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整体管理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善意投机与恶意投机
日期:2014-12-13 19:35:16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第一篇 企业成功地图】 第三章 二层结构:投机和实干 第三节 善意投机与恶意投机 麻烦更大了。 在个人生活层面,如果说投机的世界观可以让人视野开阔,思考深刻,把握机会,和谐身心,那我们就持投机的世界观。但是,这种世界观既有可能导致依赖心理,也有可能导致万

【第一篇  企业成功地图】

  第三章     二层结构:投机和实干

  第三节    善意投机与恶意投机

  麻烦更大了。

  在个人生活层面,如果说投机的世界观可以让人视野开阔,思考深刻,把握机会,和谐身心,那我们就持投机的世界观。但是,这种世界观既有可能导致依赖心理,也有可能导致万念俱灰,失去物质动力。如果说实干的世界观可以让我们相信个人奋斗,充满进取精神,创造物质财富,那我们就持实干的世界观。但是,这种世界观却可能导致视野狭隘,浅薄无知,失去机会,身心焦虑。

  在社会政治层面,如果说投机的世界观可以让我们认识到相互依赖,从而产生彼此帮助关怀的精神动力,使社会有可能产生和谐,那我们就选择投机的世界观。但这种世界观却可能被少数人以真理的名义、以复杂性的名义垄断政权。如果说实干的世界观可以让我们相信民主政治,从而增强公民的主人意识,那我们就持实干的世界观。但这种世界观也可能导致强烈的物质主义和利己主义,使社会陷入两极分化,导致环境和资源危机,导致一国内部的阶级斗争,也导致国家间的冲突和战争。

  那么,作为个人,我们该如何选择?作为社会,我们该如何选择?

  这时就必须出现善意投机。

  想到投机,绝大多数人以为就一定就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投机,即恶意投机。其实,严格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人常常只会算小账,不会算大账,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这种人认识不到世界的复杂性和多变性,最多只会投眼前的小机,不会投长远的大机。问题在于,一旦认识到世界的复杂性和多变性,会投大机,又会出现投机动力不足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将钱财拢到自己腰包呢?

  怎样解决这两者的矛盾呢?唯一的办法是为社会公众利益而投机,即善意投机。为什么要办企业?为了国家强盛,人民富裕。为什么要挣钱?为了用人民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本来,挣钱就是为了得到社会承认。但是,钱挣得越多,小圈子里的承认越强,大社会就越不承认你。现在,你把挣来的钱花到于国于民有利的正道上,而是不花到三万块钱一桌的豪华宴席上,小圈子里可能不见得承认你,但大社会却承认你。小圈子里的名声是一时的、局部的,大社会里的名声是相对长久的、全局的。你到底要什么?如果你如此在意小圈子里的一时承认,说你狭隘、浅薄,你又能说什么呢?想通了,财富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亿万富翁也是个过路财神。只要这么去想,这么去做,你的视野将逐渐开阔,原来与己无关的事情逐渐有关起来,原来看不见的机遇一个个地冒出来。

  更重要的是,企业员工的心态也会逐渐调整。当你一心一意为自己利益时,员工和你的关系是对抗性的、敌意的。当你逐渐考虑社会利益时,员工中的对抗性心理将逐渐下降,企业的内耗将逐渐减小,而为企业着想的员工将逐渐增加,企业多元化经营的干部队伍将逐渐形成,抓住机遇的能力将逐渐增强。也就是说,当你放弃狭隘的自身利益时,财富反而会更多,社会地位反而会更高,更扎实。这就叫“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这样,当一个人的大限来临时,就不会觉得空空落落,死不瞑目,反而会觉得一生做了很多好事,得到了社会的承认,可以心安理得地走了。

  这种类型的企业家中外都有,最有影响的是福建华侨、新加坡橡胶大王陈嘉庚。

  案例14:乐善好施的陈嘉庚

  陈嘉庚出生于1874年。其父亲陈杞柏早年闯荡南洋,在新加坡立足,创办了顺安米业,积有十余万家产,小有成就。陈嘉庚随父亲经商,精明能干,六、七年间,他的薪水不断增长,而他父亲的财产已经达40多万元。但是,这时母亲去世,他回家修建母亲的陵墓。三年后,回到新加坡,顺安店却已经破败,亏损额达20多万,他父亲和叔叔都已经心灰意冷。

  陈嘉庚不得不接过这个破烂摊子,重头再来。店、厂和屋地产,有的承顶出去,有的招商合股,有的托人转卖,有的暂告停业。剩下的借款三十万元, 则以尚余的屋地产业抵还三分之一,最后还亏欠20万元,依法只好挂在父亲陈杞柏的名下。

  陈嘉庚一无所有,只有经验。1904年,他借了7000元,在距新加坡城区10英里的山地,建造了一所黄梨罐头厂。一切省了再省,省了再省,借来的7000元总算勉强够了。制作黄梨罐头所需的白铁、糖枋,都可向市面华、洋商人赊取。四月黄梨一上市,“新利川”就开始生产了,到六月底,三个月时间,制成了上万箱黄梨罐头。核算结果,获净利9000余元,陈嘉庚绝处逢生。

  紧接着,陈嘉庚又经营了另一家黄梨罐头厂,开设了谦益米号。到第四年,陈嘉庚的资产已经积累到10多万元,而且新投资的恒美熟米厂每月有净利一万余元。他松了一口气,找到父亲的债主,折价9万元,归还了父亲的20万元欠款。

  陈嘉庚又没钱了。但是,他似乎从来不担心没钱。恰值此时,孙中山先生来到新加坡华侨中筹资。陈嘉庚很快成为追随者,向往革命大业。武昌起义后,在他的努力下,新加坡的华侨共筹款20万元,汇回国内,支持革命。陈嘉庚还支持孙中山私人需款5万元。

  陈嘉庚内心的爱国热情被辛亥革命的成功激活了。他回忆说:“我性迟钝又失学,民国未光复之前,尚不明爱国真理,迨光复后猛省勃发,刻刻不去于怀。”此后,他热心办学,热心实业救国。

  1913年,陈嘉庚在家乡集美创办一所全县最好的新式学校,集美小学校。该校拥有班级五个、校长和教员七名,学生135名。为了解决师资问题,1916年,陈嘉庚创办集美师范和中学,建造规模宏大的校舍,聘请优秀校长和教师,招收贫寒学生。学生只交饭钱,免交学费和住宿费。这些事业大约花费了近50万资金。

  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原来,代父还债后的陈嘉庚看准时机,进入了利润丰厚的橡胶业。1901年,华侨林文庆和陈齐贤合资在马六甲开辟树胶园5000英亩,先后投资20余万元,数年后仅卖出2000英亩,就得款200万元,获利达20多倍。陈嘉庚一得知这消息,立即花了1800元,向陈齐贤购入树胶种籽18万粒,套种在黄梨之间。4年后,1910年冬,福山园的胶树已经成林,正遇上橡胶涨价,陈嘉庚托陈齐贤转卖给英国人,获得32万元。尝到甜头后,陈嘉庚又开拓了柔佛、祥山等树胶园,创办谦益树胶厂,投资裕源、振成丰、槟城等树胶公司,从1911年到1918年,单橡胶业就获利170万元。

  除橡胶外,陈嘉庚还进入了航运业,先后租轮船4艘,购巨轮2艘,近航南洋各线,远航欧、非各国,4年间获利160万元。加上黄梨业、米业等,合计入项达450万元。创建集美师范、中学、小学等约用去50万。这样,至1918年底,陈嘉庚已拥资400万元。

  谁都知道这400万来得并不容易,陈嘉庚当然更清楚。但他似乎并不看重金钱,也不看重享受。他住的是普通房子,穿的是朴素衣服;鞋子袜子破了再补,陈旧皮箱用了再用;他既不吸烟,也不喝酒,更不许家里人给他作“生日”。那他要干什么呢?

  他要兴学报国,创办厦门大学。他捐出厦门大学开办费100万元,经常费300万元,合计400万元,正好等于他当时的全部财产。

  好在老天有眼。陈嘉庚捐出了400万,但很快钱就源源而来。不久,他成为马来西亚的橡胶大王,新加坡华侨的首名富翁,家产猛升到1200万元。以此为后盾,陈嘉庚独力把厦门大学办成一所拥有文、理、法、商、教育五个学院、十七个系的综合性大学,成为全国著名的大学之一;独力把集美建成一座拥有男子小学、女子小学、男子师范学校、男子中学、水产航海学校、商业学校、女子中学、农林学校、幼稚师范学校、国学专门学校等十校,和幼稚园、医院、图书馆、科学馆、教育推广部等单位的宏大的学校城。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嘉庚被推举为“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的主席,募捐并掌管了数亿华侨义捐,有力地支援了祖国,被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尊为头号财神爷,也得到毛泽东的高度评价:“华侨旗帜,民族光辉”。

  可见,许多人办企业根本就不是为了个人发财,而是为了实业救国,实业救社会。历史上留下影响的,也不是那些腰缠万贯、一毛不拔的实业家,而是仗义疏财,甚至毁家纾难的实业家。

  当然,有些人可能会想,既然有救国救民的雄心壮志,那么为什么还要办企业,而不是去办政党?在经历了当代中国的政治风云后,我们知道,一个国家的强盛和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努力可以实现的。有的人有宏图大略,去创办政党,救万民于水火;有的人经不起办政党的风浪,但也想为老百姓做点事,行不行?行,去创办企业,解决一方生计,丰富商品,发展技术。两种人相互结合,而不是相互排挤,国家才能真正强大起来,社会才能真正和谐。

  80年代以来,社会舆论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此前,社会舆论要求人皆为圣贤,要狠斗私字一闪念。此后,社会舆论又要求每一个人都做流氓,要狠斗公字一闪念。这是极大的误导。正因为狠斗公字一闪念,现在掌握财富的实业家群体就变得缺乏社会责任感,只知道斗富比富藏富。换句话说,这个群体已经“一不小心”成了统治阶级了,但是,在心理上却还是被统治阶级的心理,缺乏社会责任感。这正如孩子,身子已经发育成熟了,甚至都已经成家了,但还是只知道玩耍、打闹,甚至鸡鸣狗盗,小偷小摸。如此,社会怎能不滋生强烈的仇富心理呢?

  有人可能会说,要求这个群体负起社会责任来,这等于是要求公鸡下蛋,母鸡打鸣,太阳从西边出来。资本家怎么可能为工人考虑,为社会负责呢?马克思有一句名言,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如果你的设想能够成立,还要阶级斗争吗?还要革命吗?

  这其实可以反过来提醒这个“一不小心”当上的统治阶级,如果你们不负起社会责任来,等待着你们个人的,是财产没收、身家性命难保;等待着社会的,是又一场动荡和革命。即使没走到这么远,那么,个人化的恐怖主义也会频频光顾。最低限度的,是轿车被砸,孩子被绑,是企业被内贼外盗勾结起来一点点掏空。

  当然,中国传统论个人责任而不是阶级责任,对个人道德人品有很高的期待。社会改良无法一朝一夕完成,也非一人一团体可以实现,客观上需要有许多善意的实业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发明家、科学家等出现。机会是客观存在的,与其是恶意的实业家去抓,不如善意的实业家去抓。善意的实业家抓到机会,就有可能利用资源推动社会进步。恶意的实业家抓到机会,将利用资源激化社会矛盾,甚至给社会带来潜滋暗长的灾难。我们今天也许无法期待“圣人出,黄河清”,但是可以期待无数个贤人从社会生活各领域成长起来,使中华民族乃至世界走向真正的文明大道。

责任编辑:文章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