国的每一个字,拆开来看它都有意义,只是我们简化字之后,有些字表达的意义没有那么丰富了。比如说“正義”的“義”(繁体字的写法),上头两个点,中间一个“王”,下面是一个“我”。“義”字是什么?是要用王道去包容、统摄、引领无数个我,让无数个我和谐起来。这个“王”遵循什么守则呢?上头两点特像天线,接收的是天道。所以,王行天道去团结、引领、提升千万个我,安顿千万个我,这就是“義”。

  所以,中国的词,往下分解下去有独立的意义,往上组合起来又可以出千千万万诗词歌赋,写出千千万万篇文章,而且还蕴含着独特的个性与风格。所以中文是多么精妙,多么独特,多么出色的语言!我越来越能体会到中文的无与伦比!

  现在英文世界处于强势地带、强势位置,好像一度让汉字显得黯然失色,甚至五四时期有人说要废了汉字,用拼音,这个就是民族自信心低落到极点的时候的一种举动。到了80年代又曾经有一轮废除汉字的潮流。当时有很多人想发明一种世界语,想既不学英语,也不学汉语,干脆学世界语。当然“世界语”的意思也基本上是要用拼音语言替代汉字,孰不知我们的汉字、我们的汉语当中包含着千百年来智慧的结晶,它不是轻易可以替代的,所以“世界语”其实是一些人的理性的狂想。

  80年代计算机开始进入一些领域。在文字录入方面,因为当时还没有五笔字型,有人认为在计算机里录入汉字比较笨拙,速度比较慢,所以又想废掉汉字;后来出现了五笔字型,结果录入的速度甚至要远超过英文,这又可以了;互联网时代出现以后,又有人要废除汉字,后来我们现在出现了汉字域名,发现又可以了。所以实际上汉字在形式上、表达方式上是随时可以与时俱进的,而在内涵上的深度是英文远远不能达到的。

  可是我们现在就是不知感恩,不知珍惜,结果纷纷天天学英语,结果自己的中文大批没学好。对99%的人而言,写英语实际上是没什么用处的,因为他不出国,出了国也顶多说个hi,goodbye就完了,不见得能对话。1%的人英语有用,可是为了这1%的人英语有用,让99%的人用青春的十年时间跟着去陪葬,这实际上是对于我们祖国语言的不知感恩,不知珍惜。

  有人说,现在科学技术都是用英语表达的,要学科学技术就得学英语。我的判断是相反的,要学科学技术恰恰可以不学英语。为什么呢?因为已经有一批人会翻译了,你让这批人去翻译,我们看翻译过来的英文就可以了。接着就有人会认为,通过翻译过来的英文学的技术是二手技术。我认为不对,哪怕是学英文原文,也是学不到技术的。因为技术必须亲身钻研,亲身实践,亲身历练,长期积累才真正有可能拥有自主的技术。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在中国人普遍不学英语的时候,我们的原子弹爆炸了,氢弹爆炸了,牛胰岛素合成了,东方红卫星上天了,我们的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等到八十年代大家都会英语了,几乎没有取得重大的技术进展和突破。所以,说学英语才能学好技术是一个普遍的误解,说到底是想偷技术,想抄技术,想拷贝技术。但技术是偷不来的,抄不来的,拷贝不来的。至于说至少还有一部分人要学英语,这部分人学英语其实也不见得在国内学就学得好,国内学个ABC,一出国英语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在国内学,没个语境还就是学不好。

  所以,今后其实教育部的改革应该一步到位,不学英语,把时间腾出来去学中文,学汉语。这样我们作为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可能就会增强,中国的自主技术也就可能能够突破了,能够腾飞了。

  我非常痛心现在我们大学里各个技术专业都不学真技术,都学两种东西,一个叫英语,一个叫计算机。英语、计算机是硬的,专业实际上是软的。我们无数大四的学生,考研的时候都体会到这个道理,其实专业课的成绩很容易过,很容易达到八十分九十分,但是英语要拿到高分很难,计算机要高分也有一定的难度。计算机是学什么,其实不是学计算机的硬件,不是学计算机的原理,不是学计算机的集成电路,学计算机其实学的是计算机语言。说来说去我们就是在学语言,学语言能学出技术来吗?学语言不能学出技术来,顶多是学技术的工具,辅助手段。所以,我们教育部的一些人包括国家的一些领导,他们心里头其实也不懂得珍惜祖国语言的宝贵,也不懂得感恩祖国语言,心里头也是崇洋媚外,所以制定的教育政策才会是如此这般。

  感恩祖国的中医

  我们不仅是需要去感恩祖国的语言,我们需要去感恩的东西多了。比如说我们的中医,就值得我们中国人深深的去感恩。一些学西医的中国人听了可能就不满意,说中医里头有很多庸医。中医有很多庸医是真的,但是不是因为中医里头有庸医我们就可以不感恩?按这个逻辑,西医里头也有庸医,是不是也不感恩?

  中医里有庸医,为什么?因为一些中国人他们对中医不感恩、不珍惜,滥用中医,误用中医。如果我们学中医的中国人,对中医是一种感恩、敬畏之情,我相信他们学中医应该会学的比较好,一定会少误诊,少出错,一定会发挥中医的“简便廉验”的优势,用比较简单的扎针、刮痧、按摩、拔罐这些简单的手法解决我们许许多多的疾病,甚至解决我们的大病。特别是中医的养心养身的学说,其实可以调理无数重大疾病,特别是调理癌症。我们自己对中医的潜力不认识,反而跟着外国人去糟蹋中医,污蔑中医,嘲笑中医,这就是我们对中医不知感恩。

  当我们感恩中医的时候,不但要感谢李时珍,感谢张仲景,感谢孙思邈,感谢黄帝,感谢岐伯,其实还要感恩各种药材。紧接着就有个问题,比如说最好的人参是在长白山,最好的枸杞是在宁夏,每种中草药都有它药性最好的独特的产地。我们在感恩中医,感恩中草药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感恩祖国的山川河流,感恩祖国的百草,感恩祖国的地大物博,自然而然的感情就出来了。我们就会去想,非洲人怎么办,美洲人怎么办,欧洲人怎么办,他们不生长在中国,他们没有这种中草药,他得了这样的病,该怎么治?

  中草药也有感恩不感恩的问题。比如说“虫草”其实是特别神奇的一种东西。冬虫夏草,冬天是虫子,夏天成了草,动植物两栖的一种东西。如果懂得感恩,懂得珍惜,那我们尽量少用它。其实冬虫夏草能治的病,许许多多其他中草药都能治,动不动上来就要冬虫夏草,上来就要人参,其实是不懂得珍惜人参,不懂得珍惜冬虫夏草。特别是我们现在的一些有钱人,说老子有钱,结果使得人参被滥采滥挖,冬虫夏草被滥采滥挖,最后没有真东西的时候,他又说中草药药性多不好。那都是被你滥采滥挖导致的,都是因为你此前不珍惜,不感恩中医,不感恩祖国的山川百草所导致的。

  所以,中医药也是特别值得我们感恩的,这里头有无数人的心血。当李时珍去发现百草的时候,我们固然要知道百草是分布在深山老林,分布在高山大谷的,但不同层次长的不同的中草药,比如天山的雪莲,大连的海参,可能都是他当年尝过的百草,也是我们千百万人生活实践的结晶。这种中草药适合什么病,什么情况下那种中草药能起作用,这些都是我们无数古人用他们的心血,用他们的实践,包括一些古人因为用错药而被误诊早死,这都是我们值得汲取的宝贵的经验教训。如果说我们把过去的教训当做我们今天的教训了,我们今天得救的时候就要感恩过去去世的人,因为他们做了我们祖国医学不断进步发展的试验品了。所以我们治好病,我们要感恩此前没治好病的人,被误诊的人。有这份心胸,你就会发现我们虽然活在当下,但是跟远古的千千万万的人的生命、实践、思想就贯通起来了,我们当然会深深地热爱这片祖先的国度。

  感恩中华武术

  再比如说,我们需要感恩中华武术,内练精气神,外练筋骨皮,要感恩我们的少林武当。我曾想过,假设我是一个非洲人我就没有少林武当的武功,我怎么锻炼身体?很可能用拳击锻炼身体。拳击真是野蛮,打伤了别人不说,自己其实也可能被打伤,最后打得满地找牙,他还觉得这是文明,是非就被颠倒到这个地步。拳击场上栏杆把两个拳击手围起来,然后开始比赛,似乎这个就是文明,其实栏杆围起来的野蛮还是野蛮,它不是文明。

  中华武术,既强身健体又可以防御敌人,这是最好的。所以,当我们去操练中华武术的时候我们应该想一想西方人多可怜,他们没有武术可以练习,只能天天“嘿!嘿!嘿!”地打拳,顶多打沙包,这是笨!

  非常遗憾,对于中华的传统,我们中国共产党也继承地不是很好。如果说当时49年以后进了中南海的领导人是去练太极拳、武当长拳、少林拳,而不是在中南海打篮球踢足球,更不是在中南海跳舞,那全国的风气可能会更好。太极拳其实和舞蹈差不多啊,但是它不会让人想入非非,跳舞无论两步、三步还是四步,身贴身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80年代扫“舞盲”其实就开创了今天物欲横流的先声。

  我们去打篮球的时候,打篮球需要场地,打篮球其实也伤身,你撞我我撞你,踢足球更野蛮,橄榄球干脆是野蛮之野蛮,拳击是野蛮之野蛮之野蛮。如果再把我们东邻日本的相扑算进来,那是又蠢又野蛮。当我们这么比较的时候,我们才会深深地感恩祖国的武术既是博大精深的,又是彬彬有礼的,还会让我们深深体会到“一阴一阳谓之道”,让我们有思想有内涵,这是中国武术的特点。所以值不值得我们去感恩呢?

  我们生在中国,中国有无数宝贝,我们不去开发它的潜力,轻易忽视它,然后也就不知感恩。好在我们还有金庸的小说,还让我们知道有这套飞檐走壁的功夫,闪转腾挪的身法。可是他又说的太玄,让我们受了现代科学教育的人看了之后觉得不可能。说人一飞可以飞两三丈高,那人们马上就提出一个问题来:“你中华武术能飞两三丈高,你跳高去啊,你有本事你在奥运会上去拿跳高冠军啊,拿不回来说明你吹牛。”所以,实际上过于夸张了也容易落人笑柄,但是我们既不夸张也不贬低,我们的武术就是实实在在能够起到强身健体、调身调心的作用,为什么不多去体会呢?

  感谢中华武术教会我们怎么坐,怎么站,怎么行,怎么卧。坐卧行走都有规矩,让我们一生健康强健。反过头来,我们应该去反思西方来的沙发,我们往沙发上一躺,脊椎可能就弯曲了,颈椎可能就有问题了,我们回头可能就得花大价钱去西医院看病去了。所以当我们都市流行沙发的时候,你得想一想沙发其实可能是个祸害——它舒服但是毁身体。有的人可能会说“那毕竟不舒服也不好啊”,中华文明的坐卧行走也是舒服的,真做到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的时候也是舒服的。没有不舒服,习惯成自然,只是有一个习惯养成的过程,我们贪婪,不想去养成这个功夫。没有这番功夫,其实是我们对不起祖先,反过来又去埋怨祖先你们怎么就不给我们发明沙发呢,沙发多软和多舒服啊。所以,实际上日常生活的无数细节古人都教会我们怎么做了,那都是千百年生活经验智慧的结晶,都值得我们去感恩,但是我们首先没有学会,真是很抱歉。

  感恩祖国的饮食文化

  再比如说中国的川菜、鲁菜、粤菜、淮扬菜,是不是值得感恩?我看值得感恩。现在中国无数崇洋媚外的人,一出了国就满世界找中餐馆,他们别的不知道感恩,当然对于饮食他们也不一定知道感恩,但他们知道确实是中国菜好吃。西餐一次两次还可以,三次四次他们就会觉得西餐太单调。因为西餐的特点,就像西方思维一样,是不断拆解的。西餐实际上是原料型的饮食,原料型意味着牛排是牛排,羊排是羊排,猪排是猪排,面包是面包,黄油是黄油,都清清楚楚的,反过头来也就很单调。

  中国的菜肴千变万化,煎炒烹煮,出神入化,吃到嘴里你都不一定知道吃的是啥,就是好吃。就说牛肉吧,中国人要是炖牛肉,其实一定比西方的牛排好吃。我们的牛肉三四个小时炖过以后,牛肉又酥又嫩又烂,口感好极了!不像牛排,都带血丝咬不动,那是他们野蛮的标志,茹毛饮血的标志!他们还没长大呢,离原始社会的距离还不远呢。

  我们这些功夫哪里来的?也是千百年祖先积累下的生活智慧!诸位有机会可以去尝尝江西瓦罐煨汤,瓦罐煨汤就很好吃。一个大缸下头加上慢火,里头再放进去很多小罐,无论是人参乌鸡汤还是老鸭煲汤,都很酥烂,口感好的很。老外来了,他们就不愿意走了,为什么呢?虽然他是吃牛排出身,但是吃了我们的炖牛肉之后他们就离不开了。我们守着宝山却不知道珍惜,不知感恩,这是我们子孙有问题!

  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

  中医远比西医有创造力

  要说享受,西方人不会,说创造呢?有人会说:“那创造总是西方人强,我们中国人没有创造力。”我觉得,中国人特有创造力!比如西医和中医相比,哪个有创造力?每一个中医的临床医生都可以进行千变万化的创造,他组出来的方子都是独特的药,可是西医无论开抗生素还是开激素,作为临床医生,都没有任何创造的权力。西医一旦创造就犯规了,违反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规定,因为每一种西医新药的出现全都是要长期临床试验才能允许进入病房的,而我们每一个中医不但对于每一个病人可以创造出一个处方来,今天用这个方子,明天加减之后又成了新的方子,甚至换一个思路,本来用的可能是治阳明病的方子,后来思路一换就变成治太阴病的方子。病本身有很多侧面,可以从阳明病角度去理解,可以从太阴病角度去理解,他就在试探。所以是不是中医有创造力?

  每一个中医在处方的时候,都得要调动毕生的经验,调动全部人类智慧的结晶。即使如此,他还是战战兢兢的,因为他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还得及时调换方子。所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医学的创造力实际上赋予给了每个医生,每个医生都充满了这种创造力。而西医把创造的权力就给了少数实验室里头的医学专家,这些少数实验室里头的医学专家思路又错了,因为疾病的病因不是在基因、细胞里面。我们现在西方医学蠢到什么地步?说假如有人犯罪,他们就去查一查有没有犯罪基因,这个犯罪和基因有什么关系?犯罪都是社会性原因造成的,社会好了没人犯罪,社会不好人人犯罪,这跟基因有什么关系?西方医学幼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不可救药,把创造力赋予给这么一群不可救药的西医实验者,这就是把无数人给毁了。

  所以当美国医疗经费占到GDP百分之十八还治不好病的时候,这是西方医学失败的标志,不是他们成功的标志。要是中国医学的话,可能只用占中国1%的经费就可以治所有人的疾病,而且让人很健健康康,费用非常低,还让人很健康,你这一对比岂不要更加感恩祖国医学吗?

  前年的时候有一个西方的领导人,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我比较欣赏他。他得了盆腔癌,我就通过委内瑞拉大使馆递话过去,说:“我们这有一个气功按摩的高手能够治肺癌,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兴趣,让我们气功按摩治癌症的高手来给查韦斯治治病。”当时大概正好是查韦斯第二次肺癌手术以后不久,身体一度是好转的,所以大使馆就递回话来说:“没事,我们总统现在好着呢,不需要你那个气功按摩的医生了。”可是不久之后,时隔不到半年就传来消息说,查韦斯去世了。

  没有比较,他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谁能治他的病,他是无知者无畏。我们这儿既然有这号人,而且这种人的水平、能力是来自我们的祖国医学,我们岂不要更得懂得敬畏和珍惜吗?

  有一些老外开始懂这个道理,所以不惜万里跑到中国来治病,一是便宜,二是能治好。也有些老外千里、万里来中国学针灸按摩,可是问题是语言关过不了,勉强说知道汉字怎么写了,一说“阴阳”他们就晕了。

  最近美国人拍了一个片子叫《敢死队》,敢死队是由一帮西方的硬汉组成的,里面还有李连杰作陪衬。西方人就丑化中国文化,他怎么丑化的,让李连杰作陪衬不说,还让李连杰扮演一个同性恋的角色。是个男的吧,女里女气的,往那个施瓦辛格的肩膀上一靠,这不是在贬低中国文化嘛!然后给李连杰起了一个名字就叫“阴阳”,这不是在贬低阴阳吗?贬低“阴阳”,到时候你施瓦辛格得了癌症的的时候,很抱歉我们那个气功按摩的高手可不帮你治病!

  中国自古就是最富技术积累能力的技术大国

  你会发现,西方人因为有了这些科学技术之后,他就得意洋洋,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其实他无非是个技术暴发户。因为他是技术暴发户,所以他用不好技术,控制不好技术,现在的技术就变成毁灭地球的力量。当我们去感谢西方人的汽车、飞机、高速列车的时候,其实忘了这些力量正在把人类带向毁灭的边缘。可是我们知道对爱因斯坦去感恩,知道对居里夫人、牛顿去感恩,却不知道对李时珍、孙思邈感恩,不知道比如说对李冰父子感恩。

  中国的技术是天人合一的技术,因此都江堰修了至今两千年还在成都平原发挥着重要的灌溉作用。正因为这个技术是一个天人合一的技术,它巧妙地利用了地形地貌,巧妙地利用了山川河流的内在特点,所以修出来的工程两千年不会毁坏。西方的技术建一栋楼预期寿命七十年就是好的,现在我们恨不得三十年、五年、十年就拆了它。谁说中国人是没有创造力?去看看我们的都江堰,看看我们山西的应县木塔,去看看我们河北的赵州石桥,那都是在没有钢筋水泥、铁钉的时候,我们创造出来的技术杰作。我们有我们的技术规范和技术标准。当我们无视这一切,一门心思扑到西方的数理化中去,以为那个才是真理的时候,其实就会感恩西方而不是感恩祖国。

  实际上连西方人都懂得,中国人是最富有技术积累能力的,中国是个技术大国。中国在1840年以前,长期以来,中国的技术都是领先的。为什么是个技术大国呢?首先是我们有发达的古代市场经济,它有着足够的技术创新的动力。这一点在我们以往的历史课的学习当中也常常给予忽略。以为中国古代是小农经济,是封建社会,是停滞落后。你带着这种判断去看中国古代的话,你对古代就没有好感。如果你知道中国古代实际上是一个全国一盘棋的市场经济的话,如果你知道中国古代的市场实际上是“财源茂盛达三江,生意兴隆通四海”的一个统一的大市场的话,如果你知道中国古代是人口最多的一个社会,按照水深则生蛟龙的逻辑,我们就会知道,中国古代社会有着丰裕的细腻的各种各样的消费品的需求,所以才会有技术发展的巨大动力。

  这一点我在《重新认识中国历史》中早就讲到过。有了这种技术的动力,我们又有技术创新的实力,所以我们有张小泉剪刀、王麻子菜刀,有干将莫邪的龙泉剑,削铁如泥、吹毛断发。那技术哪里来的?我们古人其实非常注意总结经验教训,他在反复的实验、反复的提炼、反复的积累。所以我们的青铜器技术、我们的铁器技术、我们的风车制造技术,甚至我们的地震预测技术,都是长期领先于西方数以千年、至少百年计的。我们有足以值得中国人骄傲的古代文化和历史。

  回过头来,在十八世纪的时候当时英国正准备发生英国革命的时候,去看看英国的工业究竟是什么状况,英国当时的大城市是伦敦,也就是三万人,比我们定兴县城要小多了。英国的宫廷使用的是陶器,还停留在我们五千年之前,我们早就用瓷器了,人家还在用陶器。所以需要用瓷器怎么办,就得从中国进口,没有别的办法。他们不会烧制,烧制瓷器需要高温,高温的炉子怎么能够达到需要的温度呢?就得要强大的鼓风机,鼓风机上不去,温度就上不去;需要精煤精炭,煤炼的不精、炭炼的不精,温度就上不去。这些技术是我们长期积累的。

  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力?那都是对中国只有皮相之见的人,受了西方影响的人才以为中国没有创造力。就像鲁迅先生当年他父亲被一个庸医给看死了,他就对中医印象不好。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能了解祖国医学吗?还是不了解。结果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对中国医学的误判,误导了我们整整一代人对中医的误判,让我们中国人对中医自轻自贱、自己糟蹋。这不是我们中国古人没有智慧,是我们不懂得珍惜、不懂得发现、不懂得欣赏、不懂得感恩的结果。(点击继续阅读:感恩祖国,缅怀先烈——庆祝国庆六十五周年(下)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22)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