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世界情怀 正本清源 习政心解 指点人物 经世济民 整体管理 非常关注
当前位置: 正道网主页 > 正道政治 > 指点人物 > 正文
图文推荐
编辑特推
正道微博
【全文独家】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下)
日期:2015-01-05 11:28:03 作者:韩德强 浏览: / /
国内外媒体的种种揣测,往往牵强附会、自相矛盾,既脱离思想又远离人心,既不能真的读懂令计划,也无法读懂中国政治。令计划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的政路和心路转变与时代有怎样的联系,我们能从令计划的沉浮中汲取什么样的教训?韩德强老师独家评点: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
核心提示:
        2014年12月22日冬至夜,中纪委重磅消息发布,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被查。一时间好些人没顾上吃饺子,各种传言、揣测和秘闻引爆媒体和网络。“西山会”、“山西帮”、“大内总管”、“团派”、“新四人帮首领”……如武侠小说一般的政治揭秘软文满天飞。可是仔细分析会发现,国内外媒体的种种描写和揣测,往往牵强附会、自相矛盾,既脱离思想又远离人心,虽然以真相帝的名义,结果既不能真的读懂令计划,也无法读懂中国政治。
        令计划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的政治路途和心路转变与今天这个时代有着怎样的联系?我们又能从令计划的身世沉浮中汲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正道网带您一起关注成长心路,还原一个真实的令计划。敬请关注正道网独家发布的韩德强老师评点: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带你层层解析。

独家解析: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下)

  韩德强

  注:若无法观看,实属抱歉,请移步百度云盘观看,【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下)http://pan.baidu.com/s/1sjNTFPV 】(复制链接直接访问)

以下是关于令计划的讲座文字稿下半部分:

(全文实录)韩德强:令计划的政路与心路(下)

韩德强

2014年12月26日

(注: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请注明转自正道网)

  从今天中办的政治处境看令计划的可怜与可悲

  这里头我们实际上主要是在讲他的政路,心路部分要补充一点。心路当然实际上现在只能猜测,因为令计划非常低调,他所到之处给记者只说一句话,就是“不要报道我”。他就不接受采访,没有有关他的故事可以去捕风捉影。但是,这个时代是个要害,时代的大潮毕竟放在那里,这个大潮当中许多人的心路可以作为参考借鉴。

  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办是一个什么地方?最近习近平,大概是四五个月以前,视察中办有一段讲话,讲话里头有一句特要害的话:“对党的绝对领导要有绝对忠诚”,这就是中办的作用和地位,中办人该干的事,对党的绝对领导要绝对忠诚。这里头有两个绝对,第一个叫党的绝对领导,什么叫党的绝对领导?说党的绝对领导就意味着你千万不要想推翻这个党,你也不要想两党轮流执政这套东西,统统都别想。党的绝对领导还意味着党中央的绝对领导,意味着总书记的绝对领导,它是这个意思,叫党的绝对领导。第二个叫绝对忠诚,什么叫绝对忠诚?一言一行要绝对忠诚,动心起念不能有丝毫偏离的想法,这叫绝对忠诚。这个实际上不容易做到。

  我们刚刚讲过忠和恕,把心放在中间是为忠。可是大家一定要知道,今天进入中办的人都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培养出来的人,包括他那个时期也是改革开放三十年培养出来的。这个三十年倡导的舆论叫:“党员也是人”,“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都是要有名和利的”,“人是要利益驱动的”,“人是要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这个三十年基本是这个调子。那所有进入中办的工作人员都会受到这个思想的影响,所有中办的工作人员都有朋友亲戚、都有家小,饭桌上谈的都是你这个位置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你在朝为官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能不能给我们家、我们什么朋友亲戚谋点福利,能不能通个风、报个信,能不能透点信息、漏点内幕……这个位置上每个人都会受到种种的诱惑,自己受到的教导又是“人自私自利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千方百计利用这个职位去交易,当然别让人发现。这是中办普遍的心态。

  现在的中办也是这样啊,我不怕他们中办人知道。这不是他们的罪过,是这个时代造就了这么一批不忠不孝的人,是这个时代造就了这么一个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气氛和舆论。所以要求这么一群人绝对忠诚,实际上是与虎谋皮。

  反过头来人家会问:中央领导是不是值得我们绝对忠诚?中央领导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是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人让我们绝对忠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让我们绝对忠诚于腐败,你们让我们绝对忠诚,行,你们先做好了。”他们一看领导做得不怎么好,就想:“那凭什么让我绝对忠诚?”也就是说,自私自利的逻辑一旦渗透到政治核心地带就毫无忠诚可言、毫无保密可言。中办内部一样是这样,比如说令计划希望各局局长、各组组长、各室室长绝对忠诚,可能吗?全在相互的算计博弈当中。政治高层很可能相互都不忠诚,都只不过是某个人今天一时得势了就忠诚于他,明天这个人不得势了就不忠诚于他,他们真忠诚的是钱!今天这个社会是这样的。

  第二大家要知道,中办的工作实际上是非常枯燥的工作,非常枯燥。要去理解令计划的工作是非常枯燥的:日常生活是起草文件报告、协调会议时间地点,这些工作如果不知道它的重大意义、历史作用,实际上比我们拔草莓苗、撇老叶子要没意义得多了。老叶子一撇我们就知道第二天草莓苗会长出新叶子,工作的意义感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而开一个又一个的会,去念一个又一个的报告,并且那些报告你也不知道它在说什么,也听不懂它在讲什么,就会很没有意义感。

  我一直很可怜他们这些中央委员们,坐在那里开三天会议,其实上头的所有官方文件没有一句是真话,这时候他们是很郁闷的,不知道哪句说的是真的。如果还要让你去琢磨去研究,可哪句都不是真的,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起草文件协调报告的那些人更难受了,无中生有,还非要编得有模有样,这多难受。大家一定要知道皇帝的新衣是怎么编织的?皇帝的新衣是这样编织的。那群骗子实际上很难受。真的织一件新衣,那经是经、纬是纬,该绣的绣、该织的织,一件新衣织出来那还有成就感;如果是骗子的话,拿了一堆锦绣丝线之后其实一根线都没用,只是在那里假装穿针引线,难受不难受啊!大家注意到有一种舞蹈叫太空舞,太空舞是这么凭空摸过去,你如果真的有个对象摸过去还好办,实际上就是没有一个对象,无中生有,还非要这样摸过去,这就得长期训练才行。也就是说骗子需要长期训练才行,要不然骗着骗着他自己都忘了前面说了什么了,怎么骗别人的,整个脑壳一脑袋浆糊。

  我其实很可怜他们这些人。这些人工作不知道什么意义,枯燥乏味,说的不知道是什么、写的不知道是什么、念得不知道是什么,完了中办的那些人工资其实还并不高,只是正常公务员工资而已。虽然隐性的权力非常巨大,但是抱歉还不能用。如果钱也不多,工作意义感也找不着,权力说有其实又不让用,那他们所有的出路都被堵死了,他们就非要找一个出路不可。所以就会有泄密之类的,或者想办法牵线搭桥、权力互换等等,这是中办这些人被逼到这个路上的。

  我这话当然是替他们开脱的了。要对比一下毛主席时代的中办工作人员,日子就比较舒服比较幸福,因为他们工作有意义,而现在的中办人员工作没有意义感,就痛苦了。

  假设权力也不能用,权钱勾结这条红线要谨小慎微的对待,工作本身又无意义,那怎么办?那他就会想,这是现在权力变现的时机还不成熟,等有了更大的权力再变现,现在只能是积累,“股票先攒着,将来牛市爆发了再抛”,这大概就是抛权力股票的逻辑——中办这个位置上现钱没有,但是是期货,将来哪天就变现了。他们就会做这种梦,跟社会上的渗透权力的商业力量一结合就会出种种乱象。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曾经以为令计划问题是非常严重的,但是我现在判断很可能他还是相对较好的呢。所以会发现一个人的命运、一个人的性格其实是深深镶嵌到了这个社会的大潮里头,他也许不想把自己的命运跟祖国的命运连在一起,但是客观上是锁在一起的。

  为什么说令计划不敢弄权?

  证明令计划问题不是很严重的还有第三条。据说这次抓他出来胡锦涛是点头的:“抓呀!”,如果胡锦涛同意抓令计划,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令计划跟胡锦涛之间没有强烈的利益纽带。令计划是胡锦涛时期的中办主任不假,但令也没给胡27亿还是100亿,没有过。胡也没给令计划多少多少钱什么的,令计划有问题是他自己的事,你们抓吧。锦涛的态度是这样的。反过头来讲,因为锦涛的这种态度,当年令计划就知道因为没有跟最高领导形成这种利益捆绑,手里头的权力将来出了问题没有人会保你,也就是说令计划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将来出了问题没有人保,用权就会比较谨慎,但凡有人保就敢乱用权。这里的逻辑是这样的:买来的官敢用权,要是选拔上去的,权力就不敢乱用。

  大家如果有兴趣了解的话,举个例子,比如说谷俊山就敢滥用权,因为谷俊山背后是徐才厚,是军委副主席,甚至还有一个军委副主席也是他的靠山,而且这两人都可能收到了他巨额的贿赂。这种情况下他作为总后勤部的一个副部长就敢把总后政委不放在眼里。谷俊山的位置在军队的四总部里头只是四总部一个总部当中的一个部门经理,大概是这个位置,就敢拿四总部一个总部的政委去嘲笑,说:“你能拿我怎么样,我就贪了、腐了,你怎么样吧!”他就敢这么叫板,而且被他叫板的对象还是我们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儿子,你们说这谷俊山的能量多大!就是因为谷俊山的权力是买来的,所以他敢用。

  这个话我不知道说了之后大家怎么听啊,官场的逻辑是这样去分析的。所以这么分析下来的话,我会觉得尽管令计划被抓起来大快人心,但是可能他的危害性、他的能量其实是被炒高了的。

  诗评令计划:霹雳一声蟒成虫,魑魅魍魉万状恐

  我前天爬香山去了,那时候我对令计划的故事看得不那么仔细,我还稀里糊涂地以为他是多大的人物呢,所以写了一首小诗去嘲讽他,现在看来我嘲讽也过头了。因为我去的时候香山的天气特别好,我以前去香山还真是奇怪,以前去香山每每都赶上雾霾,天气好的时候不多。我那天去时天气还特别好,我爬到山顶上往下一望,那是下午4点多,正好是夕阳西下,北京城一览无余。我一想:“哟,这怎么回事啊”,后来一想原来是令计划被抓起来了,这么着就写了一首七律诗,诗大概是这么写的:

  久患雾霾锁天宫,岂料计划架上空?

  政策完成权钱通,半个中国落囊中。

  霹雳一声蟒成虫,魑魅魍魉万状恐。

  轻步香山看京城,天朗气清万民颂。

  第一句话叫“久患雾霾锁天宫”,北京城老有雾霾把天宫给锁起来了;“岂料计划架上空”,没想到是计划在作怪,令计划他搞了一堆雾霾,我说的是政治雾霾。什么叫做“架上空”呢?就是把胡锦涛给架空了。我的意思是锦涛还是不错的,虽然他不见得有能力,但是他也不见得一定多坏多黑,我是这个判断,我现在还是这个判断。所以架上空的意思就是说是令计划把锦涛给架空了,现在看来这个判断有可能说得有点过了。但是这是我前天的认识,跟我今天的认识就不一样了。

  然后是“政策完成权钱通”,政策是他们家老二令政策,完成是他们家老五令完成,政策是掌权的,完成是经商的,所以是政策完成权钱通;最后叫“半个中国落囊中”,现在看来最后七个字说得太重了,没有半个中国落囊中,周永康还只能说是十分之一个中国落囊中呢,令计划这点儿小神哪有这本事呢,所以可能我说过了。

  下阕是“霹雳一声蟒成虫”,霹雳一声好理解,“霹雳一声暴动”这是毛主席诗词里面的话,“蟒成虫”是什么意思呢?蟒蛇大吧,蟒成虫就是变成了一只小虫,比如说变成了白蛾幼虫。蟒成虫就是原来特别巨大最后变成特别小,大家注意到没有就像《西游记》里头兴风作浪的妖怪,一旦被孙悟空砰地一棒打下去之后就变成狐狸、野鸡或者蛇了,看上去是庞然大物不可一世的样子,真的霹雳一声一棒打下去就成虫了,显了原形。令计划显了原形是不假的,是蟒成虫。

  当我说蟒成虫的时候我还有另一层一语双关的意思,那个“蟒”也是指王莽的“莽”,王莽曾经篡权。因为我一度被海外舆论所谓的“令计划是新四人帮的头”、“差点当了总书记”之类的传说影响,所以我说是蟒成虫,是指王莽成了虫。现在看他压根儿离王莽还远着呢,他哪儿有王莽的水平啊,高估他了。

  “魑魅魍魉万状恐”。什么叫魑魅魍魉万状恐呢?魑魅魍魉都是小鬼,甭管令计划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到底贪了多少钱,咱们现在都不清楚,但是对于地方上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官吏来讲,也很惊恐。因为今天官场不贪的人确实不太多,这种情况下查一个徐才厚他们就很惊恐了,一个周永康他们更惊恐,完了又下来了一个令计划,然后真不知道自己第二天是不是也会被抓起来,叫“万状恐”。现在他们手里头的钱你说干什么好?护照也被收了,出京甚至都要请假了,超过两个小时还要报告,这是随时可以抓人的态势,等于说京官被就地软禁,是这种状况。想当裸官也不行,想买房也要登记,想把钱存银行银行说账户要统一,想把钱往游泳池底下放或者往房间里放又怕小偷……总之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办,这就叫魑魅魍魉万状恐。所以当贪官也挺可怜的,真的也挺不安的。

  第三句话叫“轻步香山看京城”,那天登香山的时候心情舒畅啊。最后一句话叫“天朗气清万民颂”,因为天气比较好嘛,对应第一句话“久患雾霾锁天宫”。这样我们就顺便讲了一堂诗词课。

  习式反腐“万民颂”

  讲到“万民颂”的时候,我也是有意气一气右派,包括也让一部分左派不高兴,为什么呢?

  “万民颂”是什么概念?万民颂是皇帝万岁万万岁的概念,右派认为中国的体制是封建体制,其实左派也认为中国的体制是封建体制,所以右派想推翻这个体制,左派也不见得不想推翻这个体制。左派是沿着阶级斗争思路,认为你们是统治阶级、剥削阶级,甭管是谁,反正都是统治阶级;至于说习、胡、周、薄,都是狗咬狗,左派容易这么看问题。右派看问题则是,抓多少贪官都没有用,只要不搞民主不搞宪政,贪官就是抓不完的,因此他们会认为共产党要下台,要多党执政。这就是右派和左派的想法,其实反腐怎么反都反不到左右两派他们心里去,反得再多左派也认为是狗咬狗,右派还会认为是封建专制,所以中央想通过反腐败去讨好左派或右派实际上是不容易的事情。可是老百姓高兴,万民称颂……

  真的现在走到大街上你去问,说“对习近平赞成不赞成,喜欢不喜欢?”一百个里头九十九个说赞成,那一个就是左右两派的知识分子,基本是这样。所以我说这个“万民颂”的意思,就是气一气他们两边。其实“万民颂”往好了说体现了拥护我们党的领导;往不好了说,按他们的说法,拥护中国的皇权体制、专制体制。我的意思是,就拥护了怎么了?有点气气他们的意思。

  我前天下午写这首小诗的时候,对令计划还是高估的,到了今天我恶补了一天,把那些他们的行为认认真真看了一遍之后,发现弄错了,很可能夸大他了。

  讲到这里,大概讲到了政坛怎么看,特别是中办这个位置怎么看,令计划这个人的成长经历怎么看。对心路部分的解读还是不充分的,心路部分的解读充分了,这就通向我们今天下半段的话题。

  令计划的家庭背景:缺乏传统文化的滋养

  下半段的话题就要从他的父亲讲起,他父亲给这一家的孩子起的名字叫:令路线、令方针、令政策、令计划、令完成。后来令政策是山西政协副主席。令政策有一次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记者问,你们家名字怎么这么奇怪?他说,我们老爹是这么想问题的,我们老爹没多少文化,就是爱看报纸,这个报纸上什么词高频就选什么词,就选了这么些词汇。

  我记得有一年去朝鲜参观旅游过,朝鲜有一个妇女生了十一个孩子,朝鲜是鼓励生育的,被朝鲜鼓励生育的委员会命名为英雄母亲。这个英雄母亲给他十一个孩子起的什么名字呢,他的姓由一句话的每个字组成,那句话就叫:誓死保卫党中央。在中国“誓死保卫党中央”是七个字,在朝文里头正好十一个字。他们家的孩子就是一人从“誓死保卫党中央”里头取出一个字来,变成孩子的名字。说明什么问题?直接跟心路就关联起来了。

  怎么关联法?大家要知道,我们党讲的是:路线、方针、政策、计划,问题是怎么指定路线,怎么执行路线;怎么制定方针,怎么执行方针;怎么制定政策,怎么执行政策。其实要害不在于什么路线、方针,什么政策、计划,而在于怎么制定怎么执行上。怎么制定怎么执行上是要有“道”的。如果是一群无道之人,就像我们去年来到农场的样子,说我们制定一个方针,养三千只鸡,结果都死光了。你没有养鸡的经验,没有养鸡的窍门,没有养鸡的方法,没有养鸡的道理,制定多少养鸡的目标,没有用!

  当我们党讲路线方针政策计划的时候,其实怎么制定、怎么执行,这些最至关重要的问题不太清楚。要计划是肯定的,但是不见得会制定;要政策是没问题的,但是政策不见得是比较合理的。我们政策常常从一个极端摆到另一个极端,我们的方针常常从一个极端摆到另一个极端,我们的计划常常从一个极端摆到另一个极端。所以实际上说,起这个“路线、方针、政策、计划”的时候,往好了说他的父亲对党的政策方针很拥护,往不太好的说他的父亲比较没文化,缺乏传统文化的教养。这个令计划在成长的一路都缺乏传统文化的教养,或者教导的比较浅,他们这一家大概都有这个问题。

  没文化故而无家教

  传统文化的核心我们有一种概括叫:勤、诚、敬、谦、和。令计划勤不勤?可能是勤的;诚不诚?就可能要打个问号;敬不敬,很可能不敬。

  “敬”字哪里来?比如说习近平,因为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因为他父亲是一个创立陕甘边根据地的老红军,因为他父亲十五岁的时候就入了党,先被捕入狱,后来在监狱当中入的党,出狱后十九岁的时候习仲勋组织了兵变——两当兵变,拉出一个营的队伍,三百多人,不得了啊。我想我们这些红二代们对他父辈是有敬的,知道这个政权来之不易。但是这个令计划可能就欠缺这个东西,他会比较看重自己的辛辛苦苦的努力,会比较看重他所经历的事情,对这个党这个国家曾经有过怎样深刻的思想追求,经历过多少艰难挫折,不见得深怀敬意。

  因为不见得深怀敬意,所以尽管有比较好的榜样,比如说胡锦涛对他来说可能是个比较好的榜样,但是不见得能够立即有“慎独”,他可能不“慎独”。

  也就是说当有人送他儿子法拉利轿车的时候,这个事情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是不该发生的事情,他笑纳了,这就是问题。他的妻子谷丽萍后来成立了一个叫“中国青年创业国际基金”(YBC),那么这个谷丽萍什么水平呢?是在令计划做团中央宣传部理论处副处长的时候,他俩结的婚。结婚以后谷丽萍做的是团中央宣传系统的图书管理员,其实是给官太太专设的位置,就轻轻松松养起来的这样一个位置。后来随着令计划到办公厅做副主任以后,谷丽萍以她个人名义成立了这么个基金。这个基金一成立,就有很多人来攀附,就给这个基金输钱,大概有上亿的钱进入这个基金,供谷丽萍按照这个基金会的名义去使用。但实际上都明白,你换一个张丽萍去成立一个基金,又商人会给你送钱吗?大概是不会的。这件事情,令计划肯定是约束不严的,对妻子约束不严,对儿子约束不严,实际上本质上也是对自己约束不严。

  然后至于说令政策的提升过程中有没有借了令计划的影响力?恐怕借了也就借了。也就是说,是不是一定是令计划主动策划的,深谋远虑的去为家族谋取利益?现在我判断,没准还到不了这个地步。但是笑纳的、默许的,利己不严的,甚至可能顺水推舟、顺手牵羊的事儿可能都有。以他这个位置,假设真要做成赵高当年指鹿为马的局面,其实能量可能比较大,我看了他后来的外电、内电的各种报道之后,我会发现,实际上这个令计划没有真把他中办主任的能量发挥到极致,发挥到极致真有可能“半个中国落囊中”了。但他没这个水平,可能还不见得有这么大胆量。

  为人民服务的中央集权政治关键在于居其位者有德——德不配位害己害人民

  这里面进一步去思考一个问题。那些右派就可能会来跟我辩论了:那你说了半天,说来说去就是这个体制不好呗,你要掌握了权利、你要是个坏人,能量可以大到“半个中国落囊中”,你自己说的,你至少承认有这个可能性啊!那这个体制还是好体制吗!他会有这种责问。但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今天的体制就叫中央集权制,这个中央集权制是会有各种问题产生的,因为权利高度集中之后权力是能调动资源的,是能主宰无数人的命运的。当你要去获得资源或者要去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一定会有无数人绕着这个权力中心走,这就是“在下必援上,在上必陵下”。当这个“上”是掌握着十三亿人命运的“上”的时候,你想会有多少人去“援上”;当这个“上”面对着十三亿人的时候,他是不是有可能去“陵下”。这是自由派为什么有道理的地方,他们就反对权力这样高度集中。

  问题是分散的权力会相互打架,只有集中的权力才能够确保政令的畅通,和平的持久。所以面对权力是我们整个古今中外最困惑的问题:没有它,不行;有了它也不行。

  所以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逻辑是这样:既然权力非有不可,那只有一个办法,就必须是要有道德者去掌握权力,只有这一个可能性。德不配位,既是对国家政治体制的伤害,对无数人命运的伤害,也是对自己的伤害。

  比如说令计划这样一个人,他如果道德水平高一点,能够配他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位置,既不至于祸害国家,他们家包括他自己也不至于受害。大家一定要知道,所谓“德”在不同层次上有不同的表达。你没有多少权利的时候,也没有多少人来逢迎你,你的那些缺点也不会被放大。一旦有了重大的权力,你的缺点就会被放大,权力大一万倍你的缺点就会被放大一万倍;权力大一百万倍,你的缺点就会被放大一百万倍。所以可能令计划的缺点不见得那么多的,但放到了那个位置,他的缺点就被放大到了他自己都难以驾驭、难以控制、难以想象的地步。

  所以这样一种中央集权的体制,它客观上必须以高度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作为灵魂、作为支柱,才有可能顺利运行。一旦缺了这根支柱的话,这个权力体系就会变得丑陋不堪,漏洞百出。

  反过头来再来讲,令计划父亲起这个“路线、政策、方针、计划”这个名字的时候,也就是说他当时只知道拥护党,但是怎么拥护?不是很清楚。很可能是带了世俗的光宗耀祖、发财致富、建功立业的愿望去取这些名字的,德就比较薄,德的起点就比较薄。然后再加上整个社会后来干脆是一场“义利之辨”。

  八十年代一场“义利之辨”,按照中国传统思想,“义,我所欲也;利,我所欲也。义和利不可得兼,舍利而取义”。“生,我所欲也;仁,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得兼,舍生取仁”。熊掌和鱼不可得兼的时候,你要舍鱼而取熊掌。总之,实际上是说,一个人一定要把大义放在第一位的,利是要放到第二位甚至是末尾去的。

  但是令计划成长的这个八十年代,恰恰是说,“义”就是对人性的束缚,“利”就是对人性的解放,追逐利益是人的天性。这令计划恰恰赶上了这么一个巨大的社会思潮,他在这个思潮当中还是个理论处副处长的时候,他一定是受害很深的。所以既缺乏传统文化的根基,又赶上改革开放过程当中唯利是图浪潮的冲击,尽管有比较好的榜样,尽管有其实相对还比较良好的政治环境——我的意思是说,中办这个环境比其他大多数地方的党风党纪都是要严的,比大多数支部党风党纪都是要好的——可就是在这种地方,仍然守不住。

  所以毛主席留下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后来到小平手里,把它改成了“一切向钱看”,为人民币服务。他就忘了,一旦价值观进行这种调整,我们今天这样一个中央集权体制,势必会真的变得丑陋不堪。那办法只有两个,一就是废掉这个体制,就像现在左派和右派两边都说“你废掉他”;另一个就是说,恢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问题在于,今天说恢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有机会去中办做报告的话,中办的人口头上都说:“好好好,对对对,是是是!”但心里头想的是:“你让我们为人民服务,那人民为我们服务吗?那北京城里的房价四万一平,五万一平,你现在又停止福利分房,你让我中办这些人拿着三千、四千一个月的薪水我买半个厕所?”中办下面这帮人都在嘀咕的,“你说那这个党的绝对领导……你党啥啊你,今天出个徐才厚,明天出个周永康……。”实际上中办的工作人员心底里都不见得听得进去。

  你去中央党校,中央党校那些教授们今天基本上都在宣传:“党员也是人”,“人性就是自私的”,“为人民服务是不可能的”,“为人民币服务是正常的”,有本事你拿制度来束缚啊!你得加强制度建设啊!道德是不可靠的呀!中央党校充满了这种声音。“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本来是该中央党校讲的,结果中央党校天天讲制度建设。你设想你如果到社科院去做这个关于为人民服务的报告,那肯定说:那都是张思德的故事,老掉牙的故事,我们都听说过,你那东西落伍了。现在我们是亚当·斯密,我们是约翰·洛克,我们是这个。你那个都是土老帽!

  所有人大、北大的教授们没有一个人听得懂为人民服务的意义,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能做到的。所以当这个体制要呼唤灵魂的时候啊,你发现这个呼喊出去完全没有回应,没有感觉。说一说,顶多说你这个是空口号,或者说你是大帽子,或者说你是大棍子。有人现在就是这么认为。

  右派里头就有人讲,“噢,现在终于明白了,那十八大刚闭幕的时候习近平为什么要提为人民服务啊?很简单嘛,就是开始要整肃异己”。他们认为今天的反腐啊,是权力斗争,是整肃异己,他们不认为这是为人民服务。他们认为习近平只不过是在巩固自己的权力,其实跟被剪除掉的人是没什么区别的,右派的网站基本上是这种论调。那他们很郁闷、很悲哀,知道吧。如果说只是剪除异己、整肃对手,那你就没有正当性,没有正义性,那就是左派讲的“狗咬狗”,看见没有?所以,右派和左派其实在这些分析上非常一致,都不相信我们这个党内还有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但是,今天我很高兴的是在看一部分文章的时候,发现一部分海外的媒体因为这次令计划事件也开始有点转变。怎么转变的?就是我们过去认为这是一伙的,那是一派的,这波人跟这波人是勾结的,那波人跟那波人是怎么样的,……,最后发现这些分析都有点不靠谱,他们说:“看来习近平是有江山意识、危机意识的,看来习近平不是针对哪一帮、哪一派的,看来习近平是要恢复毛主席的“五湖四海”这个用人方针,只要你是有正气的、为党为国为民是出于公心的,习近平可能会重用,反之可能就会打击。”居然在海外网站上出现了这种论调,特别有意思。

  这就说明,我们这个社会风气坏到这种地步之后啊,还仍然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让他们去说这是翦除异己吧,让他们去说这是党争吧,让他们去说这是权力斗争吧,你只要认认真真继续反腐反下去,所有这些乌七八糟的言论也可能越来越没有市场。你说让它消失,这不可能,只能说信的人越来越少。然后我们的讲法,我们认为这场反腐运动是中国共产党扶正祛邪、自我革新、恢复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一场运动,我们这种说法肯定就有人听。我觉得这样才能更好地去理解什么叫“为人民服务的中央集权体制”。

  少年苦难的历程炼就了习近平为人民服务的坚韧心性

  往下再走一步,往前再深挖一步,这就涉及到核心之核心。比如说站在习主席的高位上,会怎么看?既然是属于万总瞩目的、影响无数人命运的、调度重大资源的这么一个位置,如果他要有个人利益的考虑,如果他身上还有缺点,是会被亿万倍放大;如果他要有个人利益的考虑,实际上是很容易变现的,知道吧?那么到了这个位置上,无数的压力、无数的诱惑、无数的威胁都会聚集到他身上去,威胁是什么?有人就想干掉他!你们设想得出来吗?你想他反掉的那些人都不是一般人呐,什么军头啊,什么政法头啊,那都不是一般人呐!

  想干掉他的人有,给他施加压力的人有没有啊?比如说退下来的某些老领导说“差不多了啊,可以了,再反下去你就反到我头上来了。当初是我把你奶大的……(这个话说得过分了一点啊,他就是这个意思啊。)我看着你长大的啊,是吧,我你都不认了?你小子忒不像话了”……给压力的有,给诱惑的也有,说“差不多了,匀你一半,或者七分都给你!”都有啊!你只要保他命,他九成都给你,他拥有一百亿呢,给你九成他还有十亿呢!要不然他所有财产全部没收啊!所以,诱惑、压力、威胁等种种考验都会聚集过去。

  没有像习近平这样的少年时候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他还真可能顶不过来。他少年时候七年下乡,没有出头之日,写了八次入党申请书,不被批准!然后父亲在监狱里头一关关了十六年。虽然穿他的衣服不见得好,但从小政治优越感是非常强的。因为他53年出生的,到1966年的时候十三岁,他父亲大概1962年出的事情。所以,他九岁之前优越感是非常强烈的,他父亲1962年被关起来之后,后来见不着了。一开始一度还可以不搬出中南海,后来干脆必须要搬出中南海,一落千丈往下走,最后走到延安山沟沟里头还不让他出来,真难受!

  好像其中有一段经历是这样的,习主席生平第一次下乡的时候是待不住的,延安太苦了!条件实在太差了,蚊子、虫子实在太多,待不住。就跑回北京城了。跑回北京城之后,没有出路,最后各方面劝他:你要有路子,只有一条,回延安去。最后他死了心了才回延安。

  所以大家知道有些人想走,最后死了心再回来,那是很正常的。因为农场太苦了,它就是这个道理嘛。当然这个不见得是死了心啊,就是说坚定了理想,可以是这样的。

  那习近平恰恰是在这种生死的考验面前,重新去确立为人民服务的理想,找到在人民当中为人民服务,受人民温暖、鼓舞的那种力量感。这个很可能是他一生经历各种考验、诱惑、挫折的底色,就在延安时期打定的。

  所以,我说这个令计划呀,下乡的时间太短,可能也就那么一年多。完了很快就做印刷厂工人,然后……,跑得太快就容易浅,肤浅。这是第一个逻辑,为什么令计划会犯错误。

  第二就是说你不单要有年轻时候的吃苦经历,因为吃苦经历也可以转化为加倍地疯狂地报复!说“我小时候我吃够苦头了,今后我要让你们吃苦,我可是要享福了”,还可能是这样。所以吃苦的经历通向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那么怎么办?要把吃苦经历化作为人民服务动力的时候,后面就得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思想。

  这个思想甚至包括其中的道和佛这一路,就是要知道天下给了你了,你睡几张床?吃几碗饭?这个就是让你为人民服务的!自己的生死荣辱其实都是无所谓的。到这个地步就可以达到海阔天空的感觉了,到这个地步就为十三亿人民撑起了一片晴朗的天空了,到这个地步就叫为天地立了心了,为生民立了命了。所以从令计划的成长经历,他跟当代中国政治轨道的交织,最后我们走到传统文化这个地方。

  修己以安人、为人民服务,传统文化引领整体的人民跳出历史周期律

  那么再深挖一层,还可以往深里走。大家知道,当没有这种传统文化作为依托的时候,当去攀比名和利的时候,名和利的特点是大了还有大的、高了还有高的、钱多了还有更多的,它今天多了明天少了,今天少了明天多了。一段时间微软的比尔·盖茨是首富,后来巴菲特是首富,现在马云要成首富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两三年。而且,实际上无论是商界还是政界,越往上走越感觉到其实是高手如云、强手如林,而且都是相互你挤我、我挤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被谁干掉了。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是非常强烈的。

  怎么避免这种情况呢?就要更多的钱、更大的权力,可是你要知道权力越多、钱越多其实风险是更高的。木秀于林,是风必吹之。天道轮回,天网恢恢。天理就绝不容哪一个人把所有的财富、权利都集中到你手里去,还就为你自己服务?不可能!天道就不可能让你这样。但这些人呢,他就想不通,他爬了一级又一级,爬了一级又一级,他总是个没完没了。然后随着权力金钱的起伏,心里头就起起落落,起起落落,没有一天是安宁的,每天都是焦虑的。你去看看马云也好,王健林也好,任正非也好,还是什么……所以这些商人,以及像令计划、徐才厚、郭BX……所有这些人实际上他得了那个权力饥渴症知道吗?实际上是你给他多少权力他都无法满足的,给他多少钱他都无法满足的。所以自己焦虑带动整个社会焦虑。

  那中国文化讲的是什么呢?要自己安宁带动整个社会安宁,叫“修己以安人”。当自己修养好了,心态平了,有了为人民服务志向了,自己的生死得失不在话下了,你心灵安宁了,就成为无数人心灵的家园,这叫中国传统文化。

  这个传统文化实际上也是中国人民五千年历史实践当中长期积淀,逐渐提炼、体会、概括出来的,是无数人犯了错误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我们今天过人民节,一定得要知道人民是由无数个个体组成的,当每个个体都焦虑不安的时候,都像老鼠一样的去在那个老鼠笼里头不停地滚的时候,当每一个个体都这么疯狂浮躁的时候,作为整体的人民它就是分裂的,作为整体的人民就可能是堕落的。

  所以,当我们欢庆人民节的时候,不单是要欢庆每个人、每个个体内心,包括令计划的内心,有至善至美的一面,只是被后来的环境给塑造坏了。要欢庆每一个人心底的人性至善和至美。更要去欢庆有毛主席这样的人能够让我们不再去追名逐利,让我们回归到为人民服务的这样一个宗旨当中来,成为我们自己每一个人的人生指南,然后来成就整体人民的光辉,来成就整体人民和谐与幸福。要把令计划这样的人当作人民当中不幸受了不良的风气、不良的舆论、不良的思想影响而堕落的一员,而不把他当做十恶不赦的人民公敌来看待。这样我们才能够跳出历史周期律,跳出以暴易暴的历史循环,我们才能够迎来作为整体的人民的幸福!

 
责任编辑:网站管理员 >>欢迎转载正道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注正道网微信,品读正道智慧!
顶一下
(126)
88.1%
踩一下
(17)
11.9%

本站评论
您好,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您现在还可以输入 500 字符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加载评论中...
正道网 Copyright © 2012-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正道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手机版 | 返回顶部 编辑部QQ:1460449754