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指点人物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韩德强:为一切“老黄牛”平反
日期:2013-11-07 09:05:32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新一届党中央应该直面历史伤痕,为一切“老黄牛”平反!为朱赞成平反!为张钦礼平反!为杨贵平反!为薄熙来平反!为全国各地各历史时期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一切劳动模范、战斗英雄、焦裕禄式的干部平反!

福建泉州最独特的景点是什么?我看,是“城东人民围海造田纪念堂”。

纪念堂其貌不扬,两层建筑,红砖平顶,像是一户殷实之家。门前树着一块大石碑,上题“为人民服务”。碑后刻着“老三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纪念堂两旁分别树着“城东海堤碑记”和“致敬碑”,纪念着当年战天斗地、围海造田的有名和无名英雄。纪念堂门前有对联:“赞美名应树碑歌功勉后辈,成宏业须立传颂德慰英魂。”横批:“浩气长存”。正厅供着主持围海造田的英雄朱赞成铜像,两旁对联令人潸然泪下:“是七尺男儿生为人杰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有遗憾当还家”。


36年前的一大片滩涂,现在已崛起一座新城


城东人民围海造田纪念堂

这座纪念堂本当由政府出面修建。当年围海所造的近万亩农田上,如今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成为泉州繁华的新区,每亩地价可高达600万。泉州市委、市政府若有丝毫感恩之情,对这600亿巨额财富的创造者,当年城东公社书记朱赞成和三万农民,能不树碑立堂以纪念吗?

然而,朱赞成至今沉冤不白,当地政府对此事三缄其口。2011年5月底,就在纪念堂开放前夜,市里派人将二吨重的朱赞成铜像搬走,将两侧的对联取走,将“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的竖匾铲掉,并强令取消第二天的开放仪式。

朱赞成出生于1928年,家境贫寒,小学未毕业即到米店当学徒,饱尝生活艰辛,对黑暗的旧社会埋下刻骨仇恨。解放后,心情舒畅,工作积极,受到党组织的信任和重用,曾任泉州市民政局长、城建局长。1965年,朱赞成任泉州市城东公社书记。当时的城东公社人多地少,且属盐碱地,人均产量很低,家家户户靠吃“地瓜渣糊”度日。朱赞成暗下决心:“不解决农民兄弟的吃饭问题,我们共产党怎能对得起这里的老百姓!”

他完全不计较仕途的得失,决心埋头苦干,造福一方。他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寻找改良土壤、平整土地、围垦海埭、增产增收的办法,卓有成效,深得民心,且带出了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基层干部队伍。1970年7月,乌屿农民乘船前往陆地,不幸发生沉船事故,6人死亡。此事成为修建北堤、连接乌屿、围海造田的契机。打开泉州市的地图可知,当年城东公社围海造田地区域,相当于再造一个城东公社。这样的事,一般需要动员全市力量才能干成。但是,朱赞成已经任职5年,经验丰富,干部队伍成熟可靠,和大家一商量,决心顶住各种冷嘲热讽,顶住市里的压力,自己干!先修较浅、较短的北堤,用成功鼓舞大家的信心,再修水深浪急的南堤。真个是人定胜天!就在那个没有吊车、挖掘机、推土机、铲车、卡车、挖泥船、装载机的年代,硬是靠锄头畚箕、板车木船,肩挑手推,仅用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南堤的修建。南堤合龙之时,正值狂风大作,激流奔涌,堤基下沉。在这个关键时刻,朱赞成带头跳下合龙口,数百名青壮年纷纷跟着跳进急流,确保了合龙一次成功。

朱赞成不但是治理土地、围海造田的好手,还是多种经营、创办企业的能手。城东公社有部分丘陵农地,朱赞成倡导“山顶种果树、山腰种经济作物、山下种粮食”。他组织有技术的农民办农业机械厂,用建筑工创办建筑社。还创办酒厂,用酒糟养猪,创办良种猪场。如此,办了10余个社队企业,为改革开放后的乡镇企业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朱赞成以身作则,带出了一支不怕劳苦、敢拼敢打、胆大心细的干部队伍。用今天的眼光看,朱赞成办了一个黄埔军校,一个超级MBA班,出来的都是真人才。他的副手林敏捷,当年修建南堤、北堤的总指挥,就是其中一个代表。林敏捷后来受到不公正对待,被迫出走香港,从打工起步,用15年时间做出了一个3000人的服装企业,香港尚峰公司。林敏捷回顾一生,觉得最值得回顾、最值得珍惜的,不是他香港创业的15年,而是跟着朱赞成战天斗地的10年。林敏捷提到朱赞成,每每泪流满面。在《回首前尘追旧梦,伤心何处觅英魂——悼朱公赞成》一文中,林敏捷写道:

在和您相处的日子里,您常说的一句话是“业不成,心不死”。您告诫大家的一句话是“办事胆要大,心要细”。……当时,我作为您的一名副手,与您同睡一个宿舍,夜间您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经常三更半夜还被您叫起来研究施工问题,有时一谈就是一两个钟头,十分细致,一丝不苟,真可谓胆大如天,心细如丝。……您心直口快,说话见心,整个心胸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府,从不耍弄权术,做您的下属有一种绝对的安全感。……您不知阴谋诡计、阿谀奉迎为何物。以致被人算计了还浑然不知,不改一颗赤子之心。

老朱啊!我的好书记,好领导,好兄长,您在哪里?我俩阔别已有34个年头了。34年,34个春秋,我经常不由自主地想起您,经常情不自禁地谈起您;34年,34个花开花落,我仍清晰地感到,您从来就没有离开我们,您依然鲜活地生活在我们中间,时刻和我们在一起,共忧患,同荣辱;34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您可知道,在异地他乡的我如何地思念着您?闲暇时想到您,您的音容笑貌,您的谆谆教诲,都会令我心酸喉塞,以至泪水涟涟;挫折时想到您,您那“业不成,心不死”的格言,就会立即萦绕在我的耳际,使我干劲培增,勇往直前。……老朱啊!我的好兄长,我愿追随您的脚步,牢记您的教诲,以您的人生为榜样,以您的人格作典范,直到走完我人生的最后旅程。

林敏捷现在已经关掉香港的企业,回到家乡,只做一件事:“尽我力所能及为您鸣不平,讨公道,用各种方式表达我对您的敬重和哀思”。他出资修建了这座纪念堂,铸塑了朱赞成铜像,精心撰写祭文、对联、致敬碑文,宣传朱赞成的事迹。

看到这里,读者自然会疑惑,朱赞成后来出了什么事?1977年,他被当作“四人帮”的残渣余孽杀害了。1984年,错杀朱赞成的省委领导承认:“运动是对的,人错杀了”。林敏捷认为,在1975年福建省农业学大寨会议上,朱赞成当众指出这位领导的错误,得到与会者的共鸣。这位领导心胸狭隘,借随后的政治运动排除异己,才有朱赞成的冤案。可叹的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朱赞成亦遭到群众的错误批判。但朱赞成心胸开阔,每逢批判会结束,他就抬起头来,要求干部留下,“抓革命、促生产”,不误农时,布置生产。

朱赞成真是“只埋头拉车,不抬头看路”的“老黄牛”。这样的“老黄牛”才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鲁迅先生当年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但是,这些老黄牛没有“理论”,只知道埋头苦干,总是被各种各样有“理论”的人拉来试刀。例如,自由民主论者认为,老黄牛是专制制度下的忠实奴才,不知道争取权利,只知道尽义务,累死活该。例如,个性解放论者认为,老黄牛不懂享受,压抑人性,没有个性,不知道欲望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阻碍历史进步。例如,反驯服工具论者认为,老黄牛是驯服工具,不会当家作主,走错路了怎么办?例如,阶级斗争论者认为,统治阶级最需要的是老黄牛,提倡老黄牛精神不利于反剥削反压迫。例如,造反有理论者认为,老黄牛只知道当劳模、当英雄,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帮凶,是保守派的群众基础。例如,鲁迅先生也曾经暗示,在风雨如晦、亟待变革的时代,老黄牛式的人物很容易成为革命的看客,对社会运动麻木不仁,容易显得愚昧。例如,反清官论者认为,清官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有利于巩固阶级统治的秩序,老黄牛亦如此。

呜呼!中国的脊梁被左左右右的西方理论一刀刀砍断,中国的老黄牛被各种各样受过西式教育的人讥笑、蔑视。结果,中国社会就被严重西化了。从政治投机到经济投机,不就是“抬头看路”吗?贪官污吏越来越多,不是有利于革命形势的到来吗?道德沦丧,五毒俱全,不就是个性解放吗?政治主张派系林立,各自以为是,一地鸡毛,不就是人人当家作主吗?

日常生活中,谁都喜欢老黄牛型的人,无论这样的人是领导、同事还是下级,无论做朋友还是做夫妻。但在“理论”上,似乎谁都可以瞧不起老黄牛。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各种各样的流行“理论”都是西方的“理论”,而为老黄牛论证的东方理论已经被当作“封建思想”扔进了历史垃圾堆。这“封建思想”提倡,为人要谦虚、低调、踏脚实地,要“敏于行、讷于言”,要具备仁、义、礼、智、信五种品德,事父母要孝顺,事上级要忠诚,对朋友要讲信义。虽然朱赞成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但其优秀的品质恐怕不是靠读《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得来,而很可能来自其学徒生涯,来自其青年时期所形成的“封建道德”。这“封建道德”与“为人民服务”天然一致,都是要与人为善,要考虑他人第一。而“资本主义道德”,即平等地竞争,自由地弱肉强食,民主地不负责任,以争人权为名争权夺利、自私自利,却与“为人民服务”格格不入。从“五四”起,“资本主义道德”以“德先生”的形象进入中国,“自由、平等、民主、人权”夺取了话语权,老黄牛就不吃香了,为人民服务就被当作专制思想抛弃了。

怎么办?要真正树立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不能再听任西方理念横行无阻,而必须逆流而上,让为人民服务的理念和精神回归一党执政的体制。

为此,新一届党中央应该直面历史伤痕,为一切“老黄牛”平反!为朱赞成平反!为张钦礼平反!为杨贵平反!为薄熙来平反!为全国各地各历史时期受到不公正对待的一切劳动模范、战斗英雄、焦裕禄式的干部平反!


泉州城东海堤合拢。1974年11月26日摄

相关新闻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城东人民围海造田纪念堂”今开堂

林敏捷:围海造田发展城东

央视:沧海桑田的变换(视频)

 

推荐阅读:

韩德强正道:从《碰撞》到《中国反思》

  【文摘】我的这些思想都与正统的西方型左翼思想不一致。最关键的区别在于,我强调精神的重要性,而不是物质的重要性。我认为,精神来源于物质,受物质制约,但主导物质。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相关文章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56)
98.1%
踩一下
(3)
1.9%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