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正本清源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下)
日期:2014-12-24 09:53:36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双方各自去体道悟道的时候,双方各自感受到工作中的美妙、生活中的美妙的时候,其实也才有双方感情关系中的美妙,这其实是中国的婚姻理想。

  【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下)

             

【夫妇第七】原文

  君子之道,费而隐。

  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

  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

  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

  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

  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以下为讲座文字稿:

  ​对“夫妇之道”的深层次思考:如何处理好“垄断性人际关系”?

  我们如果要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想要逐渐能够走向大同世界的话,这个关系之复杂,还要更上一层。

  为什么这么说?我刚才讲了我舅妈的例子,我认为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家长,但是这个家长有局限性。像我表兄这样当了三十多年村长的,因为他不会拍马、不会逢迎,不会这套虚情假意、投机取巧的东西,他就上不去。如果在良好的、正气充沛的社会里,我表兄这样的,没准能成为乡干部、县干部,也就是说他能够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他现在还可以让他们那个村子比较和睦、比较平安,他还有这种威望,那只能说造福这一方村子。如果社会风气比较良好,他就能够造福更多的人。

  现在的情形是社会风气不好,社会风气对家庭也有影响,这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前面也有人讲,父母自己是老老实实的,特希望儿子去投机取巧,因为他觉得我老实人吃了太多的亏。就是说,作为一个好家长,他仍然有可能抵挡不了社会风气的影响,自己虽然是好的,但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学坏,这种倾向可能是有的。因为他会觉得“个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个人自有个人的命,各家自有各家的运,所以我们家好了,我别的不管。可是你要知道,这个村子风气坏了,乡里头风气坏了,社会风气坏了,你们一家能独善其身吗?这时候作为家庭妇女,她的心胸、她的人格也就抵挡不住了。

  还好,他们至少是各扫门前雪,把自家门前的雪扫得比较好。其实,对他们家进行各种各样的负面影响的因素很多很多,但是,他们家真是挺有意思的,就是悄悄地都给你屏蔽掉了——这个人不可以学、那个人有问题,结果他们家的孩子都还是保持着这种勤俭朴实的品格。这个实际上非常难得,一般来讲都守不住,或者是守住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可能会有问题。因为你毕竟生活在社会网络当中,这个社会在攀比钱、攀比房子、攀比权力,然后在交流各种各样坑蒙拐骗的技巧,这个一不小心就受影响。好在我每次去我外婆家,发现都没交流这些技巧,就是吃吃吃、喝喝喝,正面道理没有,反面道理也没有,这就缺乏应对社会变化的能力。所以说,在这个意义上说有局限性、比较狭小,也是真的。在这个意义上说,“愚”也是真的。

  进一步讲,怎么样去处理好夫妻关系?本来我们是讲过一个概念叫“垄断性人际关系”。“垄断性人际关系”跟“竞争性人际关系”有个最大的不同:“竞争性人际关系”各自为己,暂时来说,问题还不是太大。比如说,我们去市场上买窗帘,买这家窗帘、买那家的窗帘,挑这家的窗帘、挑那家的窗帘,这家不为人民服务,我不要这家的就完了;这家想挣钱的心态太切,偷工减料,我就不要这家;那家比较厚道,我就要那家。所以,竞争性人际关系下、可替代的人际关系下,他坏,有人惩罚他,我可以替换;但是,在垄断性的人际关系下,他没得替换,没得替换就不能各自算计各自利益最大化!

  做窗帘比较厚道的那家,其实他是想着长远来说,我要有个回头客,他是为自己利益服务的,结果把窗帘做得比较好,有可能吧?慢慢地,他的回头客越来越多,把越来越多的朋友变成老朋友,他是从竞争性的人际关系逐渐巩固出一批忠诚的顾客来。但是,“垄断性的人际关系”不是这样的,你发现儿子不好,你换一个?不好换。发现老爹不好,你更换不了!所以,你就不能说“你不好,可以呀,随便你怎么不好,反正我把你换了”,这个做不到。所以,“垄断性的人际关系”一定要为对方着想、为对方考虑,一定要宽容、谅解、大度,这个“垄断性的人际关系”就会越来越深。如果你天天去考虑,我这吃亏了,你那占便宜了,只能是要分离的。所以反过头来讲,利他主义的价值观是在夫妻关系当中比较容易得到考验、锻炼和培育。

  可是,现在的问题是离婚比较自由,这一旦比较自由之后,他就不耐烦了,说不行那就拉倒吧。这样一琢磨之后,本来夫妻关系是可以成为培育利他主义价值观的一个温床的,现在西方的思想一入侵,连这个温床都变得冷冰冰的,培育不了了。当然话说回来,当初为什么要用这种《婚姻法》来保障离婚的自由?因为确实是有一些男子,滥用垄断性人际关系下离不开的权利施暴,对你怎么不好,最后你还离不开,确实有无数家庭处于这种状态——怎么学都学不会,怎么办?出于对妇女权益保护,于是就给了保障离婚的这个权利。

  可是,这个权利一来,遇到事情就不是往改善问题的方向去想,他是想“实在不行就走呗”,往离的方向去走,结果,我们这个社会的离婚率就不断地增加、不断地提高。更重要的是,在婚姻关系相处、相续的期间,强调各自的个性,要有各自独立的经济基础,“我不能淹没在你的阴影里头”,“我得有我自己呀,我不能失去自我”……你要有一个自己,他要有一个自己,这两个自己很容易一起发生碰撞。碰撞来碰撞去,这个感情逐渐就越来越淡了,那时候你拿绳子去捆,捆不住,捆绑是不成夫妻的。

  所以,自由主义的理念深刻地进入到了我们的夫妻关系当中,使得今天中国如果要重新倡导中国长期以来讲的和谐的夫妻关系,我们只有一个出路,就是必须要批判自由主义的思想,必须要把我们内心的自由主义思想给剔除出去,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实现良好的夫妻关系。就像当年我们讲“舆论阵地不是资产阶级占领,就是无产阶级占领”,现在是我们的头脑不是被西方的自由平等的思想占领,就是被中国阴阳和合的思想占领,没有别的可能性!所以,这个仗不是我们要打,而是他已经打过来了,基本上已经把中国文化给灭了,所以你不得不反击!

  不过,我估计今天这个时代确实难,因为我们从小就被灌输自由平等的心态,我们希望通过思想的努力去自我反思、自我改进,这个需要很强的觉悟。没有足够强的觉悟,这个毒拔不出去,我估计哪怕孔夫子活到今天的话,他没准也得要离婚。为什么?因为他可以把他自己的毒拔出去,他拔不了别人的毒,有可能吧?他就是这种状况。

  当然,还有一种状况就是说“别去想那么多了,凑凑合合过吧”,这算是一种办法。不管什么东方思想西方思想,凑合在一起就完了,这也可以。但是,你想要良好的精神状况的话,就不可能了!你想要良好的相互感受就必须要反思,凑凑合合遇到事情是不牢靠的,遇到事情肯定是有问题的。凑合的这个概念古代就有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就是这种逻辑,这是后来《增广贤文》里头的话,说的是明朝、清朝的事情,其实也是个凑凑合合过。

  那也就是说,即使是古代社会,真正能够理解、体会圣贤教导的人也不是多数,所以,大部分的情况就是凑凑合合过。今天我骂你两句,明天你骂我两句;今天我踹你两脚,明天你踹我两脚,踹完了之后揉一揉就完了,这个大概就叫凑凑合合过。可这种凑凑合合过,人际生活的这种关系真的不能说是良好,实际上是各有各的伤痕,各有各的痛苦。

  当我们讲大同世界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去体会,我们所唱的园歌“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其实主要仍然是关于物质怎么分配的。我们的《礼运·大同》歌里头,对于人的精神状态是什么,描述的是不够清楚的。但是,尽管《礼运·大同》歌里头描述的不够清楚,中国的思想当中对于这种阴阳和合的关系是有描述的。最好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有分工,但不以分工去压迫对方,或者不以分工去抗拒对方。实际上是当各自都处于体道、悟道的状态时,各自用心生活、用心体会,关心对方的时候,这就会有夫妻关系最良好的状态。

  用心做菜,把菜做得很好,有水平,就不容易。你要是真做好了,毫无疑问这里头就会出做菜的艺术来。认真把孩子带好,带成孟轲了,带成孔子了,或者带成毛主席了,那比丈夫在外面挣钱的成就感大得多!反过头来作为丈夫,也是要体道、悟道,不是说你去挣钱去了,拿钱回来了就是大爷了,那是狗屁,得这么想。你可能钱挣回来了,人犯傻了,傻人有啥用呀?所以,双方各自去体道、悟道的时候,双方各自感受到工作中的美妙、生活中的美妙的时候,其实也才有双方感情关系中的美妙,这其实是中国的婚姻理想。

  家庭要向社会开放

  当然,到这个高度,我舅妈他们可能还不见得有,这就要谈到一个问题——小家是不是封闭的问题。因为谈夫妇关系,很容易就封闭到两个人的关系当中去了,再好也是两个人的关系。实际上一个家庭,如果不是向社会开放的,这个家庭就没有源头活水,是会自我腐烂的,所以,实际上一个家必须要向社会开放。典型的就是“岳母刺字”。在岳飞背上刺上“精忠报国”四个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孩子送上战场了,这个孩子可能出去就送命了,这就不是我们家的了。向社会开放,我辛辛苦苦养大的,最后可能是给国家卖命去了。正是因为“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奉献给国家,才让这个孩子有开阔的胸怀,有远大的理想,才让你父母根本不需要教导,社会的力量会把孩子带好。如果说你养这个孩子就让他为你自己服务,那不是在养条小狗吗?所以,我们今天自由主义的社会就是在养小狗的社会。因为养孩子,你不开放,他肯定也是会被社会带走了。像岳母这样主动送,是好的;他被动送,被什么毒品呀、白粉呀,不也是拐走了吗?所以,孩子一定是向社会开放,想封闭是不太可能的,唯一有可能就是让孩子成为白痴,成为宠物,天天围绕在父母的膝下,那可以,那不就是宠物吗,那就不是狗吗?所以,现在好多人就是养狗,也不养儿子、不养女儿,因为狗是永远在自己膝下的,永远不向社会开放的,但儿女一定是向社会开放的,它的逻辑就在这。

  所以,有心胸的父母知道,其实与其自己的孩子被社会堕落的、不良的风气带走,不如让这个孩子报效祖国。所以,不是祖国需要我们报效,假设我们没有一个报效祖国的目标,其实我们就长不大,不能坚强、不能开阔、不能有作为。主动把我们自己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联系到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成就我们自己的人生,成就有价值、有意义的人生,也才能真正地让父母得以“扬名声,显父母”。不是岳飞后来精忠报国在战场上,我们怎么知道岳母呢?这个母亲是因为岳飞而出名的,是不是这样的?所以,这套道理是讲,家国同构,以国成家,以报国来成就家庭;家与国之间有联系又有区别,家不是完全独立于国的,更不是说要抛弃国、逃离国的,这个是人生的正常状态,也是良好的状态。如果说你培养的孩子没有这种心胸的话,他可能老实、可能本分,像一条小狗天天围绕在膝下,他不被腐化,就不容易呀。所以,社会是我们家庭生命活水的源头,我们来自社会、回报社会、回归社会,其实是真的人生。把这个道理搞清楚,既处理好了夫妻关系,又处理好了跟孩子的关系,那孩子长大了就会是比较有作为有出息的,他自身的感受会比较良好的。这就叫“夫妇之道”,就是“君子之道,造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就是最后一句话。

  如何看待我们从小的成长经历?

  对于我们大家来讲,还有几个问题可能会遇到。按照我刚才的逻辑,那就是要看对方的经历,要看对方家庭的关系顺还是不顺,和睦还是不和睦,在家里是孝还是不孝。这就开始挑了,我要挑一个好的,这个私的成分就来了。

  再比如说,那天我听吉欢在讲一个问题,因为园区里头谁都对彤彤比较亲,搞得彤彤就不清楚谁是爸妈了,这好还是不好?我听吉欢的意思是,还是要有一个人能够跟孩子建立一个长期的稳定的联系,才能够真正去关心孩子。因为你得有孩子的历史才能真关心她,你看了孩子可爱,你去抱抱她,你不是真关心孩子,一定要有一个对孩子长期观察跟踪,能够体会到孩子内在需要的人。这点吉欢讲得很对!但这是不是就是“私”?这其实也是“公”,因为孩子的性格需要有一个逐渐成熟坚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不能让孩子直接是“公”的,孩子得有一个由私到公的过程,从狭隘到逐渐开阔的过程。所以,在这个意义上,就需要有一个妈妈,需要这个妈妈来包容孩子,其实那个时候孩子比较私,比较动物性,逐渐让他有社会性,逐渐开阔起来。

  恩格斯的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它最后的逻辑是说,要实现共产主义就得破除家庭。破除家庭是什么理由呢?因为家庭是私有制的,它是私有制社会的细胞,如果家庭不破除,公有制社会就难以成立。按照这个逻辑,就要破除家庭,包括这个孩子。怎么办呢?孩子生出来之后,不让他知道谁是他的父母。所以,吉欢思考的问题,你不知道是不是曾经有人也这么思考过。但是我认为,这显然是走极端的错误,只知“阳”,不知“阴”,“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实际上是极大的错误!

  我们要理解一个人从私到公有一个逐渐的过程,他不可能上来就那么公。小孩子阶段,莫攀莫比,是什么东西莫攀莫比?小孩子阶段吃、穿、住、行莫攀莫比,但是跑步你要不要比一比?我看要,咱看谁跑得快。劳动要不要比一比?学习要不要比一比?都得比!比学习、比劳动、甚至朴素也要比。有人说比朴素也是私嘛!是,也是私。但是,这种私会逐渐让你变得开阔起来、公起来。若一个孩子上来就不比,说要“无为”,一百米比赛,发令枪“咚”一响,人们都冲出去了,他在起跑线上不动,说我“无为而治,你们跑的最快的不如我跑的慢的”,你说这能行吗?这是第一个方面要注意的。

  第二个方面刚才开了个头,还没展开。其实,既然各自的成长经历对我们今后的生活非常重要,那是不是我们今后就被各自过去的经历给束缚住了、锁定了?我们就只能是这样的人了?那倒不然。所谓性格决定命运,是思想的懒汉,他的命运会被他的性格所塑造、所决定。如果我们是思想的勤奋者,我们的思想会不断地矫正我们性格中的偏差,我们就不被我们童年时期、少年时期的经历所决定。那段经历会制约我们的成长,但是不会起决定作用。

  这个结论用到夫妻关系上来,意味着什么?实际上夫妻关系是相互教育、相互培养、相互宽容、相互理解、共同提高、共同成长的过程。这样去理解就对了。既然“三人行必有我师”,那对方就可能是你的老师,不要觉得自己是天然正确的,也不见得对方是天然正确的。那么,在相互的批评、相互的反省中去提高成长,一时对方理解不了、做不到的,要给与宽容和理解。这样的话,夫妻关系就成为我们体道悟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课堂、非常重要的实践。

  这一点上是儒家和佛家一个重要的区别。佛家的意思是说,只要有夫妻关系,抱歉,你就成不了佛,你肯定是世俗的,肯定是没有精神力量的。但是,儒家的意思是说,可以有夫妻关系,而且这个夫妻关系还有可能不是让人往下走,也可以促使你提高成长、成圣成神。这是儒家的信念。在我看来,这种信念比佛家的信念对精神的力量更有信心。说到底,佛家是说,一旦你有夫妻关系,你就一定是世俗的、一定是物质的。那还是对精神的主导性缺乏信心。还是不是真“悟空”,只能叫“悟净”。不沾染尘土,他只是“悟净”。“悟净”就比较无能,“悟空”就比较有本事。吴承恩起名字是有讲究的。所以,始终让自己有一颗柔软温暖的心,向对方敞开,也向这个社会敞开。实际上,这样即可以有最良好的夫妻关系,也可以有最良好的社会关系。

  当然这有一个问题,就是基础、起点高还是低的问题。如果说双方本来就志同道合、再加上经历的相似、又情投意合,这种状况可能是最好的。如果起点差距很大,不一致,是不是可以?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比如说,二十岁上下,或者是二十五岁上下,相对年青、易变的时候,好像也可以。如果真的是双方各自走过一段比较长的路,这个时候要改,这里面就会有难度,可能会相当难。

  中国古代典籍当中有一句话,叫“教妇初来”。就是说新媳妇刚刚嫁过来的时候,开始的那段时间形成什么样的生活习惯、立的什么规矩特别重要。反过来讲,站在丈夫的角度去说话,这叫大男子主义,怎么我这个“妇”就一定要被你教。你当然也可以说“教夫初来”。总之,开始的这个阶段形成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对于今后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第一阶段处理不好,后面麻烦不断。就跟我们种草莓一样,移苗有问题,后面白粉病就上来了,再弄,红蜘蛛就出来了,实在不行就得拉秧了,拉秧就是离婚。有时候你不拉秧也不行啊,所以,“坚决不能拉秧,枯死在里面也不拉”,这个也不行,双方都“枯死”了,那怎么行啊。所以,慎重不等于不可以。我现在对中国古代的思想做反思的地方大概就在这儿,叫“反四五四,不等于回到五四之前”,不是要对五四以前所有的那些规矩全盘接受,只是慎重而已。争取不离,实在不行,也是可以的。这个才是教我们真正的既尊重了个人的自由,又逐渐能够让社会关系逐渐变好。这就叫“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

  圣人为什么亦有所不能?

  我下面侧重要讲的是“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亦有所不能焉”。“不能”在哪里?比如,最近大家都知道,中央三令五申八项规定,反腐倡廉。按照中国思想,你只要是出了这么一个好领导,就应该是风清弊绝,就应该像当年孔夫子做中都宰一样,一年就让中都大变样,中都这个地方民风就很好了。我们现在就生活在中都,其实好多人感觉并不好。高层在刮风,下面啥事都没有——地方上舞照跳、马照跑,该腐败腐败、该贪污贪污、该受贿受贿、该行贿行贿,实际上社会风气没有什么根本变化。也就是说,孔夫子知道圣人的作用,但是这个作用怎么发挥,可能估计上有不一样。上行不下效怎么样?下不效怎么样?你说八项规定、轻车简从,我非另搞一套,行不行?也有可能,真有可能。一些省长、部长,甚至是小官巨贪,他明着轻车简从,暗着他是“豪车华从”,他完全可以是明着一套、暗里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这叫上行不下效。

  “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亦有所不能焉”,圣人也不是万能的。那有人可能马上就质疑了,我们现在的习大大还不是圣人,那咱就说孔夫子,据说是圣人吧。孔夫子去世以后,儒分八派。那上行下效,怎么分出了这么多派系?荀子也是儒门一派,专批孟轲、专批子思。那弟子都相互打起来了,你上行下效了吗?这就是说,上行和下效存在着理解的偏差问题。你理解了这个侧面、他理解了那个侧面,你强调了这一部分、他强调了那一部分,就形成八派。这叫“虽圣人有所不能焉,有所不知焉”。这局面肯定是他不乐意看到的,但是就是出现了。

  那比如毛主席,也是接近圣人吧?但是你看他上行了,下效了吗?林彪效了吗?小平效了吗?他们都没效。这个叫“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亦有所不能焉”,别高估了上的作用。“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单独任何一项因素,都是有局限性的。我经常说“万物生长靠太阳”,太阳厉害吧?你照冥王星试试看。太阳照冥王星的时间,跟照地球的时间是差不多的,但是冥王星至今寸草不长。说冥王星离得太远,那离得近的火星、水星一样不长。没个良好的环境,能长啥呀?所以,实际上是得“阴”和“阳”都起作用,地球和太阳都起作用,距离还得不远不近,这才有这良好的社会的形成。所以,这就叫“及其至也,虽圣人有所不能焉”。

  第二就是说环境。大家要知道,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环境,是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什么叫“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文化,过去三千年来,从尧、舜、禹、汤、文王、武王、周公、孔子一路下来,它可以有混乱的时候、有分裂的时候、有动荡的时候、有衰落的时候,但是实际上是没有被否定的时候。每当衰落、混乱,大家又都想起来“国难思忠诚、家贫思贤妻”,等到社会真混乱、真衰落的时候,又想起来找孔夫子去了。

  但现在不是这样的,现在的情况是整个把根给刨掉了。“我们再不好,我们也不找你了。”现在这个社会实际上是这种状况。真假设哪天孔夫子回来了,他回来一定被骂的狗血喷头。前些年,有人就在孔庙那里举行裸体彩绘表演,说这个才是孔夫子思想的正解。这有视频为证啊,那不搞笑吗?孔夫子一回来,肯定被人大的张鸣、清华的孙立平起来批一通,说你专制思想、封建糟粕又来了。所以,今天这个社会是这么一个社会,不是用“礼崩乐坏”可以去概括的。“礼崩乐坏”坏了还可以去补,废了还可以捡起来,还可以去修。现在是无影无踪的时候,或者比无影无踪还糟糕,也就是传统文化实际上是被这个社会打入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被封死了。

  习主席再想去号召,实际上是应者寥寥,曲高和寡。因为一旦传统文化被弘扬起来,其实就意味着我们今天的学术界、舆论界统统要改。这一改就会被称为叫“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立刻就会有人说你要搞文化专制、思想专制。我不知道习大大能不能戴这顶帽子,我估计把这顶帽子现在压到他的头上,可能也扛不起来。毛主席当年曾经有过这种气魄,因为在建国初期,有人说你这是秦始皇,骂毛主席是秦始皇。毛主席说,你说对了,我们比秦始皇还厉害一万倍。人家就都不吭气了。毛主席说,秦始皇算什么,才坑了几百个儒?我们现在知识分子统统改造。这比那厉害多了。改革开放以后,知识分子都出来了,其实造成了家不像家,国不像国,企业不像企业,政党不像政党;国将不国,家将不家,其实都分崩离析了,都亡掉了,知识分子就高兴了,说这叫自由。所以,今天要是孔夫子都回来,他一定会感叹当初说过“圣人有所不能焉”,真不行。

  第三,回到当初,回到孔夫子那个时代,行还是不行?“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亦有所不能焉。”其实在他那个时代,也是“有所不知焉,有所不能焉”。标志是什么?周游列国四处碰壁,他是不是有所不能焉?他想去“堕三都”,结果被赶走了,是不是“有所不能焉”?就算对他的七十二贤人、三千弟子而言,真让孔夫子评价,哪一个真懂得儒家的仁爱精神之“仁”、可以称得上“仁”的?孔夫子找来找去,只找到一个人,那就是颜回。别的人是各有长处,但是在“仁”上,也就是今天我们讲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上,心是不是够诚、够坚,他想来想去只有颜回一个人。所以,“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有所不能焉”。

  这个情况是不是只有孔夫子是这样呢?老子也遇到这种问题。他为什么最后骑着青牛出函谷关去了,他就是“有所不能焉”,他失望了。他本来说可以“无为而无不为”,结果他是“无为”了,这个世界变得无所不为了,他很失望。再比如说释迦牟尼。儒、释、道三家在中国是主流,可是儒有所不能为、不能知,道也有所不能为。那么佛呢?大家要知道,佛教的创立之初,也有过一场大辩论,或者说释迦牟尼当初也是面临各派学说的辩论。各派学说辩论的时候,最大的辩论对象是谁?最大的辩论对象实际上是当地的印度教。

  印度教更古老。印度教讲的是种姓制度,有刹帝利,有婆罗门,有吠陀,还有贱民。从事教化的,那是婆罗门、宗教僧侣;第二是从事政治的,就是刹帝利;第三是从事商业手工业的,是吠舍;第四个是从事体力劳动的,是贱民,或者捡垃圾的,叫首陀罗。分了四个等级。佛教凭什么出来呢?佛教是讲众生平等,是针对印度教种姓制度而来的,是因为反抗种姓制度、批判种姓制度而产生的众生平等的佛教思想。

  反过来,你既然批判印度教,印度教肯定会批判你,是相互批判。在相互批判的过程中,有一部分印度教的教徒就转到佛教这边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不是佛教有所能焉?马上就发现它有所不能焉。印度教的教徒们来到佛教之后,就把印度教内部的那些规则、制度、习惯带到佛教来了,在佛教内部又重新创建等级体系,释迦牟尼不就傻了吗?这就叫“有所不能焉”。后来我们所看到的,凡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泥塑木雕的大菩萨统统都是印度教的产物,不是佛教。真佛教应该是不立偶像,甚至是没有这种雕梁画栋的庙宇场所的,因为讲平等嘛。

  这是第一大辩论对象,其实还有第二个辩论对象,大概叫大熊吧。那一派比较接近我们今天讲的无神论,比较接近我们今天讲的唯物主义、物质主义。说甭看你讲得都挺好,理我说不过你,五百年之后我的弟子穿上佛衣佛裟来败坏你。现在释永信是不是这样的?穿上佛衣佛裟来败坏佛门,人家说的准准的。这就叫“虽圣人有所不能焉”。

  我讲完这个之后,大家可能心都“哇凉、哇凉”的,这个事情既然过去没有人做到过,虽然这个思想可以很崇高、很空灵,可以无处不在、至大至小,但是有人做到吗?“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只能说,在前人的肩膀上成长、犯错误,人家犯错误跌倒的地方,我们争取不犯错误、不跌倒。靠什么?靠整体,靠结构,靠不脱离生产劳动的思想学习。农场书院实际上是有这么重大的意义。

  接下来讲,当“圣人有所不能焉”的时候,当领导有所缺陷的时候,或者即使领导没缺陷,但人数太少的时候,怎么办?所以还有一句话,“天地之大,人犹有所憾”。天地至高至大,至深至厚,但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的遗憾。比如说,前两天,《康定情歌》变成康定地震——6.3级康定地震。比如海啸,比如干旱,比如洪水,比如,我们北方缺水,南方多水,可是雨老往南方下,不是有偏心吗?比如说,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有四百八十万平方公里是沙漠、高山、干旱等不能使用的土地,你这不是又偏心吗?你普降甘霖,往新疆塔卡拉玛沙漠降啊,它就不去,你有什么办法。你看老天就是偏心,常年的就偏袒东南,但是偏袒的又过分了,时不时一场台风过来,房倒屋塌的,这么个偏心法,东南地区的人也受不了。这叫“天地之大,人犹有所憾”。

  今天的右派批评毛主席大概就是这么个批评法,说你看这里有错误,是真的有错误;那里又犯了错误,这个三年自然灾害怎么样,那里大跃进又怎样。他就不明白“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这句话。想要什么过失都没有,什么问题都没有,可不可能?然后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加以攻击。然后说苍天啊,你怎么不开眼啊,你这个老天爷啊,早点滚蛋吧,诅咒毛主席大概就是这种情绪。特别是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正好一场地震过来,把他埋进去了。你说要感恩天地,他说去你妈的,他把我压到下面了,我感恩他?或者说一场海啸把你卷走了,说感恩天地?他这个筋就转不过来。

  所以,我们认识世界,认识自然,是要这么去认识。感恩天地、感恩自然是这么去感恩。不是因为地震了,海啸了,干旱了,洪水了,我们就诅咒天地,抱怨天地,不是这样的,还要感恩。你要真不感恩天地,觉得地球上就不适合你呆,行啊,你随便去,爱去哪去哪。去月球吧,最近,实在不行,太阳系没找到适合的,太阳系以外也行,随便你去,没地收留你。现在老以为有外星人,没那事。就算真有,你到那里去,离地球一万光年;你去吧,一百光年你就完蛋了,小孩从一出生,坐上飞船,到那里已经就老了。只有这个地球,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这份天地,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感恩,只能珍惜,只能欣赏。这就叫“天地之大,人犹有所憾”,有遗憾就不错了,遗憾就不是抱怨,遗憾仍然是感恩、珍惜。

  为万世开太平

  第四个要点要说的是“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什么叫“语大,天下莫能载焉”呢?说大了,就不知道到哪去了,天地宇宙,混沌初开,一直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这是“语大”,还有边际吗?没有边际的,无边无际的。“语大,天下莫能载焉”,但这里圣人讲的主要不是指大自然,讲的是人世。

  “语大,天下莫能载焉”。那什么是人世之大、社会之大、世界之大、人心之大、人世之大?比如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说这家伙狂妄不狂妄?为万世开太平,那么后面那么多人干嘛?他们要打仗,要争吵,你要大伙都不打仗不争吵了,你把后人的事都给干完了。这种心胸,上考虑我们从哪里来,下考虑我们到哪里去,要为未来的世界开辟不但是和平,而且是太平。太平高于和平,因为和平只是两次战争之间的间歇,太平是永远没有战争,不但是国与国之间没有战争,人与人之间也没有战争,人内心也没有战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还有比这更伟大的目标吗?这叫“语大,天下莫能载焉”。

  我看最近习大大出访澳洲、出访大洋洲,有点这个意思。我们现在和平外交的攻势,西边攻到了美国,北边攻到了俄罗斯,南边攻到了大洋洲,然后非洲、南美洲,现在我们都在宣扬中国的和平攻势,挺有意思的。这个也叫“语大”,但是还能载,不是莫能载。以和平的攻势去引领这个世界,总比用战争的攻势去统一这个世界要好多了吧!我觉得中国古人的气势这就有点出来了,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过去我们读教科书的时候,读到这十六个字的时候都说,你看,中国古人忒霸气,要把所有人当奴隶看待。“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是要做最大的地主吗?这野心忒大了吧?这是一种解读,但这是一种魔眼的解读。为什么不用佛眼去看呢?佛眼去看,就是要给整个天下带来和平,甚至要带来太平。每个人的痛苦我们都要关怀在心,非洲的埃博拉病毒我们也要派医疗队去救护。那这不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思吗?不是“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意思吗?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中国人要关心的四海之内的兄弟,为什么不能这么善意去理解,非要把他理解成征服和掠夺呢?再说人家那句话写的本来就不错,人家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是说“普天之下莫非霸土”。“霸土”才是问题,“率土之滨莫非霸臣”才是问题,你得把“王道”和“霸道”分开来。可是,按照性恶论的思想,什么“王道”、“霸道”?“王道”只是为“霸道”鸣锣喝道的广告牌,后面的全是武力、全是镇压。这其实是性恶论的理解,你要这么理解。按照这种理解法,中国五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肯定被一笔勾销。按照这种理解法,我们派到的非洲的医疗队,那就是我们征服非洲的先遣队。美国是这样干的,咱们不是这样干的。我们修一条坦赞铁路,那是我们派到非洲的先遣部队吗?不是啊!或者也可以说,是我们让世界和平、太平的先遣部队,那就是王者之风、王者风范,这就叫“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

  第二是讲“君子语小,天下莫能破焉”。什么意思?按照庄子的思想,“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可以不停地破下去,怎么就不能破了呢?可是你要知道,这个“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的道理你是破不了的。任何具体的物质你可以破了它,这个“道”你怎么破?破不了。所以,实际上是“道可道,非常道”的“道”你破不了。再比如说,我们讲中医,讲气血经络,讲阴阳寒热、虚实表里,真到了具体的症状上,几分阳,几分阴,几分寒,几分热,几分表,几分里,你说的清楚吗?有一个准确的边界没有?抱歉,实际上没有。你插不进去,你不可能把它固定下来,不可能把它静止下来,不可能切割它,不可能孤立它。这叫“莫能破焉”,你就破不了,它就是一个连绵不断的、生生不息的过程。你就无法真的破了它、断了它。这叫“语小,天下莫能破焉”。

  》》请点击返回阅读【中庸心解】夫妇第七(上)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